--------------------------------------------------------------------------------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9.5〉
時間: Mon May 10 00:28:19 2004

 

        我收拾好公事包,走到吧台付帳。
        「帶我去吧,我可以跟你一起睡。」老闆說。
        我懶得理他,結了帳,離開咖啡館,走進捷運站。
        回家的路上,我思考著那張“改變”的畫,
        還有大東以前強調過的,小說人物的衝突問題。
        衝突的應該是人與人之間,而非他們所學的領域。
        換句話說,藝術和科學並不衝突,會衝突的只有人。


        每個人的個性和本質並不會隨著所學的東西而改變,
        就像獅子不會因為學了音樂而變成綿羊。
        學了音樂的獅子可能會在追逐獵物的過程中哼著進行曲,
        但嗜殺的本性是不會變的。
        所以亦恕和珂雪也許會因為所學的東西不同,導致價值觀、思考邏輯
        和思考事物的角度有差異,但他們之間的很多感覺是共通的。
        只要感覺共通、內心契合,那麼所有的衝突都不會再是衝突。


        回到家,屁股還沒在沙發上坐熱,便接到大東的電話。
        他要我買一束鮮花和蛋糕,然後到餐廳去一起吃飯。
        我出門時想到應該送個生日禮物給小西,於是我便像花木蘭一樣,
        東市買鮮花、西市買蛋糕、南市買禮物、北市……嗯……餐廳在北市。
        我雙手提滿了東西,走進餐廳時,只看到鷹男和蛇女兩個人。
        『大東呢?』我問。
        「接壽星去了。」蛇女說。
        鷹男打了個大大的呵欠,然後說:「我等到大便都乾了。」
        蛇女瞪了鷹男一眼,「別那麼噁心行不行。」


        我坐下後沒兩分鐘,大東便帶著小西出現。
        這家餐廳小有名氣,今晚生意又好,大東只能訂到一張四人份的圓桌。
        『我去找服務生加張椅子吧。』我站起身說。
        「不好意思。」大東對鷹男和蛇女說,「大家稍微擠擠吧。」
        「喂。」蛇女對鷹男說:「坐過去一點。」
        「人們像天上繁星,一樣擁擠,卻又彼此疏遠。」
        小西開了口,又是一句深奧的話。
        鷹男、蛇女和我三個人同時被冷到,久久無法動彈。


        「先點菜吧。」大東說。
        我們三個人這時才恢復知覺,然後招來了服務生。
        點完了菜,大東拿起我買的鮮花送給小西,並說:
        「對不起,昨天是妳生日,今天才幫妳慶生。」
        「沒關係。」小西接下鮮花,露出微笑,然後說:
        「我們不能,站在今天的黎明中,去訴說,昨日的悲哀。」
        我和鷹男、蛇女面面相覷,試著理解小西想表達的意思。


        吃飯時的氣氛還不錯,鷹男和蛇女也不鬥嘴。
        小西的臉上始終掛著淺淺的微笑,看似心情不錯,
        但其實小西的情緒像杯水,除非端起來喝,不然是看不出溫度的冷熱。
        吃完飯、切完蛋糕後,我們四人各送一件禮物給小西。
        我送的禮物最不容易讓人驚喜,因為那是個布偶,一看就知道了。
        而他們三人送的禮物,都有非常精美的包裝,會讓人期待裡面的東西。
        「你們的盛情像海,可以感受到,小河的謝意嗎?」小西說。
        「我們都感受到了。」
        我和鷹男、蛇女為了不再讓小西說出深奧的話,幾乎是異口同聲說。


        我們開始閒聊,聊著聊著,就聊到大東和小西在一起的經過。
        「大東是我學長。」小西說:「我原先像老鼠,只能偷偷的,喜歡他。
          後來像貓,小心翼翼的,維繫我們的感情。」
        「現在呢?」蛇女問。
        「現在像狗,想擁有自己的地盤。」小西嘆口氣,「只可惜,我的地盤
          在海上。所以,我注定要漂流。」
        我瞥了一眼大東,覺得他的眼神看起來像是正被農夫責罵的水牛。


        現場的氣溫迅速降了下來,跟其他桌的熱鬧成了強烈的對比。
        我們這桌好像是開票後,落選那一方的競選總部。
        「我該走了。」小西站起身,「明天還有課,我得早些回去。」
        大東急忙站起身,「再待一會吧。」
        「不。」小西搖搖頭,「你們應該還有事,要討論。」
        大東像當場被逮到偷摘水果的小孩般,紅著臉低下頭。
        小西走了幾步,大東才追了過去。小西回頭說:
        「別送了。有些路,還是要我自己,一個人走。」
        這句話不太深奧,我聽得懂,小西在暗示什麼呢?


        大東垂頭喪氣地走回來,喝了一口水後,說:
        「唸書時,她知道我在創作,便稱讚我有才華,並鼓勵我。出社會後,
          她看到我仍然在創作,便說我不切實際。」大東嘆口氣,接著說:
        「是誰改變了呢?」
        『你們應該都沒改變吧。』我說。
        「那麼到底是誰的問題?」
        「應該都沒問題吧。」鷹男說。
        「也許是吧。」大東說:「狗沒有問題、貓也沒問題,但狗和貓在一起
          就會產生很大的問題。」
        大東似乎被小西傳染,也開始說些深奧的話了。


        「要不要聽聽我的意見。」蛇女說。
        「為什麼要聽?」鷹男說。
        「因為我好歹也是個女人。」
        「看不太出來耶。」鷹男說。
        蛇女狠狠瞪了鷹男一眼,「出去說吧。這裡不能抽煙。」


        大東結完帳,我們走出餐廳。
        蛇女點上一根煙叼上,吸了兩口後,仰頭吐了個煙圈。
        「我曾經有個很要好的男朋友,後來他受不了我,便離開我。」
        『是因為妳的個性?』我說。
        「我想是因為長相吧。」鷹男說。
        「是因為我的創作!」蛇女大聲說。
        「喔?」大東很好奇。


        「愛情這東西就像口香糖一樣,剛嚼時又香又甜,嚼久了便覺得無味
          而噁心。」蛇女將身體靠在路旁的樹幹上,仰頭吐個煙圈,說:
        「我跟他剛認識時,他知道我在寫作,覺得與有榮焉。後來覺得我的
          創作世界很陌生,又認為我把創作看得比他重要,心裡便不舒服。」
        蛇女也嘆口氣,「我們開始吵架,愈吵愈凶,沒多久就散了。」
        「妳沒對他施加暴力吧?」鷹男說。
        蛇女踢了鷹男一腳,鷹男慘叫一聲。蛇女接著對大東說:
        「我想你女朋友或多或少也有這種心情。」
        「是嗎?」大東陷入沉思。


        在我的印象裡,小西是個簡單的人。
        喜歡一個人的理由很簡單,生活的理由也簡單,更嚮往著簡單的生活。
        只要她喜歡的人開始笑,那麼全世界也會跟著笑。
        相對而言,大東就複雜多了。


        我突然想起今天老總叫我進辦公室的事,於是問大東:
        『你知道為什麼只要有旁人在場,小西就不會對你發脾氣?』
        「我不知道。」大東搖搖頭,「大概是不希望別人認為她很凶吧。」
        『不。』我說:『她是給你留面子,不是留自己的面子。因為她知道,
          你是個愛面子的人。』
        大東看了看我,沒有說話。


        「大東啊。」鷹男開了口,「我相信你跟我一樣,認為創作的目的是要
          完成自己、成就自己。對不對?」
        「嗯。」大東點點頭。
        「但如果創作的果實無法跟人分享,那豈不是很寂寞也很痛苦?」
        大東楞了一下,又緩緩點個頭。鷹男繼續說:
        「我相信她只是很想分享你創作過程的點滴,不管是甜的或苦的。」
        「唷!你難得說人話。」蛇女嘖嘖兩聲,「這句話講得真好。」
        『我也這麼覺得。』我說。


        大東依序看著我、鷹男和蛇女,似乎想說些什麼,但始終未開口。
        「去找她回來吧。」我、鷹男和蛇女這次又幾乎是異口同聲。
        「好!」大東的眼睛射出光芒,轉身拔足飛奔。
        『我帶鷹男和蛇女回家等你!』我朝著大東的背影喊叫。


        大東沒回頭,右手向後揮了揮,背影迅速消失在黑夜中。

 

                                              【亦恕與珂雪】〈9.5〉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