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9.4〉
時間: Mon May 10 00:26:02 2004

 

        一路上哼著歌到了咖啡館,隔著落地窗看到了學藝術的女孩。
        我朝她揮揮手,揮了十幾下,她才感覺到窗外的擾動。
        她抬起頭,也揮揮手,笑得很開心。
        我推開店門,先拉下臉瞪了老闆一眼,再轉頭微笑著走向她。
        「你今天的心情很好哦。」她說。
        『是啊。』我說,『妳呢?』
        「我在這裡的心情一直都很好呀。」
        『嗯。』我坐了下來。


        店裡的音樂果然是聽起來很有格調的那種,雖然我實在是不懂得欣賞。
        對於音樂這東西,我始終只停留在流行歌曲這種程度。
        不過在咖啡館內放流行歌曲似乎怪怪的,像我有次在一家咖啡館內,
        聽到閃亮三姊妹的歌,差點將剛入口的咖啡吐出來。
        如果禮嫣像學藝術的女孩那樣,可以說出:音樂是一種美,不是用來
        懂的,而是用來欣賞的。
        那麼我也許可以更親近音樂一些。


        突然音樂聲停了,隨後老闆拿Menu走過來,遞給我。
        「怎麼不放音樂了?」她問老闆。
        「因為茵月沒來。」老闆說。
        「嗯?」
        「妳問他。」老闆指著我。
        『喂。』我點了咖啡,將Menu還他,『別亂說。』
        「茵月是學音樂的,珂雪是學藝術的,亦恕是個大白癡。」
        老闆說完後,轉身走回吧台。


        「怎麼回事?」她問我。
        我有些尷尬,吶吶地說:『老闆偷看到我寫的小說。』
        「不公平。」她說,「為什麼我沒看到?」
        『說來話長。』
        「喂。」
        『我昨天把公事包留在這,我猜老闆已經偷看了一些。』
        「這麼說的話,」她指著我的公事包,「你的小說在裡面?」
        我有些不知所措,但還是點了點頭。


        她拿出紙筆,我以為她要開始畫畫了,便探身向前想看究竟。
        她卻伸出雙臂抱住面前的紙,說:「不讓你看。」
        我有些無奈,打開公事包,拿出一疊紙遞給她,然後說:
        『先說好,不可以笑。』
        她用力點點頭,眉開眼笑。


        她很悠閒地靠在椅背上,翻閱紙張的動作也很輕柔。
        閱讀的速度雖然算快,但專注的神情絲毫不減。
        她臉上一直掛著微笑,偶爾還會發出笑聲。
        時間似乎忘了向前走動,窗外的陽光顏色也忘了要慢慢變暗。
        從咖啡杯上冒出的熱氣愈來愈少,但她始終沒騰出右手來端起咖啡杯。
        我想提醒她咖啡冷了,又怕打擾她。
        她突然又笑出聲音,然後抬起頭看了我一眼,再回到小說上。


        我原本是侷促不安的,但看到她閱讀的神情後,開始覺得安慰。
        這跟拿給大東看的感覺完全不同,大東的角色像是評審,
        而她只是單純的讀者。
        我的第一個讀者。
        如果對於她的畫而言,我是親人或愛人;
        那麼我也希望,她是我小說的親人或愛人。


        「呀?」她已經翻到最後一頁,「還有沒有?」
        『沒了。目前只寫到這。』
        「好可惜。」她坐直身子,將小說放在桌上,「正看到精彩的地方。」
        她終於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皺了皺眉頭說:「怎麼變涼了?」
        『妳看了好一陣子了。』
        「是嗎?」她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你很壞哦。」
        『啊?』


        「你幹嘛把我寫進去?」
        『妳還不是把我畫進去。』
        「說得也是。」她笑了笑,「難道這是我的報應嗎?」
        我跟著笑了兩聲後,看看桌上的小說和面前的她,突然陷入一陣迷惘。
        學藝術的女孩是小說中的珂雪,現實中的人看著小說中的自己,
        是什麼樣的感覺呢?
        如果我又把珂雪看著小說中珂雪的情節加入小說裡,豈不成了迴圈?


        「怎麼了?」
        『沒事。』我回過神,『自從開始寫小說後,變得比較敏感了。』
        「其實你本來就是敏感的人,這跟寫小說無關,也跟你所學無關。」
        『是嗎?』
        「如果你是學商或學醫,你還是一樣敏感,只是敏感的樣子不一樣,
          或是你不知道自己其實很敏感而已。」
        『請妳把我當六歲的小孩子,解釋給我聽好嗎?』
        「我不太會用說的,」她笑了笑,「用畫的好嗎?」
        『這樣最好。』我恭敬地捧起她的筆,遞給她。


        她咬著筆,看了看我,再偏著頭想一下,便開始動筆。
        這次她畫畫的神情跟以前不太一樣,雖然仍很專注,但看來卻很輕鬆。
        偶爾她會面露微笑,嘴裡還哼著歌,這令我很好奇。
        「畫好囉。」
        她拿起圖左看右看,似乎覺得很好玩,又笑了起來。
        我接過她手中的畫,然後她朝吧台方向伸出右手食指。


        這張圖畫得很可愛,主要畫一隻獅子,角落附近還有隻奔跑的羚羊。
        獅子有些卡通味道,因為牠穿了襯衫、打上領帶,鬃毛還梳成紳士頭。
        雖然牠正在追逐羚羊,但奔跑的姿勢很滑稽,像在跳舞;
        而嘟起嘴巴的樣子,倒像是在哼著歌或吹口哨。
        另外獅子的左前腳還綁了一個樣子像手機的東西。
        『這張圖叫?』
        「改變。」


        「很多東西容易改變,但本質是不變的。」
        『喔?』
        「這隻獅子可能學了音樂、藝術和科學,因此牠的外型變了,奔跑時
          嘴裡會唱歌。但牠狩獵的本質是不會變的。」
        『牠也學科學?』
        「是呀。」她指著獅子的左前腳,「這是GPS,先進的科技產品。」
        『牠裝個全球衛星定位系統幹嘛?』
        「這樣不管牠追羚羊追了多遠,都可以找到回家的路呀。」
        『妳想太多了。』
        我微微一笑,覺得她有些調皮。


        老闆端著咖啡走過來,看了這張圖一眼後,說:「只能換3杯。」
        『3杯?』我大聲抗議,『太小氣了。』
        「3杯就3杯吧。」她倒是不以為意。
        老闆帶走“改變”後,她輕聲對我說:「老闆也是學藝術的哦。」
        『啊?真的嗎?』我非常驚訝。
        「嗯。他個性一板一眼,比較不喜歡活潑俏皮的畫。」
        『這種人如果學音樂的話,大概會指揮人家唱國歌吧。』
        「沒錯。」她朝吧台方向看了一眼,然後掩著嘴笑了起來。


        「所以呀,不管你是不是學科學的、寫不寫小說,你還是一樣很迷糊、
          容易尷尬、愛逞強,這是不會改變的。」
        『嗯。』
        「你寫的小說還要讓我看哦。」
        『好吧。』
        「我該走了。」她說。
        『嗯。Bye-Bye。』
        「有空的話,多出去走走,我看你最近的氣色不太好。」
        她收拾一下東西,跟我揮揮手,「Bye-Bye。」


        她拉開店門時,我想起今天李小姐提到的事,趕緊站起身追了出去。
        我在亮著紅燈的路口追上她,說:『跟我玩吧。』
        「呀?」她睜大眼睛。
        旁邊一起等紅燈的路人,也投以詫異的眼神。
        『我的意思是,』我紅著臉解釋,『跟我一起去玩吧。』
        「嗯……」她似乎在猶豫。
        『公司辦員工旅遊,可以攜伴,不用交錢。』
        「會過夜嗎?」
        『嗯。』
        「那會不會不方便?」
        『不方便?』我很納悶,『什麼地方不方便?』


        綠燈亮了,她往前走,我還在原地思考這個不方便的問題。
        當她走到馬路對面時,我才弄懂她的意思。
        『妳放心!』我雙手圈在嘴邊,大聲說:『我們不必一起睡!』
        話一出口,立刻驚覺不妙,下意識用雙手遮住眼睛,
        以為這樣別人便看不到,跟掩耳盜鈴的那個人一樣笨。
        過了一會,緩緩放下雙手,她仍然站在馬路對面,紅燈正好亮起。


        「好!」她的雙手也圈在嘴邊,大聲說:「我跟你去!」
        『我知道了!』我的雙手又圈在嘴邊,也大聲說。
        「要幸福哦!」
        我覺得這句話莫名其妙,但看到她臉上的調皮神情,便知道她在幹嘛。
        『妳也是喔!一定要幸福喔!』
        「要記得我們的約定!」
        『我永遠不會忘記!』
        「夏天吹過你耳畔的涼風是我!冬天照在你臉上的朝陽也是我!」
        『夠了!不要在街頭寫言情小說!』
        綠燈又亮了,我們同時轉身,她若無其事往前走、我回到咖啡館。

 

                                              【亦恕與珂雪】〈9.4〉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