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9.3〉
時間: Mon May 10 00:24:06 2004

 

        「這家店不錯,老闆也很性格。」禮嫣看了看四周,「你常來嗎?」
        『嗯。』我說,『下班時會進來喝杯咖啡。』
        「很有生活情趣哦。」她笑著說。
        『還好啦。』
        「這裡的咖啡應該很好喝。」
        『嗯,還不錯。』
        「你似乎很緊張?」
        『沒……沒有啊。』


        我背對店門坐著,在心理學上這是一種容易產生不安全感的狀態。
        每當傳來"噹噹"的聲音,我總會反射性地回頭看一眼。
        雖然知道學藝術的女孩這時候不會出現,但心裡隱隱覺得不安。
        好像是正幫小偷把風的人,只要看見閃爍的亮光,就以為是警車出現。


        老闆端著餐點走過來時,對我說:「她來了。」
        我立刻從椅子上彈起,慌張地左顧右盼,但沒看到其他人出現。
        「怎麼了?」禮嫣很好奇。
        「他以為他在演古裝劇。」老闆說。
        「嗯?」禮嫣更疑惑了。
        「古裝劇裡,皇帝的侍衛只要一聽到“有刺客”時,就是這種反應。」
        「呵呵。」禮嫣又笑了,「老闆真會開玩笑。」
        「嗯,沒錯。」老闆看著我,「我是在開玩笑。」
        可惡,這傢伙居然在這時候開玩笑。


        這是我跟禮嫣第一次單獨吃飯,照理說我應該覺得皇恩浩蕩,
        然後跪下高呼萬歲萬歲萬萬歲才對。
        但我卻像隻容易受驚的貓,老覺得有野狗在旁窺伺。
        禮嫣的心情似乎不錯,一直沒停止說說笑笑;
        而我只是嗯嗯啊啊的,完全無法享受愉快的用餐氣氛。


        幸好午休時間不長,我們又該回公司繼續上班。
        「說好了是我請客,別跟我搶著付帳哦。」
        禮嫣走到吧台,我跟在她身後。
        「妳叫茵月嗎?」老闆說。
        「不是呀。」禮嫣回答。
        禮嫣回頭看著我,眼神很疑惑,似乎正納悶老闆問的問題。
        我原本也很疑惑,但看到老闆手裡拿著一張紙,那張紙看來很眼熟。
        我恍然大悟,那是我昨天寫了一些小說進度的紙。


        我衝上前去,奪下老闆手中的紙,並說了聲:『喂!』
        「茵月的諧音是音樂,」老闆無視我的激動,轉頭問禮嫣:
        「妳是學音樂的吧?」
        「你怎麼知道?」禮嫣睜大眼睛。
        老闆沒回答,看著我手中的紙,我急忙將紙收進公事包裡。
        禮嫣看看我,又看看老闆,眼睛愈睜愈大。
        她正想開口發問時,我趕緊對她說:『上班時間到了。』


        右手拉開店門要離去時,老闆在背後說:
        「依諧音取名字,很沒創意。」
        我裝作若無其事,還朝禮嫣擠了個微笑。
        「這是懦弱的創作者才會做的事。」老闆又說。
        我用力深呼吸,試著讓開始發顫的右手冷靜下來。
        「真可悲。」
        『你管我!』
        我回過頭大聲說。


        說完後,驚覺禮嫣在身旁,突然一陣尷尬,全身上下又麻又癢。
        她倒是不以為意,跟老闆說Bye-Bye後,拉著我衣袖走出店門。
        「你跟老闆是不是很熟?」她問。
        『勉強算是。』我呼出一口氣,麻癢的感覺稍減。
        「你們之間的對話很好玩哦。」
        『是嗎?』我看了看她。
        「嗯。」她點點頭。
        我笑了笑,麻癢已消。


        「你那張紙到底寫些什麼?」
        『沒什麼。』
        話剛出口,便覺得這樣的回答很敷衍,於是接著說:
        『我在寫小說,那張紙上寫了一些草稿。』
        「是這樣呀。」她問:「那為什麼老闆會問我是不是叫茵月?」
        「因為妳學音樂,所以我小說中有個人物叫茵月,取音樂的諧音。」
        「很聰明的作法呀。」她笑了笑。
        『不。』我有些懊惱,『這是懦弱的創作者很沒創意的作法。』


        「老闆是開玩笑的。」
        『他才不會開玩笑,他是認真的。』
        「有一種人認真時像開玩笑,開玩笑時卻很認真。」她笑著說,
        「我猜老闆是這種人。」
        『是嗎?』我停下腳步。
        「嗯。」她也停下腳步,「而且老闆的音樂品味很不錯哦。」
        『喔?』
        「你可能沒注意,剛剛店裡播放的音樂都是很棒的古典音樂。」
        我不是沒注意,而是我根本聽不出個所以然。


        『我對古典音樂不熟。』我繼續向前走,『對我而言,披頭四那個年代
          的音樂就已經夠古老,可以稱得上是古典音樂了。』
        「呀?」她突然停下腳步,眼神很疑惑,「你是開玩笑的吧?」
        我看了看她,發現她似乎對我剛剛的話覺得不可思議,於是笑著說:
        『是啊。我是開玩笑的。』
        「嗯。」她也笑了笑,「我想你不可能連古典音樂是什麼都不知道。」
        我暗自慶幸剛剛沒承認:其實我是認真的。


        我們回到公司,小梁遠遠看到我,大聲說:
        「你還特地跑回家拿公事包喔,真是辛苦啊。」
        說完便哈哈大笑,像專門破壞地球和平的怪獸的笑聲。
        我轉頭輕聲對禮嫣說:『來玩一個遊戲好不好?』
        「好呀。什麼遊戲?」
        『我待會所說的任何一句話,妳只要重複句子中的第一個字就好。』
        「嗯。」


        『今天我到辦公室。』
        「今。」
        『遇見老總。』
        「遇。」
        『他問我。』
        「他。」
        我等小梁走近,稍微提高音量問她:
        『你喜歡的人是誰?』
        「你。」


        小梁好像聽到晴天霹靂,而且這個霹靂正好打中他的臉。
        怪獸已經被消滅,正義終於得到伸張,我不禁嘿嘿笑了兩聲。
        『我去工作了。』我對禮嫣說。
        我愉快地晃著公事包往前走,留下一頭霧水的禮嫣,
        和呆若木雞的小梁。


        終於可以專心工作,我的心情好到無盡頭。
        心情一好,事情做得就更順利。
        只花一個下午,我便把簡報資料弄完。
        下班時間一到,我把公事包緊緊抱在懷裡,離開辦公室。

 

                                              【亦恕與珂雪】〈9.3〉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