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9.1〉
時間: Mon May 10 00:19:34 2004

 

 

        【改變】

 

        學藝術的女孩十點半下班,下班後她開車載我到那家咖啡館,
        但咖啡館已經打烊了。
        「你的公事包怎麼辦?」她問。
        『明天下班後再來拿。』我說,『反正裡面也沒什麼重要的東西。』
        「那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了,我們不順路。』我打開車門下了車,『明天咖啡館見。』
        「好。」她笑了笑,揮揮手告別。


        我坐捷運回家,到家時已經十一點多了。
        走進客廳,看到大東悠哉地看電視,我很驚訝地看著他。
        「幹嘛?」大東說,「你那是什麼表情?」
        『你怎麼會有時間看電視?』
        「我的劇本寫得差不多了,想輕鬆一下。」
        『那你應該去找小西,你好久沒陪她了。』
        「這個時間她早睡了。」大東又看了看我,「咦?你的公事包呢?」
        『說來話長。』我坐了下來。


        「嘿。」大東突然很興奮,拿出他寫的劇本,問我:「想看嗎?」
        『好啊。不過我要抵一天房租。』
        「喂。」
        『不然我不看。』
        「你不像是學科學的人。」他把劇本丟給我,「你應該是學商的吧。」
        『嘿嘿。』
        我拿起劇本,仔細翻閱。


        看了幾幕場景後,我說:『這個男主角一定很有時間觀念。』。
        「為什麼你這麼覺得?」大東一面說,一面湊近我。
        『因為他有事沒事便頻頻看錶。』
        「也許他很喜歡這隻錶。」
        『是嗎?』我點點頭,『難怪他連潛水時也戴著這隻錶。』
        「嘿嘿。」
        『嘿什麼?』我看了大東一眼,『不過有些形容很詭異,比方說……』
        我翻閱的速度加快,邊翻邊找,然後唸出:
        『他舉起左手大拇指,錶面散射出七彩炫光,讓他顯得意氣風發。』
        『他在黑暗中振臂吶喊,只有錶面透出的水藍光芒見證他的憤怒。』
        我轉頭問大東,『幹嘛要這樣寫?』


        「說來話長。」大東說。
        『喂。』
        「有家鐘錶公司新推出了一款手錶,原本要我負責廣告的業務。」
        大東笑了笑,「後來我就把它跟這齣戲結合,可謂一舉兩得。」
        『怎麼結合?』
        「我讓鏡頭常常帶到這隻錶,不就是免費的廣告?」大東哈哈大笑,
        「這隻錶的外型很炫,在黑暗中可以發出水藍色的冷光,而且防水性
          可深達水下一百米,這些功能在戲裡面都很巧妙地被強調。」
        『我原以為你是老實的烏龜,沒想到你是狡猾的狐狸。』
        「過獎過獎。」大東還是嘿嘿笑著,「還有更狠的喔。」
        『在哪裡?』


        大東接過劇本,翻到其中一頁,指出一句對白:
        「我會一直愛著妳,直到我的錶慢了一秒。」
        『什麼意思?』我問。
        「這隻錶號稱一萬年才會誤差一秒,所以這句話的意思就是……」
        大東站起身,舉起右手做宣誓狀,大聲說:「愛妳一萬年!」
        說完後,他得意地笑著,愈笑愈得意,一發不可收拾。


        『你對小西也有這般心思就好了。』我說。
        大東緊急煞住笑聲,吶吶地說:「我對她很好啊。」
        『是嗎?』
        「這陣子太忙了,冷落了她。」大東有些心虛,「我會補償她的。」
        『小西也沒要你做些什麼,你只要多放一點心思在她身上就好了。』
        「嗯,我會的。」大東緩緩坐下,接著說:「其實我對她也很浪漫啊,
          就像她過生日的時候,我會……」
        我見他過了許久都沒往下說,便問:『你會怎樣?』
        大東沒反應,表情好像陷入昏迷的殭屍。


        我走到他身旁,搖搖他的肩膀,他才醒過來。
        「完蛋了,昨天是她的生日。」大東苦著一張臉,「怎麼辦?」
        『節哀順變吧。』我嘆口氣。
        在我的認知裡,忘記生日幾乎是所有女孩子的地雷,踩到後就會爆炸。
        「我怎麼會忘了呢?」
        大東仰天長嘯,樣子像一隻歇斯底里的馬。


        『你跟她道個歉,再幫她補過生日就好了。』
        「也只能如此了。」大東恢復鎮定,「也許她知道我因為寫劇本太專心
          而忘了她的生日,會稱讚我是個工作認真、值得託付的男人。」
        『你想太多了。這是科幻小說的情節,不會出現在日常生活。』
        「說得也是。」他說,「明天晚上的時間給我吧,我們一起幫她慶生。
          不過我已經跟Katherine她們約好要討論,乾脆她們也一起吧。」
        『小西認識蛇女和鷹男嗎?』
        「認識啊。」
        『嗯,那就這樣吧。』我站起身,『我還要再扣一天的房租喔。』
        「為什麼?」
        『因為你犯了錯。』我打開房間的門,『我要代替月亮懲罰你。』


        回到房裡,打開電腦,想將今天的進度整理到《亦恕與珂雪》的檔案,
        卻想起那張記錄今天進度的紙,還留在咖啡館的桌子上。
        我猶豫了幾秒鐘,決定關掉電腦,明天拿到後再說。
        那張紙的兩面都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小字,還畫了很多奇怪的符號,
        大概只有我自己才能看得懂。
        老闆會不會把它當成垃圾丟掉呢?
        不管了,先睡覺再說。


        要進入夢鄉前,隱約聽到窗外傳來雨聲。
        不禁回憶起今晚看到那張“嘩啦啦”的圖時,也曾短暫聽到雨聲。
        但後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渾身濕透的感覺。
        我突然又想起以前老師所說的話:
        「厲害的畫家,畫風時,會讓人聽到呼呼的聲音;
          畫雨時,會讓人聽到嘩啦啦的聲音;
          而畫閃電時,會讓人不由自主地摀住耳朵。」


        我記得學藝術的女孩提到,她老師也說過類似的話。好像是:
        「厲害的畫家,畫風時,會讓人感覺一股被風吹過的涼意;
          畫雨時,會讓人覺得好像淋了雨,全身溼答答的;
          而畫閃電時,會讓人瞬間全身發麻,好像被電到一樣。」


        我是學科學的人,總覺得這兩種說法也許都對,
        但一定會有一種比較接近真理。
        因為不小心起動了思考機制,使得原本已躺平的腦神經又開始活躍。
        雖然仍閉著眼睛,但腦子清醒得很,窗外的雨聲也聽得更清楚。
        想了許久,還是得不到解答,決定逼自己趕快回到夢鄉。

 

                                              【亦恕與珂雪】〈9.1〉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