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8.4〉
時間: Sat May  8 00:52:26 2004

 

        當我回神跨出電梯時,差點被快關上的門夾住。
        『為什麼要說對不起?』我問。
        「因為我的家境很好。」
        『嗯?』我一頭霧水。
        「大部分的人都得為生活努力打拼,或是犧牲某些理想;而我從不必
          煩惱這些,可以任性地照自己的意思活著。」她嘆口氣,接著說:
        「這讓我覺得對不起很多人。」
        走出公司大樓,因為她家要向左,而咖啡館卻在右邊,
        因此在告別前,我們不約而同停下腳步。


        『妳會下暗棋嗎?』
        「會呀。」
        『其實下暗棋跟人生一樣,既靠運氣,也憑實力。』
        她雖沒回話,但眼睛卻一亮。
        『生在富裕家庭,是妳運氣好;但妳若要成就自己,還是得靠實力。』
        「是嗎?」


        『嗯。』我點點頭,『喬丹天生的彈力和肌肉協調性都比一般人好,
          那是他的運氣;但他可不是光靠運氣而成為籃球之神的。』
        「哦。」
        『喬丹也不會因為自己的先天條件太好,佔了很多的優勢,於是覺得
          對不起籃球場上的其他籃球員。』我笑了笑,『不是嗎?』
        「是呀。」曹小姐也笑了起來。


        『曹小姐。』我叫了她一聲。
        「嗯?」
        『我原諒妳。』
        「為什麼要原諒我?」
        『因為我的家境不好。』
        她先是一楞,隨即笑出聲音,而且愈笑愈開心,絲毫沒有停止的跡象。


        我覺得剛剛講的話不可能讓她笑得這麼誇張,於是問:『怎麼了?』
        「我想到當我說想去希臘玩的時候,你們臉上的表情。」她忍住笑,
        「真的很好玩。」
        『是啊。』我笑了笑,『當妳正陶醉於希臘天空的藍時,我們的臉色卻
          像希臘醫院內的床單一樣白。』
        「不好意思。」她又笑了起來,「我真的不知道只能在台灣。」
        『沒關係。我可以再原諒妳。』
        「謝謝。」


        『我的方向在這邊……』我伸出右手往右比,『Bye-Bye。』
        「嗯,Bye-Bye。」
        我往右走了兩步,聽到她叫我,我回頭問:『什麼事?』
        「以後叫我禮嫣就好,不要再叫曹小姐了。」
        『好。』
        「Bye-Bye。」她揮揮手。
        我也點個頭回應,再轉身往咖啡館的方向前進。


        走著走著,心裡突然湧現一個疑問:
        曹小姐,不,應該叫禮嫣,她既然是學音樂的,家裡又很有錢,
        那為什麼她會在我們公司當總機小姐呢?
        她會不會有什麼不得已的苦衷呢?
        應該不會。
        因為在我們做那個一分鐘約定時,她曾說過上這個班是很好玩的事。


        推開咖啡館的門,發現靠落地窗的第二桌還是空著的,
        於是我帶著這個疑問坐在我的老位子上。
        「她還好吧?」老闆走過來,把Menu遞給我。
        『哪一個她?』我一時反應不過來,『畫圖的?還是唱歌的?』
        「畫圖的。」
        『喔。她還好,只是感冒而已。』
        「她今天會來嗎?」
        『她說會。』
        老闆沒答話,轉身走回吧台。


        『喂!』我朝他喊了一聲。
        他停下腳步,回頭問:「幹什麼?」
        『我還沒點咖啡啊。』我晃了晃手中的Menu。
        他又走過來,我點了杯咖啡,再將Menu還給他。
        『你很關心她耶。』我又說。
        「跟你無關。」
        『你現在的脖子很粗喔。』
        「什麼意思?」
        『因為你臉紅啊。』我說,『這叫臉紅脖子粗。』
        老闆沒反應,甚至也沒多看我一眼,就直接走回吧台。


        我拿出今天在辦公室寫了一些小說進度的紙,打算邊寫小說邊等她。
        曹小姐,不,禮嫣的事以後再說。
        有個小孩子常玩的遊戲是這樣的,先讓人把“木蘭花”連續唸十次,
        等他唸完後馬上問:代父從軍的是誰?
        他很容易回答:木蘭花。
        因此我得多叫幾次禮嫣,就會習慣叫曹小姐為禮嫣。
        禮嫣、禮嫣、禮嫣、禮嫣、禮嫣、禮嫣、禮嫣、禮嫣、禮嫣、禮嫣……


        老闆走過來把咖啡放在桌上,看了我一眼,我立刻停止喃喃自語。
        喝下第一口咖啡後,我開始全神貫注於《亦恕與珂雪》身上。
        雖然有著等待的心情,但我相信學藝術的女孩會來,所以我很放心。
        紙寫滿了,再從公事包拿出另一張白紙,順便看看錶。
        已經有些晚了,學藝術的女孩為什麼還沒出現?
        正因為我相信她會來,但她卻沒出現,我又開始心神不寧。


        咖啡杯早已喝完,茶杯也空了,我拿起空杯往吧台方向搖了搖,
        向老闆示意要加些水。
        老闆走出吧台,直接到我桌旁,卻沒帶水壺。
        「為什麼她沒來?」他問。
        『我怎麼知道。』
        我又比了比沒有水的杯子,但他沒理我。


        「你不是說她會來?」
        『那是她自己說的。』
        「她感冒好了嗎?」
        『她說快好了。』
        「感冒會好是醫生說了算?還是她說了算?」
        『當然是醫生說了算。』
        「她是醫生嗎?」
        『當然不是。』
        「那你為什麼相信她感冒會好?」
        『喂。』


        我和老闆開始對峙,他站著我坐著。
        我發覺他全身上下幾乎沒有破綻,正苦思該如何出招時,
        左前方突然傳來一陣清脆響亮的"噹噹"聲。
        「快!」學藝術的女孩推開店門衝進來,拉住我的左手,喘著氣說:
        「跟我走!」
        『我還沒付錢。』
        我不愧是學科學的人,在兵荒馬亂之際,還嚴守喝咖啡要付帳的真理。
        「算在我身上。」她先朝老闆說完後,再轉向我,「來不及了,快!」

 

                                              【亦恕與珂雪】〈8.4〉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