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8.1〉
時間: Sat May  8 00:47:43 2004

 

 

        【嘩啦啦】

 

        搭完公車轉捷運,出了捷運站買了點食物,走回家時大約十點半。
        一進家門,發現鷹男和蛇女也在,他們應該是又來跟大東開會。
        我點個頭,算是打了招呼,便走回房間。
        把從速食店買的炸雞、薯條和可樂攤在桌上,準備先填飽肚子再說。
        「怎麼不買點別的呢?」蛇女突然出現在我右手邊,叼起一塊炸雞,
        「吃油炸的東西容易長青春痘。」
        「有得吃就好,別嫌了。」鷹男則站在我左手邊,也抓起一塊炸雞。
        『喂,這是我的晚餐啊!』
        我面前只剩一塊炸雞,我趕緊用雙手將它護住。


        蛇女無視我的抗議,一面吃炸雞一面問鷹男:「你多久沒洗頭了?」
        「一星期而已。」鷹男也是邊吃邊回答。
        蛇女啐了一聲,說:「真髒。」
        「妳知道嗎?」鷹男說:「我頭髮又捲又膨,洗頭時抓不到頭皮耶!」
        「說點新鮮的行不行?」蛇女又哼了一聲。
        「有一次我洗完頭,發現地上躺了兩隻蚊子屍體,妳猜為什麼?」
        「我沒興趣猜。」
        「原來是蚊子飛進我頭髮,結果飛不出去,在裡面悶死了。」
        說完鷹男哈哈大笑,笑聲既尖銳又詭異,好像吸血鬼。
        蛇女不想理他,拿起我的可樂,插上吸管便喝。
        『喂!』我喊了一聲,不過蛇女也沒理我。


        「妳有感冒嗎?」鷹男問。
        「沒有。」蛇女說。
        「那我也要喝。」
        鷹男接下蛇女手中的可樂,用手指在吸管上緣擦拭了幾下,再喝。
        「東西好少。」蛇女的眼睛在我桌上搜尋一番,「只剩薯條了。」
        「是啊,太不體貼了,根本不夠兩個人吃。」鷹男抓起薯條吃。
        「下次多買點,別這麼粗心。」蛇女也開始吃薯條。
        『喂,我是買給自己吃的!』


        蛇女又不理我,拿面紙擦拭油膩的雙手,「繼續剛剛的討論吧。」
        「嗯。」鷹男說。
        「我對分手的場景有意見。」
        「什麼意見?」
        「為什麼分手一定在下雨天?為什麼不可以在洗手間旁邊?」
        蛇女說完後,點上一根煙,斜眼看了一下我。
        我把已經被他們喝光的可樂杯子遞給她,當作煙灰缸。


        「雨天的意象很好啊。」鷹男說:「分手後仰望著天,臉上就會分不清
          是淚水還是雨水了。」
        「在洗手間旁分手後,衝進洗手間洗臉,臉上也會分不清是淚水還是
          自來水。」
        「嘩啦啦的雨可以讓人聯想到老天正在哭泣啊。」
        「扭開水龍頭也會嘩啦啦流出水來,有人會認為水龍頭在哭嗎?」
        「會啊,因為水龍頭被扭痛了。」
        「那我扭你這顆豬頭,你也會哭囉?」
        「不會。」鷹男把頭向左轉向右轉,轉動的幅度竟然比一般人大得多,
        「妳看看,我的頭可以這樣轉咧。」
        「噁心死了,好像貓頭鷹。」
        「真的很像嗎?」
        他們兩個你一言我一語,還不忘把我的薯條吃得一乾二淨。


        『喂。』我站起身,說:『夠了喔。』
        鷹男和蛇女停止爭論,同時轉頭看著我。
        「你有何高見?」鷹男問。
        『這是我的房間啊。』我說。
        「廢話。」蛇女仰頭吐了個煙圈,「人家是問雨天跟洗手間哪個好?」
        『洗手間好。』
        「喔?」鷹男很好奇。
        『女主角分手後會衝進洗手間,一面哭一面上廁所,臉上和屁股同時
          可以嘩啦啦!』
        我有點心浮氣躁,這些話幾乎是脫口而出。


        鷹男和蛇女反而安靜了幾秒,互看了一眼。
        「晚安了。」鷹男拍拍我肩膀,「早點休息。」
        「不要太累了。」蛇女說。
        鷹男走出我房間,回頭說:「生活中難免有壓力。」
        「跌倒了爬起來就好。」蛇女也跟著離開,然後帶上房門。


        我剛覺得鬆了一口氣時,鷹男的聲音從門外傳來:「這小子瘋了。」
        「我也這麼覺得。」蛇女說:「我們難得意見一致。」
        「值得紀念喔。」
        「是呀。」
        然後是一陣並未刻意壓低的笑聲。


        我把耳朵摀上,過了一會才放開,確定沒聲音後,便打開電腦。
        《亦恕與珂雪》已經好幾天沒進度了,得趁今晚好好寫點東西。
        不知道是因為又看到那個學藝術的女孩的關係;
        還是小莉把那張圖的名字取得好的關係,今晚的文字幾乎是用飛的。
        文字在腦海飛行的速度遠大於雙手打字的速度,我一方面得苦苦追趕,
        一方面又得擔心文字會不小心飛入鷹男的髮叢以致受困。
        幸好我腦海中的文字並不是沒長眼睛的蚊子,他們總是飛一陣,
        然後停下來等我一陣,當我快追上他們時,他們又會繼續向前飛。
        最後我在珂雪說:「明天咖啡館見」時,追上他們。


        看了看錶,發現已經連續寫了好幾個鐘頭。
        不過我並不覺得累,反而有一股暢快淋漓的感覺。
        客廳還隱約傳來大東他們的聲音,看來他們大概會討論到天亮。
        我不想再被鷹男和蛇女纏住,關掉電腦和燈,倒頭便睡。


        一覺醒來,漱洗完畢換好衣服準備上班時,發現桌上有一張字條:
        「謝謝你的炸雞,送你一個吻。Katherine。 ps. 睡覺記得鎖門。」
        想了半天,才記起Katherine是蛇女的英文名字,不禁打了個冷顫。
        立刻把穿在身上的外套脫下,換穿一件比較厚的外套,再出門上班。

 

                                              【亦恕與珂雪】〈8.1〉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