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7.5〉
時間: Wed May  5 21:55:49 2004

 

        她打開落地窗,走到陽台,我也跟了出去,然後並肩倚靠著欄杆。
        這裡是市郊又接近山區,住宅不算擁擠,視野可以延伸得很遠。
        「我只要站在這裡,就會想飛。」
        『那妳飛過嗎?』
        她轉過頭看著我,突然噗哧一笑,邊笑邊說:「你是學科學的人,應該
        知道人根本不可能會飛呀。怎麼會問這種問題呢?」
        我有點小尷尬,陪著她笑了笑,沒有接話。
        「我終其一生,一定無法飛翔;但想像力的翅膀,永遠不會折斷。」
        她閉上眼睛,微微一笑,「所以我一直在飛呀。」


        她張開眼睛時,露出詭異的笑容,說:「嘿,我又想畫了。」
        『現在嗎?』
        「嗯。」她說:「又要委屈你了。」
        『先說好,不可以問問題。』
        「你只要閉上眼睛就可以了。」
        『這麼簡單?』
        「嗯。」她走回屋子,向我招手,「來,別怕。」
        『別耍花樣。』我也走進屋子。
        她笑了笑,拿出紙筆。我不再說話,立刻閉上眼睛。


        不閉眼睛還好,一閉上眼睛,我開始想睡覺。
        這也難怪,神經緊繃了一天,現在突然完全放鬆,當然會想睡覺。
        幾乎要進入夢鄉時,隱約聽到細微但清脆的大門開啟聲。
        我睜開雙眼,正好接觸她的視線。
        「唉呀。」她說。
        『怎麼了?』
        「你掉下去了。」
        『嗯?』
        我有些納悶,她沒再說話,迅速在紙上補上幾筆。
        「好了。」她說。


        我走過去看圖,看到圖上有一男一女。
        女的背後長了一對翅膀,閉上眼睛、嘴角泛起微笑,正遨遊於空中。
        男的原本也有一對翅膀,但只剩一隻在身上,另一隻飛在半空。
        他的雙眼圓睜,似乎驚訝自己正急速墜落。
        「誰叫你要睜開眼睛。」她說。


        我笑了笑,沒說什麼,仔細看著畫裡的女孩,再看看她。
        『妳畫自己畫得很像耶。』
        「是嗎?」
        『嗯。』我很認真觀察她的長相,『妳長得很藝術喔。』
        「你是說我長得像畢卡索的畫嗎?」
        『不不不。』我急忙搖手,『我的意思是……』


        「小莉!」她叫了一聲,然後蹲下來。
        我順著她的視線,看見一個小女孩出現在房間門口。
        小女孩跑過來抱住她脖子並在她臉頰上親一下,她也回親小女孩一下。
        看她們親暱的樣子,正想開口詢問她們的關係時,小女孩說:
        「媽,妳好點沒?」
        「小莉乖。」她摸摸小女孩的頭髮,「媽好多了。」
        我像從頭到腳被澆了一桶冰水,全身凍僵。


        她又逗弄小女孩一會後,站起身問我:「你剛剛想說什麼?」
        『沒什麼。』我擠了個微笑。
        「嗯?」
        『沒事。』我呼出一口氣,『她爸爸呢?』
        她朝我搖搖頭,眼神示意我別問這個問題。
        我大概可以猜到她的意思,不禁嘆口氣說:
        『一個女人帶著一個小女孩生活,一定很辛苦吧?』


        「沒錯。」
        聲音是從我背後傳來的,我先是一楞,再轉過頭,看見一個女子。
        她大約30歲,身材高挑,臉雖只上淡妝,但口紅顏色是亮麗的桃紅。
        「小莉,別打擾乾媽和叔叔。」女子向小女孩招手,「跟媽回房間。」
        「我不要。」小莉搖搖頭。
        「讓她在這裡玩一下沒關係的。」學藝術的女孩朝那女子笑一笑。
        「好吧。」女子點點頭,對我微微一笑算是打招呼,再走出房間。
        女子的高跟鞋踩出扣扣聲,是典型都會女子上班族的標準走路聲。


        她仍然蹲著,對站在她身前的小莉說:「喜歡這張圖嗎?」
        「嗯。」小莉很用力點頭。
        「那妳幫它取個名字好不好?」
        「就叫飛呀。」小莉的右手食指,指著畫裡飛翔的女子。
        「很好聽哦。」她指著畫裡的男子,「那這個人為什麼會往下掉呢?」
        「因為他不乖呀。」
        「說得好。」她笑了起來,抬頭看了看我,「他的確不乖。」
        小莉也抬頭看我一眼,我朝這小女孩揮揮手,她卻裝作沒看見。
        可能由於我是陌生人的緣故,小莉待沒多久就走了。


        小莉走後,我和她可能都不知道該聊什麼話題,於是安靜了下來。
        這時從另一個房間傳來對話聲:
        「小莉,把鞋鞋穿上,媽媽帶妳出門。」
        「我的鞋鞋不見了。」
        「那我就揍妳。」
        「我的鞋鞋真的不見了嘛!」
        「那我就真的揍妳!」
        「……」


        我和她互望了一會,同時笑了起來。
        『你是她乾媽?』我問她。
        「嗯。」她站起身,「她的母親是單親媽媽,我跟她們一起住這裡。」
        『喔。』我問:『為什麼收她當乾女兒?』
        「這樣如果有人問小莉為什麼她沒有爸爸時,她就可以說:但是我有
          兩個媽媽呀。」
        『妳真是個好人。』
        「哪裡。」她笑了笑。


        『對了,妳怎麼都沒問我:為什麼知道妳住這?』
        「想也知道是咖啡館老闆告訴你的。」
        『啊!』我突然想起他的吩咐,「妳吃飯了沒?」
        「還沒。」她聳聳肩,「我常忘了吃飯,總是要讓人提醒才會記得。」
        『肚子餓的時候不就知道該吃飯了?』
        「我會當它是幻覺。」
        『啊?』
        「開玩笑的。」她笑了笑,「我只要一畫圖,就會忘了飢餓感。」
        『嗯,這叫廢寢忘食。』
        「不,那是沒錢吃飯。」
        她又笑了起來,我發覺她今天的心情很好,一直在開玩笑。


        『已經很晚了,我去買東西給妳吃,然後我再回家。』
        「我們一起去吧。」
        『外面天涼,妳又感冒,妳就別出門了。』
        「嗯。」
        『想吃什麼?』
        「都可以。」
        『吃麵好不好?』
        「好。」


        我下樓到附近找了家麵店,包了一碗麵,上樓時她在門邊候著。
        我把麵拿給她,她說了聲謝謝,然後指著門上那張大得出奇的臉說:
        「這是我和小莉一起畫的。」
        『很可愛的畫。』我看了看錶,說:『我走了,明天見。』
        走了兩階樓梯又回頭說:『記得要吃麵。』
        「我會的。Bye-Bye。」


        走到一樓準備打開大門時,她從四樓喊了聲:
        「喂!」
        我停止動作,轉身仰頭,只看見交纏蜿蜒的樓梯,並未看見她。
        只得大聲說:『什麼事?』
        「你說我長得很藝術是什麼意思?」
        『記不記得妳曾說過藝術是什麼?』我仍然仰著頭。
        「藝術是一種美呀!」
        『沒錯!我就是這個意思!』
        說完後,我打開大門,直接離去。


        走出大門沒幾步,我才發覺肚子好餓。

 

                                              【亦恕與珂雪】〈7.5〉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