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7.3〉
時間: Wed May  5 21:53:33 2004

 

        「你走調了。」曹小姐又突然出現。
        『見笑了。』我有些不好意思。
        「下班了。一起走吧?」
        『好。』我把一些東西塞進公事包,便起身走人。
        我們走出公司時,剛好碰見小梁,他看見我和曹小姐走在一起,
        眼神像驚慌的羊。
        於是我把自己想像成狐狸,給了他一個狡猾的笑。


        一走出大樓,曹小姐便說:「繼續說故事吧。」
        『我說過故事已經結束了啊。』
        「故事沒有結束。男孩一定馬上回國去找女孩。」
        『真的要這樣嗎?』
        「對。就是這樣。」
        『好。』我笑了笑,『男孩立刻收拾行李、買張機票,衝回來找女孩。
          當男孩終於來到女孩的面前時,她又給了他一個字。』
        「哪一個字?」
        『忙。』


        「忙?」曹小姐皺起眉頭,「什麼意思?」
        『把“忙”拆開來看,就是心已亡。女孩的意思是她已經死心了。』
        「你怎麼老是喜歡說這種結局的故事呢?」她似乎有些不甘心。
        『沒辦法,人物的性格決定故事的結局。屬於這兩個人的故事結局,
          就該是如此。』


        「好吧。那這個故事的教訓是?」
        『我說過了,這是一個關於“明說”的故事。所以這故事教訓我們,
          有什麼話一定要明說。』
        「那你中午吃飯時是不是有些不高興?」
        『只有一點點啦。』
        「我就知道。」她笑了起來,我有些尷尬,也笑了笑。


        「那我走了,明天見。」曹小姐停下腳步,轉過身朝來時的方向,
        「我家的方向是這邊,Bye-Bye。」
        我跟她揮揮手後,要繼續往前走時,發覺已到了那家咖啡館門口。
        推開門走進去,老闆一直盯著我看,眼神很怪異。
        好像是已經掌握犯罪證據的刑警正盯著抵死不招的殺人犯一樣。
        拿Menu給我時、幫我倒水時、端咖啡給我時,都是這種眼神。
        『她只是我同事而已!』我大聲抗議。
        「跟我無關。」
        我悶哼一聲,但他說得也沒錯。


        我又開始等學藝術的女孩。
        在等待的時間裡,我想起剛剛講的故事以及跟曹小姐的相處情形。
        總覺得面對曹小姐時,我顯得太過小心翼翼。
        好像手裡拿著名貴的古董花瓶,還來不及欣賞它的美,
        就得擔心不小心打破。
        似乎只在講故事時,我才能自然地面對她。
        而學藝術的女孩則給我一種安全感以及親切感,在她面前,
        我不必擔心會做錯事或說錯話。


        我愈等愈焦急,學藝術的女孩始終沒來,這已經是她第三天沒出現了。
        前兩天是假日,雖然等不到她,但心裡存在著她出去玩的可能性,
        因此我只有失望,不至於有太多負面的情緒。
        但我現在很慌張,好像忘了某樣東西擺在哪,或忘了做某件事。
        對,就是那種忘了卻急著想記起的感覺。
        但愈急愈記不起來,且又擔心忘掉的事物是非常重要,於是更慌張。
        我突然想到,“忘”這個字也是心已亡啊。


        環顧四周,開始覺得這家咖啡館變得陌生,窗外的景物也不再熟悉。
        甚至覺得出入捷運站的人群不再是正在追求些什麼,
        而是被一股莫名的力道拉住腳跟,以致每個人的步伐都顯得沉重。
        難道他們也忘了什麼嗎?
        我突然有一種害怕的感覺,害怕她從此不再來這家咖啡館了。
        雖然很想嘲笑自己這種莫名其妙的感覺,但始終笑不出來。
        我忍不住起身走到吧台。


        老闆背對著我,正在洗杯子。
        『她……』我開了口,卻不知該如何發問?
        「她只是你同事而已,你說過了。」老闆說。
        『我不是指那個她,我是問那個畫畫的女孩呢?』
        「她今天沒來。」
        『我知道!』我提高音量:『她為什麼沒來?』
        「我不知道。」老闆接著說:「而且,你為什麼認為我會知道?」


        『碰碰運氣而已。』我說。
        「你運氣不錯,我知道很多你想知道的事。」
        我有些驚訝,發楞了一會後,直接問:『那麼她在哪裡?』
        「我憑什麼要告訴你?」
        『就憑江湖人物的義氣!』我握緊拳頭,有些激動。
        「你武俠小說看太多了。」
        『告訴我吧。』我拳頭一鬆,像洩了氣的皮球,『我真的很想見她。』
        老闆突然停下手邊的動作,轉過身凝視著我,動也不動。


        過了許久,他收回目光,緩緩說出:
        「現在她應該在那裡,但如果她在那裡,應該會先來這裡……」
        『喂,說清楚一點。』
        「別吵。」他看了我一眼,再接著說:「因為她今天沒來這裡,所以她
          現在不會在那裡。」
        『那麼她現在到底在哪裡?』
        他又轉過身背對著我,扭開水龍頭洗杯子,然後說:「我不知道。」
        『喂!你耍我啊!』


        他關上水龍頭,拿抹布把手擦乾,再轉過身面對我,說:
        「我只說:我知道很多你想知道的事,並沒說我知道她在哪裡。」
        『那你知道什麼?』
        「她的手機號碼。」
        『她有手機?』我驚訝得張大嘴巴。
        「她為什麼不能有手機?」
        『她是學藝術的啊!』
        「你以為學藝術的人現在還用飛鴿傳書嗎?」


        可能是我的刻板印象吧,我總覺得學藝術的應該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人。
        就像我也無法想像一個學工程的人睡在蕾絲滾邊的床單上一樣。
        我的驚訝還沒完全褪去前,他拿起電話撥了一組號碼。
        「妳在哪裡?」
        「那是哪裡?」
        「怎麼去那裡?」
        然後他掛掉電話,拿起筆,在紙條上寫了一些東西。


        「她在家裡。」老闆將紙條給我,「這是她家的地址,該怎麼坐車我也
          寫在上頭。」
        『謝謝。』我接下紙條,看著上面的字。
        準備拉開店門離去時,聽見他說:「找到她時,記得問她……」
        『問什麼?』我轉過身。
        「問她吃飯了沒?」
        『可不可以問比較有意義的問題?』
        「這樣問就對了。」
        我不再多說話,拉開店門走人。

 

                                              【亦恕與珂雪】〈7.3〉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