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7.2〉
時間: Wed May  5 21:51:28 2004

 

        起身準備下樓吃中飯,在電梯口,幸與不幸同時跟我招手。
        不,我的意思是我同時看到曹小姐與小梁。
        「一起吃飯吧。」曹小姐說。
        「想清楚喔。」小梁嘿嘿笑著,「不要委屈自己吃素。」
        『不會啊。把自己想像成一頭羊,就會很快樂了。』
        「可是你說過你是不愛乾淨的猴子,怎麼又變成羊了?」小梁說。
        『不要太拘泥了,真理是以各種形式存在於日常生活中。』
        「又在胡說八道。」李小姐突然從後面出現,在我的後腦勺敲了一記。
        『妳也要去?』我摸了摸後腦勺。
        「不要以為我出場機會比較少,就可以忽視我的存在。走,吃飯去。」


        我們四個人去吃素食自助餐,一人一份的那種。
        吃飯時我一直在想曹小姐是學音樂的以及她從未挨罵這兩件事。
        「喂,有心事嗎?」李小姐用手肘推了推我,「怎麼都不說話?」
        『沒什麼。想些事情而已。』
        「在想什麼呢?」曹小姐問我。
        『我很好奇為什麼妳是學音樂的?』
        「妳是學音樂的?」李小姐和小梁幾乎異口同聲。
        曹小姐點點頭。我暗自扼腕,原本這應該只是我知道的事。


        「這有什麼好訝異的?禮嫣的氣質這麼好,當然是學音樂的。」
        小梁看了看我,「如果你是學音樂的,那才值得訝異。」
        『萬一我真的是學音樂的呢?』
        「我不敢想像。」小梁說:「那應該是個悲劇。」
        「搞不好是個災難。」李小姐說。
        「也許是個笑話哦。」曹小姐竟然也說。
        沒想到今天是以一敵三,我只好把嘴巴閉得更緊了。
        我的個性是如果必須以寡敵眾的話,就會識時務者為俊傑。


        我匆忙扒完了飯,跟他們說要先走了,起身離開那家餐廳。
        走出店門才十多步,曹小姐便追了上來。
        「喂。」她的聲音帶點喘息,「剛剛真對不起。」
        『剛剛?』我停下腳步。
        「嗯。」她也停下腳步,「我是開玩笑的。」
        『喔。』我笑了笑,繼續往前走,『我知道啊,沒事的。』
        「那就好。」她也往前走,並沒有又要回去吃飯的意思。


        我們並肩走了一會,我忍不住便問:『妳吃完了嗎?』
        「還沒。」
        『那妳回去吃吧,我自己先回公司。』
        「可是我覺得讓你一個人走回公司是不對的。」
        『妳就當作我有事要忙,所以先走一步。』
        「當作?」她問:「那表示事實不是這樣?」
        『嗯……』一件簡單的事變得這麼複雜,我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如果有什麼不愉快的感覺,一定要明說哦。」
        『我一直都在明說啊。』
        「我還是陪你走回公司吧。」她下了結論,態度還滿堅決的。


        以前老是期待能跟曹小姐並肩走一段路,現在機會真的降臨,
        卻覺得自己走路的樣子像電池快沒電的機器人一樣。
        電池似乎已經沒電了,我晃了晃後停下腳步。
        「怎麼了?」曹小姐也停下腳步。
        『想聽故事嗎?』我說。
        「想呀。」她笑得很開心。
        『是一個關於“明說”的故事。』
        「好。我洗耳恭聽。」
        看見她的樣子,我的四肢又活過來了,甚至不再像機器人的僵硬擺動。


        『有一對認識很久的男女,他們彼此愛慕,卻從不明說。』
        「嗯。然後呢?」
        『後來男孩要出國留學,臨行前他鼓起勇氣跟女孩說:妳有沒有什麼
          話要告訴我?』
        「女孩怎麼說?」
        『女孩說:我要說的,就是您。』
        「您?」
        『嗯。』
        「什麼意思?」
        『男孩也不懂。但女孩說來說去還是那句:我要說的,就是您。』


        我們走著走著,已到了公司樓下。
        剛來到電梯口,曹小姐便問:「後來呢?」
        『男孩出國後,他們還是常藉由E-mail聯絡。但女孩在信件的結尾,
          總是署名:您。』
        電梯來了,我們走進去,她又問:「為什麼女孩要署名“您”呢?」
        『男孩問了幾次,女孩卻從不回答。日子久了,兩人通信的頻率愈來
          愈少,最後男孩決定在異國娶妻,並打算定居,不回來了。』
        「女孩怎麼說?」
        『她還是那句:我要說的,就是您。』
        我們走出電梯,進了公司大門,我直接往我的座位方向走。


        「你還沒說完呢。」曹小姐仍跟在我身後。
        『有一天男孩把女孩的mail列印出來,打算拿在手上看。他把紙折了
          兩次,如果攤開來看,由上到下是四個小長方形。結果他看到……』
        「看到什麼?」
        『在女孩署名的您中間,剛好有一條折痕,將“您”分成你和心。』
        「哦?」
        『於是男孩終於明白了“您”的意思。』
        「是什麼意思?」


        我坐了下來,緩緩地說:『你在我心上。』
        「哦……原來如此。」
        『故事結束了。』
        「喂!」她一時情急,音量有些高,「你又來了!」
        『可是故事真的結束了。』
        「怎麼可能結束?男孩知道女孩的意思後,一定會有所行動。」
        『男孩還是可以選擇裝死啊。』
        「不可以!」
        『這裡是辦公室,而且現在已經是上班時間了耶。』
        「是嗎?」她看了看錶,吐了一下舌頭,「下班後故事還得繼續哦。」


        曹小姐回到她的位子,我也繼續我快完成的工作。
        把服務建議書完成後,再確認一次內容沒有青山和夕陽等字眼,
        便拿到老總的辦公室交給他。
        老總又看了一遍,最後說:「就這樣吧。」
        我開始列印、裝訂,然後叫了快遞把它寄出。
        事情終於結束了,我心情很愉快,嘴裡輕聲哼起歌。

 

                                              【亦恕與珂雪】〈7.2〉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