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7.1〉
時間: Wed May  5 21:48:36 2004

 

 

        【飛】

 

        我楞住了。
        從【滿足】的結尾,到【飛】的開頭。


        「約定。」曹小姐說。
        『嗯?』
        「一分鐘。」
        『啊?』
        「八點正。」
        『喔……』我終於記起來了,『對,沒錯。』
        「你老是迷迷糊糊的。」她笑了起來。


        『這首歌我沒聽過。』
        「當然呀。這是我自己作的。」
        『自己作?』
        「嗯。」曹小姐點點頭,「聽了你說的故事後,我以那個女孩的心情,
          寫下這首歌。」
        『妳好厲害。』
        「我是學音樂的。」她微微一笑。


        我一定是太驚訝了,以致身體的動作完全停止,臉部的肌肉也僵硬著。
        「好聽嗎?」
        『嗯?』我還沒回神。
        「剛剛唱的歌好聽嗎?」
        『很好聽。妳的歌聲在台灣應該可以排到前十名。』
        「謝謝。」


        我走到自己的辦公桌,腦袋還是一片空白。
        靠躺在椅背上,不知道發呆了多久,直到被電話聲驚醒。
        『喂。』我緊急煞住正下滑的身體,接起電話。
        「服務建議書寫好沒?」老總的聲音。
        『啊!』我慘叫一聲,『我竟然忘了!』
        「忘了?很好。我也忘了要給你這個月的薪水。」
        『別開玩笑了。』
        「誰跟你開玩笑!」老總提高音量,「十分鐘後拿來給我看!」


        我趕緊打開電腦,但十分鐘實在不夠,我只好先暫時把結論匆匆補滿。
        慌忙走進老總辦公室時,已經是廿分鐘後的事。
        「拿來。」老總伸出右手,我遞了過去。
        轉身要走出去時,他又說:「先等會,我看看再說。」
        我不敢找椅子坐下,在辦公室內緩緩來回踱步。
        「你昨天去了動物園嗎?」
        『沒有啊,為什麼這麼問?』
        「你走路的樣子,像動物園裡的猩猩。」
        『喔。』我停下腳步。
        不過我開始放輕鬆了,因為老總只有在心情好時才會有幽默感。


        「坐吧。」老總說完後,我依言坐下。
        他用紅筆在文件上畫來畫去,偶爾跟我討論一下內容。
        「禮嫣。」他拿起電話,「麻煩幫我泡杯咖啡。」
        我心想擺什麼老闆架子嘛,要喝應該自己去泡啊。
        「不然你去泡。」他抬起頭。
        『我沒說話啊!』嚇死人了,他怎麼會知道我在想什麼?
        「你的眉毛說話了。」
        這麼神?難怪人家當老闆,而我卻在跑江湖。


        曹小姐端了咖啡進來,放在桌子上後,朝我笑了笑。
        「請你解釋一下,」老總指著一段文字,說:「這是什麼意思?」
        那是結論的部分,我剛剛胡亂填上的。
        「青山啊,青山依舊在;夕陽啊,幾度夕陽紅。」
        沒想到曹小姐低下頭唸了出來,然後抬起頭疑惑地望著我。


        『嗯……』完蛋了,又要出糗了,我不由自主地抓起頭髮。
        「不要走路像猩猩、抓頭也像猩猩!」老總又大聲了。
        『這要用點想像力才能理解。』我說。
        「我不要想像力,我要正確答案!」
        老總拍桌而起,桌上的咖啡杯微微晃動,灑出幾滴。


        『我們一定要做好水土保持,青山才會永遠是青山。而我們世世代代
          的子孫,也才可以欣賞到美麗的夕陽。』
        老總聽完後,先是一楞,再緩緩坐下說:「真是至情至性的文字啊。」
        『哪裡。』我有些不好意思,『寫得普普而已,不算好。』
        「笨蛋!」老總又站起身大聲說:「你分不出讚美和諷刺嗎?」
        『這……』
        「這是一份正式的報告,你以為在寫小說嗎?」
        我不敢再回話,只是望著文件上的青山和夕陽。


        「算了。」老總坐了下來,「你把該改的部分改掉,尤其是什麼青山和
          夕陽的,下午再交給我。」
        『喔。』我拿起桌上沾了咖啡滴的文件,跟曹小姐點個頭,轉身離開。
        「其實這份服務建議書,你寫得不錯。」老總的聲音又在背後響起。
        『這是讚美,還是諷刺?』有了剛才的經驗,我小心翼翼回過頭發問。
        「當然是讚美。」
        『如果是諷刺,就要明說喔。不要不乾不脆的。』
        「你說什麼?」
        『我走了。』我知道說錯話了,一溜煙離開老總的辦公室。


        站在辦公室門外,我拍拍胸口暗叫好險。
        「你好像常常挨周總的罵?」
        我又嚇了一跳,曹小姐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站在我身旁。
        『不是常常,偶爾而已。』
        「挨罵的感覺很不舒服吧?」
        『是啊。』
        「我想也是。」
        我很好奇地看著她,覺得她的問話和回答都很奇怪。
        「覺得奇怪嗎?」她笑了笑,「因為從小到大,我好像沒挨過罵。」


        『是嗎?』我更訝異了。
        「嗯。」她點點頭。
        『真好。』
        「不過我反而希望也挨點罵。」
        『要挨罵很簡單啊,妳現在大聲唱歌就會挨老總的罵了。』
        「會嗎?」她清了清喉嚨,「啦啦啦啦……啦!」
        最後一聲“啦”還特別響亮。
        『快閃!』我想都沒想,趕緊拉著她逃走。


        「真好玩。」她竟然還面帶笑容。
        『別玩了,快回座位去。老總真的會罵人耶。』
        她又笑了兩聲,走回她的座位。我也回到座位,修改服務建議書。
        要改的地方並不多,不過結論的部分幾乎要重寫。
        這幾天用了太多想像力,所以有些文字看起來很不科學。
        「生命也能這麼深嗎?」這句很怪,生命不是長度,怎能用深來形容?
        我把老總所謂的至情至性的文字改掉,再重寫結論。
        中午時分左右,便大致搞定。

 

                                              【亦恕與珂雪】〈7.1〉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