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6.3〉
時間: Mon May  3 22:51:38 2004

 

        我和蛇女走到客廳,鷹男和大東坐在沙發上,鷹男瞪了蛇女一眼。
        蛇女若無其事地走到鷹男旁邊,把杯子放在矮桌上,坐了下來。
        然後她深深吸了一口煙,朝鷹男面前緩緩吐出。
        鷹男右手揮了揮眼前的煙霧,大聲說:「喂!」
        蛇女笑了笑、聳聳肩,把煙丟進杯子裡,杯子裡的水弄熄了煙蒂。
        「剛剛製作人打電話給我,他說……」大東開口說話,但留了尾巴。
        鷹男和蛇女果然同時轉過頭聆聽。
        「他說我們三個人的案子都通過了。」
        「耶!」
        鷹男和蛇女同時大叫一聲,並轉過身面對面,兩雙手互相緊緊抓住。


        我原本正要坐下來,看到這一幕,身體不由得僵在半空。
        他們的眼神,應該是傳達出滿足的訊息吧。起碼這一刻是。
        這應該是因為突然抓到長久以來一直追求的某樣東西,而感到滿足。
        「喂,你抓著我的手幹嘛?」蛇女瞪了鷹男一眼。
        「是妳抓住我的!」鷹男說完後甩開抓住的手,低頭看了看手心,
        「哇!我的手會爛掉!」
        「你說什麼?」蛇女站起身,兩手叉腰。


        「先別鬥嘴。」大東說:「不過我的劇本比較趕,你們先幫我完成,再
          搞定你們自己的劇本。」
        蛇女和鷹男聽完後,都點點頭,互望一眼後,不再說話。
        『這麼好的消息,該請吃飯吧?』我說。
        「你還沒吃飯嗎?」蛇女似乎很好奇。
        『嗯。』
        「知道現在幾點了嗎?」蛇女又問。
        我看了看錶,十點多了,我嚇了一跳,原以為才八點左右。
        『那我自己去吃飯,你們慢慢聊。』


        「喂。」蛇女叫住我,「為什麼這麼晚還沒吃飯?」
        『我剛剛在寫小說,忘了時間。』
        「這是正確答案。但我要知道想像力的答案。」
        『嗯……』我一面走回房間拿外套,一面想,再走出房間時,說:
        『我知道妳會來,於是我等妳。在沒見到妳之前,我是吃不下飯的。』
        「很好。」蛇女掏出一根煙叼上,「要繼續發揮你的想像力。」


        「想像力?」鷹男搖搖頭,「那有什麼用?」
        「你懂個屁。」蛇女斜過頭看著鷹男。
        「我是不懂。」鷹男發出吱吱聲,接著說:「但我不管用哪種想像力,
          都無法把妳想像成美女。」
        「再說一次。」蛇女咬斷嘴裡的煙,再吐出口中的半截斷煙。
        『我走囉。』我很阿莎力地逃離這個即將衝突的場面。


        我在街上走著,因為不覺得餓,所以就只是走著。
        想到剛剛蛇女和鷹男那一瞬間的滿足神情,很羨慕。
        蛇女和鷹男在日後回想時,還會記得他們曾短暫擁有滿足的感覺嗎?
        我不禁仔細回想自己生命的軌跡,好像不記得有過滿足的時候。
        或許有吧,只是現在不記得,或是發生的當下不覺得。
        但不管是不記得或不覺得,都是一件悲哀的事。
        而且在搜尋過去的記憶時,又意外找到許多難過的事和一些快樂的事。
        那種難過的感覺,現在還記得;
        但快樂的感覺,早已忘光,只記得當時是快樂的。


        還是趕快停止胡思亂想吧,再想下去也許會想跳樓。
        至於滿足這東西,只要以後發生時,試著把它記下來就好。
        想到這裡,便羨慕那個學藝術的女孩,因為她可以把滿足畫下來。
        這樣起碼會有證據,證明自己曾經滿足過。
        對著夜空嘆口氣後,已經12點了。
        轉過身,朝原路走回去。


        一打開門,碰巧鷹男和蛇女也要離開。
        「你回來剛好。」蛇女把我的杯子還給我,「我幫你泡了杯茶。」
        『這是什麼茶?』我看了看杯內的深褐色液體。
        「如果是想像力的答案,這是普洱茶。」蛇女說完後走出門。
        『那正確的答案呢?』我追出門,到了電梯口。
        「尼古丁和焦油混在水裡所造成的。」
        蛇女的聲音從快關上的電梯內傳出。


        朝電梯比了個中指後,到廚房用力刷洗杯子,以免日後喝水會有煙味。
        大東已經回房趕稿,剩我一個人在空蕩蕩的客廳。
        肚子卻在此時開始感到飢餓,只好泡碗麵充飢。
        等待麵熟的時間,又想到自己該對將來有些遠見,才能活得更充實。
        但可惜我有深度近視,看不了多遠。


        吃完泡麵後,正所謂:飽了肚子、空了腦子,於是便不再胡思亂想。
        回房躲進被窩裡,便開始專心睡覺。
        關於睡覺這件事,我一直是很有耐心的。
        也就是說,我可以連續睡十幾個鐘頭的覺而不會覺得厭煩。
        所以醒來後,已是下午時分。


        我發呆了兩分鐘,等腦袋熱機後,確定今天是星期六,不用上班。
        那個學藝術的女孩應該會去咖啡館吧?
        我跳下床,沒拖太多時間,便出門搭捷運到那家咖啡館。
        推門進去時,老闆跟往常一樣,不怎麼搭理我。
        「今天是星期六。」老闆端咖啡來時,說了一句。
        『我知道。』我抬起頭,『然後呢?』
        「你一定不是為了我的咖啡而來。」
        『那是當然。』


        老闆看了我一眼後,轉身往吧台走去。
        『不過……』聽到我又開口,老闆停下腳步。我接著說:
        『你煮的咖啡真的很好喝,在台灣應該可以排到前十名。』
        老闆沒有再轉過身,只是頓了頓,然後說:「你別指望我說謝謝。」
        『無所謂。』我聳聳肩,『咖啡很好喝所以我該說實話,這是真理;
          但你對我冷冷的所以我不想稱讚你,這是人情。我是學科學的人,
          當真理與人情發生衝突時,總是站在真理這一邊。』


        我隨手拿出一張白紙,試著想些情節來打發等她的時間。
        無法專心時,就抬起頭看看窗外、吧台和她桌上“已訂位”的牌子。
        我發覺這家咖啡館的客人還不少,只是我以前從未注意。
        這些人的臉我應該看過,但我既不覺得熟悉也不覺得陌生。
        我該不會也像她一樣,無法用臉來判斷每個人的差異?
        再瞥了瞥她的桌子,還是沒來。

 

                                              【亦恕與珂雪】〈6.3〉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