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6.2〉
時間: Mon May  3 22:50:21 2004

 

        我突然覺得我不是做了件蠢事,而是一件具有某種象徵意義的事。
        只是這個象徵意義目前看來還很抽象。
        雖然我知道這件事不能代表什麼,但一定有某種力量讓我這麼做。
        如果我知道這是什麼力量,我就可以知道我為什麼這樣做,
        以及這樣做的象徵意義是什麼。
        那麼這個象徵意義就不再抽象,而是可以具體被描述。
        我的個性是如果覺得某樣東西抽象,就會說一些大家都聽不懂的話。


        「我該走了。」她收拾好東西,站起身。
        『妳的腳沒問題吧?』
        「不要緊。」她走了幾步,「你看,很正常吧。」
        我看了看她走路的樣子,只是有些不自然而已,便點了點頭。
        「想不想看羚羊奔跑的樣子?」
        『喂!別開玩笑。』
        「呵呵。」她笑了兩聲,「我走了,Bye-Bye。」


        她走後,我繼續思考著所謂抽象的象徵意義是什麼。
        「咖啡來了。」老闆把咖啡放在我面前,我嚇了一跳。
        然後他竟然在我對面坐了下來,我又嚇了一跳。
        「對我而言,她喜歡喝我煮的咖啡,就是滿足。」他說。
        『是嗎?』
        「所以我並沒有再額外強求些什麼,不是嗎?」
        我看了看他,不怎麼了解他所說的,也沒有答話。


        喝完咖啡後,我離開咖啡館,走進捷運站。
        近距離看這些來來往往的人,更能感受到他們的追求欲望。
        或許他們之中,有人常會有片刻的滿足感,但總是稍縱即逝。
        就像“追求”所畫的,需要追求的東西太多了,
        滿足可能只是剛好抓住某樣東西時,瞬間的觸感而已。
        看來想要得到長時間的滿足,是不太可能的。
        「而且如果很想擁有滿足的感覺,也是一種追求的欲望哦。」
        想到她說的這段話,又想到我跟這些穿梭的人都一樣,
        不禁暗自嘆口氣。


        不,其實我可以不同的。因為她也說:
        「如果在追求的過程中感到快樂,那麼你到底追求什麼,或者是否
          追求得到,就不是那麼重要了。」
        想到這裡,我終於笑了起來。
        剛好我的站到了,匆匆下了車,然後回頭看看又被列車帶著走的人。
        我突然發覺,我彷彿可以讀到他們的某些感受。
        這些罐頭內裝的到底是水果、魚還是肉塊,我已經隱約可以看出來。


        我趕緊跑回家,立刻進了房間、打開電腦。
        捷運站人群的眼神,和小西、鷹男、蛇女的眼神一樣,
        都非常用力並且執著地在追求某些東西。
        而大東和曹小姐的眼神則少了點力道,但卻多了些快樂。
        至於學藝術的女孩,雖然我不太清楚她要追求什麼;
        但若那張“追求”的圖裡面畫的是她,我相信她一定是面帶笑容。


        我很努力地敲打鍵盤,讓《亦恕與珂雪》愈長愈大。
        如果現實中的人物是這麼生活著,那麼小說中的人物也是如此吧?
        而讓每個人因感動而產生的滿足,又是如何呢?
        暢銷作家在五星級飯店渡假時喝到一杯昂貴的咖啡覺得滿足;
        建築工人工作一天後在路旁涼水攤喝到一碗豆花也感到滿足。
        作家和工人的身份、地位不同,咖啡和豆花的價格、味道也不同,
        但滿足的感覺是一樣的,並不會因人而異。
        也沒有因為誰的地位高、賺的錢多,誰的滿足感就會比較偉大的道理。


        「杯子借一下。」
        我正專注於《亦恕與珂雪》的世界中,突然聽到聲音,嚇了一跳。
        回頭一看,更嚇了一跳,我看到蛇女正指著桌上的杯子。
        『喔。』我迅速站起身,神情有些慌張,『請。』
        「我見你房門沒關,就進來了。」她彈了些煙灰在我的杯子裡。
        『這是喝水用的杯子,不是煙灰缸。』
        「有煙灰缸的話,我還需要向你借杯子嗎?」
        『這……』


        「寫小說的人不能小氣,否則寫出來的故事格局便會不夠大。」
        蛇女叼著煙,看著我:「怎麼?是不是杯子捨不得借我用?」
        『捨得,當然捨得。杯子送妳都沒關係。』
        我的個性是如果別人說我小氣的話,我就會大方得近乎沒有天理。


        蛇女在我房間內走來走去,最後眼睛盯在電腦螢幕上,問:
        「你的小說篇名叫?」
        我移動滑鼠,指向檔案第一頁,讓她看篇名。
        「亦恕與珂雪?」她仰頭吐了個煙圈,「你果然不是專業編劇。」
        『嗯?』
        「如果取珂雪這種名字,那她的身體要健康一點,起碼沒有肺結核。」
        『為什麼?』
        「因為可能會出現這樣的對白:珂雪,妳怎麼咳出血了?珂雪!別再
          咳血了!」她哈哈大笑,「說這些對白的演員,一定想殺了編劇。」
        被她吐槽,我有些尷尬,頭皮開始發麻。


        「奶茶一杯15元,伯爵奶茶卻要35元;皇家奶茶更狠,要50元。」
        蛇女仰頭吐了個煙圈,「同樣都是奶茶,天曉得味道到底有沒有差別。
        但取不同的名字,價位便大不相同。」
        『妳想說什麼?』
        「真笨。」蛇女瞪了我一眼,「所以說,取名是很重要的。」


        『咦?』我坐下來準備關掉電腦時,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急忙站起身,
        『為什麼妳會來我家?』
        「喂,你的反應也太慢了吧。」蛇女又往杯子裡彈了些煙灰,
        「我都已經進來這麼久,也跟你說了一會話,你竟然現在才問。」
        『喔。』我抓了抓頭,覺得自己有些迷糊。
        「你猜猜看,為什麼我會在這裡?」蛇女說:「但要運用想像力。」
        我只想了幾秒,便說:『應該是大東叫妳過來討論事情吧。』
        「這是正確答案,但卻不是運用想像力所得到的答案。」
        『想像力?』
        「嗯。」蛇女又點上一根煙,「沒有想像力,怎麼當編劇?」


        『什麼是想像力的答案?』
        「就是一般人較難猜到的答案,但卻又合乎情理。這樣在故事進行的
          過程中,讀者不僅常有意想不到的驚喜,又會覺得恍然大悟。」
        『是這樣喔。』
        「嗯。」蛇女仰頭吐了個煙圈,又開口問:「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這個嘛……』我想了一下,『自從上次見了我之後,妳就無法自拔地
          愛上我,因此妳假借要跟大東討論事情的名義,專程來見我一面。』
        「這個答案不錯。」她拿下叼在嘴裡的煙,手指夾著煙,煙頭指向我,
        「你真是孺子可教。」


        客廳傳來大門的開啟聲,蛇女皺了皺眉頭說:「白目的人來了。」
        『誰?』
        「你也看過的,一個人頭豬腦的傢伙。」
        『喔。』我知道她說的應該是鷹男,『妳還沒看見,怎麼知道是他?』
        「有些人跟大便一樣,你不需要看見,就可以聞到臭味。」
        「喂!」鷹男的聲音從客廳傳來,「我聽到了!」
        「嘿嘿。」蛇女笑了幾聲,仰起頭狠狠吐個煙圈,伸了伸舌頭,說:
        「我們出去吧。」
        蛇女拿起我的杯子,走出我的房間。

 

                                              【亦恕與珂雪】〈6.2〉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