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6.1〉
時間: Mon May  3 22:48:43 2004

 

 

        【滿足】

 

        “砰”的一聲,我撞到桌角。桌腳摩擦地面也發出急促的嘎嘎聲。
        那張桌子並沒有其他客人,桌上也沒杯盤之類的東西。
        所以桌子只是受了驚嚇,但我的腰卻好痛。
        我右手扶著腰,左手拉開店門,衝向馬路對面。
        可是當我跑到馬路對面四下張望時,竟然沒看見她的車!


        我沒花太多時間猶豫,右手按著隱隱作痛的腰,
        在附近一面小跑步,一面搜尋。
        來來回回好幾趟,還是不見她那輛紅色車子的蹤影。
        只好偷偷跟在那個警察背後,也許他能幫我找出紅色車子。
        因為在我的印象中,台灣的警察總能輕易發現任何違規停放的車子。
        可是如果警察發現了紅色車子,我該做什麼或說什麼?


        正在思考之際,那個警察剛好回過頭。
        他的視線一接觸到我,似乎嚇了一跳,身子突然一彎,
        右手迅速移到腰際準備拔槍。
        我也嚇了一跳。
        我們對峙了幾秒,他才直起身子說:「下次別隨便把手放在腰部。」
        然後他轉過頭,繼續向前走。


        我原先很納悶,想跟他說:阿Sir,我腰痛,不行嗎?
        後來仔細一想,才知道他應該以為我放在腰部的右手,像是要拔槍。
        我暗叫好險,嚇出一身冷汗。
        沒多久,警察上車走了,我還是沒看到紅色車子。
        我右手仍然按著腰,慢慢走回咖啡館內。
        左手推開店門時,老闆看了我一眼。


        『妳車子不見了。』我剛坐下,立刻跟她說。
        「我今天沒開車來呀。」
        『啊?』我很驚訝。
        「我剛剛本來要說:我扭了腳,所以今天沒開車來。誰知道我話還沒
          說完,你就急忙跑出去了。」
        『什麼?』我直起身,牽動到腰部,忍不住呻吟一聲,『唉唷。』
        「撞到桌子是不是很痛?」
        『還好。』我回頭指著被我撞了一下的桌子,『那張桌子妳也撞過。』
        「嗯,我記得。」


        我不禁回想起她第一次撞到我桌子的情景。
        可是,為什麼那時她絲毫沒有痛苦的樣子?
        『咦?我記得當時妳好像沒有受傷?』
        「是呀。」
        『為什麼會這樣?』
        「因為跑步也是一種藝術呀。」
        『妳在說什麼?』


        「你看過非洲羚羊跑步的樣子嗎?」
        『在電視上看過。』
        「牠們都是邊跑邊跳,不是嗎?」
        『是啊。』
        「我覺得羚羊的跑法很美,就學著這樣跑囉。」她笑得非常開心,
        「所以你撞到腰,我撞到屁股。」
        『不會吧?』
        「你一定想不到藝術不僅是一種美,又可防止運動傷害吧。」
        『…………』


        我揉了揉腰部,愈揉愈疼,左手想端起杯子喝口咖啡。
        但老闆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伸手就把我面前的咖啡收走。
        『喂。』我抬頭說:『我還沒喝完。』
        「咖啡涼了。」他說。
        『誰規定咖啡涼了不能喝?我現在偏偏想喝涼掉的咖啡。』
        「我幫你換杯熱的。」
        『換?』我很好奇,『不用錢嗎?』
        「不用。」他看了看我,「你還是堅持要喝涼掉的咖啡?」
        『開什麼玩笑?咖啡當然是熱的好。』我說:『去煮吧,我等你。』


        「還疼嗎?」老闆走後,我接觸到她的眼光,吃了一驚。
        我知道她的眼神很柔很軟,但就某種抽象意義而言,
        她眼神的方向總是向下。
        那是一種細心的眼神,一種仔細觀察或接收訊息的眼神。
        這種眼神雖然專注,也可以看清任何東西,卻不必帶著感情。
        可是現在她的眼神在抽象意義上,方向卻是向上。
        這種眼神雖然也很專注,卻往往看不清東西,因為常會被感情牽動。
        舉例來說,如果用抽象意義上向下的眼神看著雨天,
        可以看到簷下的水珠、地上的漣漪;但向上的眼神卻總是模糊一片。


        我的個性是如果女孩子在我面前表達關心,就會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喂,還疼嗎?」她見我沒反應,又問了一次。
        『嗯。』我皺了皺眉。
        「你為什麼要跑呢?」
        『因為……』我想了半天,最後還是決定放棄,『不知道。』
        「很乾脆的回答哦。」
        『是啊。』
        「謝謝你。」
        『為什麼要謝我?』
        「因為……」她也想了半天,最後還是說:「不知道。」
        『很乾脆的回答喔。』
        「是呀。」


        我先朝她微微一笑,然後回過頭,往吧台方向望去。
        也許老闆可以適時出現,來化解我和她都不知道該說什麼的窘境。
        但他在吧台內東摸西摸,似乎還沒開始準備煮咖啡的意思。
        我將頭轉回時,她將一張畫推到我面前。
        「這是你剛剛跑出去時,我畫的。」
        我低頭看了看,看到畫紙上有一個人背對著我,跑過馬路。
        他的右手按著腰,左手手指彎成勾,貼在眉上,似乎正在眺望。
        而跑步的方向與眺望的方向並不相同,視線還要再往右偏移一些。
        不必多想也知道畫裡的這個人是我。


        『背部的線條好像很硬。』我指著畫說。
        「因為你很專心,也很執著。」
        『為什麼背部的旁邊還有三條彎曲的線?』
        「這表示你很痛呀。」
        說完後,她笑了起來。
        我突然覺得好像做了一件蠢事,臉上微微發燙。


        「你不問我這張畫的名字嗎?」
        『大概是衝動的傻瓜或是容易受傷的男人之類的吧。』
        我將視線離開畫,不想再讓話題停留在這張畫上面。
        「不。」她說:「這張畫叫滿足。」
        『滿足?』我心頭一震,視線又回到畫上。
        「嗯。對我而言,這就是滿足。」
        我抬頭看了看她,她的視線卻停留在畫上。


        「原先我不知道為什麼你急著跑出去,但當你跟在警察後頭時,我就
          知道你在做什麼了。知道了以後,就很感動。」
        『那為什麼會叫滿足呢?』
        「要達到滿足之前,得先經過感動呀。」她抬起頭,笑著說:
        「而且長時間的滿足感很難擁有,滿足感通常只是片刻的事。」
        『片刻?』
        「嗯。我覺得感動了以後,一不小心,就有了滿足感。」她說:
        「因為只是一瞬間的事,所以我立刻拿起筆,畫了這張畫。」


        『嗯……』雖然我覺得畫名叫滿足有些牽強,但卻說不出個道理來。
        「你是不是認為這張畫叫滿足不太恰當?」
        『嗯。』我點點頭。
        「其實我只是把這一刻畫下來,提醒自己曾經感到滿足。」她笑了笑,
        「而且我不希望你再為我這樣做,或是再受一次傷。既然我覺得這樣
          就夠了,為什麼不能叫滿足呢?」
        我看了看她,又接觸到那種在抽象意義上,方向向上的眼神。

 

                                              【亦恕與珂雪】〈6.1〉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