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5.2〉
時間: Fri Apr 30 19:59:48 2004

 

        回去的路上,我繼續想著我喜不喜歡寫小說這個問題。
        打開門,還沒坐下,大東就問:「她還好吧?」
        『還好。』我坐了下來,『你怎麼惹她不高興?』
        「剛剛我和她看電視時,看到一個美白化妝品的廣告,她說她想買。
          我說幹嘛買?多看幾部恐怖片,臉就會變白了。」


        『哇!這句話有五顆星喔!』我哈哈大笑。
        「我是開玩笑的。沒想到她就開始不高興。」
        『你不太適合開玩笑。狗啊猴子啊開起玩笑會很好玩,但烏龜開玩笑
          的話,場面就會很冷。』
        「胡說。」大東瞪了我一眼,「她只要一不高興,接下來我們不管談到
          什麼東西,她總是會將話題導向要我好好找個穩定的工作之類的。」
        『嗯。小西可能練過如來神掌第十八式--萬佛朝宗。』我笑了笑,
        『然後呢?』


        「然後我們愈講愈僵,她就生氣了。」
        『小西希望你能穩定一點。』我想起小西剛才的話。
        「這我知道。」大東似乎很無奈,「她是國小老師,每天十點多睡覺,
          早上不到六點就起床。而我卻習慣夜生活,生活作息差太多了。」
        「當初要離開廣告公司時,她就很反對,這些年來總是要我找個固定
          的工作。可是……」大東又嘆口氣,「我真的很喜歡寫東西。」
        『為什麼喜歡?』
        「喜歡哪有為什麼!」大東有點激動。
        『嗯。』
        就像不能理解小西一樣,我不能理解大東的感覺,但還是可以想像。


        回到電腦前,腦子還在消化大東和小西剛說的話。
        「可不可以,也讓我,活在小說裡?」
        突然想到小西這番話,我又陷入沉思。
        小西跟大東從學生時代就在一起,感情算久。
        她是個很傳統的女孩,感覺上似乎是很會相夫教子的那種類型。
        據大東說,小西以前很欣賞他的寫作才華,
        那為什麼小西現在反而因為大東的寫作而不安呢?


        「喂,要不要出去喝點東西?」
        大東敲了敲我房門,隔著房門對我說。
        我看了看錶,已經12點多,明天還得上班。
        『可是現在很晚了。』我說。
        「可是我想請你喝耶。」大東又說。
        『那有什麼好可是的。』我立刻站起身,打開房門。
        我的個性是如果別人想請客,就會覺得時間根本不是問題。


        我們到了一家Pub,通常在這個時候也只有這種地方還醒著。
        所有的Pub都長得差不多,總是光線陰暗、音樂吵雜、
        煙灰缸裡橫七豎八躺滿了一堆香煙屍體。
        不過這家Pub可能音響設備不算太好,所以音樂並沒有放得很大聲。
        而且音樂聽起來很慵懶,好像演奏者是穿著睡衣在錄音。
        我們坐定沒多久,只講了兩三句閒話,大東便朝門口方向招了招手。
        我轉身一看,有一男一女走近我們桌旁,然後也坐了下來。
        男的坐我對面,女的坐我旁邊。大東向我介紹這兩人是他的編劇朋友。


        「今天的進度如何?」大東問他們。
        「我早上上廁所時,就知道今天運氣很好,一定會寫得很順。」
        男的開口回答,表情有些陰森,似笑而非笑。
        女的沒答話,只是從皮包摸出一包煙,打開後拿出一根。
        「為什麼?」大東問。
        「因為我拉了“四條”。」男的說完後,嘿嘿笑著。
        「你乾脆說你拉了“同花順”好了。」
        女的很不以為然,叼著煙,點著火,冷冷地說。


        我聽了這些對話後,不禁開始打量起這兩個人。
        男的身材算是矮胖,而且脖子很短,下巴跟肩膀幾乎呈一直線。
        他的頭髮很厚很多,但大部分的頭髮不是往上長,而是往左右兩側。
        好像在兩耳旁包了一大團東西一樣。
        眼睛又圓又大,鼻子是鷹勾鼻,嘴唇很薄,唇上有十幾根散亂的鬍鬚。
        說話時臉會習慣性左右搖動,偶爾牙齒還咬住下唇,發出吱吱的聲音。
        看起來有點像是貓頭鷹。


        女的戴著一副黑框眼鏡,鏡片非常小,但與她的眼睛相比卻又足夠大。
        臉蛋瘦長,兩頰稀稀落落的幾個紅點見證了青春痘曾經駐留的痕跡。
        頭髮也很長,但似乎不怎麼梳理,任其自然流瀉在雙肩。
        坐下時似乎總覺得椅子不舒適,常會不安分地扭動著腰、調整坐姿。
        比較怪異的是,她總是仰頭向上吐煙圈,吐完後還會伸出一下舌頭。
        感覺好像是眼鏡蛇。


        「Jane,妳寫得如何?」大東問眼鏡蛇女。
        「不要叫我Jane。」眼鏡蛇女又吐了個煙圈,「我改名了。」
        「為什麼要改?」貓頭鷹男問。
        「Jane唸起來像“賤”,所以我改成一個很有氣勢的Katherine。」
        「Katherine跟氣勢有關?」貓頭鷹男很好奇,臉又開始左右搖動。
        「Katherine把中間去掉,像“King”的音,很符合我的王者風範。」
        「是嗎?」鷹男的臉還是左右搖動著。
        「這種姓名學的道理不是你這顆腦袋所能理解的。」蛇女瞄了他一眼。
        『姓名學只對中文名字有效吧,英文也有姓名學嗎?』
        我終於忍不住發問。


        鷹男和蛇女同時轉頭看著我,兩個人的眼神都很銳利。
        我感覺我好像是這兩者共同的獵物--老鼠。
        「中國的命理學博大精深,西方人當然也可以適用。」蛇女回答我。
        「是這樣嗎?」鷹男咬著下唇,又發出吱吱聲。
        「例如面相學上說,鼻頭豐滿圓潤是財富的象徵。希臘人的鼻子就是
          因為又尖又挺,鼻頭沒什麼肉,所以希臘才會是歐洲貧窮的國家。」
        蛇女說完後,瞄了我一眼。


        蛇女將左手平放在肚臍的位置,左手掌背托著直立的右手肘,
        兩手剛好構成一個90度角。而拿著煙的右手,手指彎成弧線。
        雖然這種姿勢幾乎是所有抽煙女性的標準動作,但我此時看來,
        卻很像中國武術中的蛇拳。
        而鷹男的右手五指成爪,正敏捷地抓取桌上的薯條,像鷹爪功。
        「聽妳在唬爛。」鷹男嚼了幾根薯條後,搖著頭說。
        蛇女眉毛一揚,鷹男雙眼圓睜,鷹蛇對峙正要一觸即發。

 

                                              【亦恕與珂雪】〈5.2〉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