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4.4〉
時間: Thu Apr 29 21:04:57 2004

 

        我駐足半分鐘,決定壓抑想看她畫些什麼的念頭,繼續向前。
        走沒幾步,迎面撞上一個人。
        『對不起。』我說。
        抬頭一看,竟然是咖啡館的老闆!
        「為什麼不進來?」老闆說。
        『今天有事要忙。』我有點不好意思,放下右手高舉的公事包。
        但我突然想到,我幹嘛要覺得不好意思?我又沒欠他錢。


        「進來吧。」
        『不好意思,真的有事。』
        「如果是因為上次的事,那麼我道歉。」
        『上次什麼事?』
        「我說你是處男的事。」
        『喂。』
        「其實我說錯了。」
        『沒關係。知道錯就好。』
        「事實上,沒有男人是處男。有的初夜給了左手,有的給了右手。」
        『喂。』
        「進來吧。」
        『No。』
        「幹嘛說英文?」
        『我以為你聽不懂中文。』


        我和咖啡館老闆站在店門口,像兩大武林高手決鬥前的對峙。
        高手通常是不輕易出招的,我們彼此都在等待對方先出招。
        「我明白了。」過了一會,他終於出招。
        『明白什麼?』我採取守勢,謹慎接招。
        「你身上一定沒錢。」他凌空突擊。
        『我有錢!』我因逞強,招式已亂。
        「不然你一定很小氣。」他改攻下盤。
        『我大方得很!』我收招不及,腳下踉蹌。
        「那為什麼不敢進來?」他化拳為掌,氣聚丹田,直攻我胸前死穴。
        『誰說我不敢?』我感到胸口一陣鬱悶,脫口而出:『我進去!』
        「承讓了。」他抱拳行禮。
        『……』


        他走回店裡後,我還楞在當地,調勻一下內息。
        隔著落地窗,學藝術的女孩正笑吟吟地對我招手。
        我推開店門,直接走到她對面的位子,坐了下來。
        「你前兩天怎麼沒來?」她問。
        『因為沒上班,所以懶得出門。』
        「哦。」她又問:「你在這附近上班?」
        『是啊。用走的不用十分鐘。』我看了看她面前的畫本,問:
        『妳剛剛在畫什麼?』
        她急忙闔起畫本,「這兩天畫的東西不好,見不得人的。」
        我看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於是笑了笑,沒再追問。


        老闆在我面前倒杯水,我順便點了杯咖啡。
        『妳為什麼每天都來這裡?』
        「這裡的視野很好。」
        『視野?』我看了看窗外,『捷運站前,哪有視野?』
        「很多人來來去去,我可以體驗一下生活呀。」
        『生活?』我很疑惑,『在家裡也可以體驗啊。』
        「那不一樣。」她笑了笑,「如果藝術家整天待在家裡,很容易只活在
          自己架構的藝術世界裡,這樣可能會有偏執狂哦。」
        『是嗎?』我又看了看窗外,『可是在這裡只能看到人喔。』
        「人可是老天所創作的最複雜的藝術品呢。」她笑了笑,吐了吐舌頭,
        「雖然缺陷很多。」


        「對了,你是怎樣生活呢?」
        『嗯……』我想了一下,『我的生活很簡單,工作和放假而已。』
        「你放假時做什麼?」
        『我在寫小說。』
        話一出口,我便有些驚訝。
        因為除了大東外,我是第一次跟人說我在寫小說。
        「哦。那很好呀。」
        她點點頭,端起咖啡杯,又喝了一口咖啡。


        『妳好像不覺得驚訝。』
        「為什麼要驚訝?」她的嘴唇離開咖啡杯,好奇地看著我。
        『我是學科學的人啊,寫小說不是很奇怪嗎?』
        「如果念法律的都可以當總統……」她放下咖啡杯,微微一笑,
        「為什麼學科學的不可以寫小說?」
        『說得好。』我豎起大拇指。
        看來一直困擾著我的亦恕寫小說的理由,似乎有了簡單的答案。


        她又凝視著窗外,過了一會,像突然想到什麼似的轉過頭,說:
        「對不起。」她又吐了吐舌頭,「我習慣了。」
        『沒關係。反正窗外的帥哥很多。』
        「呵呵,我才不是看帥哥呢。」她伸出食指,指向馬路斜對面,
        「你看,我車子總是停在那裡。」
        順著她手指的方向,我看到那輛曾看過的紅色車子。


        『那裡不能停車啊。』
        「我知道不能停呀。」她笑得很神秘,「所以我得經常看著窗外,注意
          是否有警察出現呀。」
        『原來妳上次急忙跑出去,是因為看到警察。』我恍然大悟。
        「嗯。」她笑了笑,「我一面觀察人群,一面注意警察,這樣當我沉醉
          在美麗的藝術世界時,也不會忘了現實生活中還有罰單的殘酷。」


        老闆端著咖啡走過來,把咖啡放在我面前,並瞄了我一眼。
        我低頭一看,咖啡上面浮著的奶白色泡沫,構成一根手指的圖案。
        我很好奇,再仔細左看右看,確實很像手指。
        老闆握住拳頭,把拳頭的中指指節接觸咖啡杯,看起來像比了根中指。
        「很像吧。」老闆說完後,就走了。
        可惡,這傢伙竟然把奶油弄成中指的樣子。


        「老闆煮的咖啡很好喝吧?」她問。
        『嗯。只可惜人卻怪怪的。』
        「是嗎?」她笑了笑,不置可否,「不過他從不收我的錢。」
        『這麼好?』我很驚訝。
        「我都是用在這裡畫的圖,跟老闆換咖啡。」
        『這樣喔。』我從公事包裡拿出那張萬箭穿心圖,笑著問她:
        『不知道我這張圖能換幾杯咖啡?』


        老闆突然出現在旁邊,打開桌上的糖罐,舀起糖加入我的咖啡杯。
        「只能換幾顆糖。」老闆說。
        我正想頂嘴時,老闆轉頭對她說:「妳的咖啡已經抵完了。」
        「哦。」她應了一聲,「真遺憾,我原本想再喝一杯。」
        「那妳只好現在開始畫。」
        『她付錢不行嗎?』我插進一句話。
        「不行。」老闆說,「她不能用錢喝咖啡,只能用畫。」
        『哪有這個道理。』
        「如果你幫她付錢就可以。不過你並不是慷慨的人。」
        『誰說我不是?』我又逞強了,『我幫她付!』


        「謝謝。」她看著我,微微一笑。
        這眼神很熟悉,好像她每次想畫東西時,都是這種眼神。
        難道她又從我身上看出什麼了?該不會知道我是個逞強的人吧。
        我突然驚覺,身上只剩一百多塊,根本不夠付兩個人的咖啡錢啊。
        『妳等會。』我站起身,『我出去一下。』


        準備拉開店門時,老闆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你只有四分鐘。」
        『什麼?』我轉過身。
        「我磨豆到煮好咖啡,要四分鐘。如果你不能在這杯咖啡煮好前回來,
          那我會自己喝掉這杯咖啡。」
        『你在開玩笑吧?』
        「開始。」老闆轉身磨咖啡豆。


        我衝出店門。
        停在亮著紅燈的斑馬線上,還有12秒才會亮綠燈。
        綠燈終於亮了。
        我快步向前,衝到馬路對面,閃過一個垃圾桶後,再往右跑了七八步。
        然後經過她的紅色車子,進入騎樓,跑過五家店面,來到提款機前。
        喘口氣,掏出皮夾,抽出金融卡,放進提款機,輸入密碼,領兩千塊。
        等提款機點鈔票,拿了鈔票,收好金融卡,放回皮夾。
        所有的奔跑動作,反方向再做一次。


        『多久?』一推開店門,我氣喘吁吁地問。
        「三分四十六秒。」老闆說。
        我鬆口氣,走回位子,坐下。
        「你也違規停車嗎?」她笑著說,並從桌上抽出一張面紙給我。
        『我……』我說不出話來,接過她遞來的面紙,開始擦汗。
        「我要開始畫了哦。」說完便拿起筆,攤開畫本。
        我停止擦汗的動作。


        空氣又突然散發寧靜的味道,我甚至不敢用力喘氣。
        原本注視著她的目光,也慢慢收回,偏向窗外,怕會驚擾她。
        眼角餘光瞥見老闆把咖啡輕放在桌上時,趕緊轉過頭,
        將食指輕觸雙唇比了個“噓”的手勢。
        老闆竟然也跟我比同樣的手勢。
        他轉身回吧台時,腳步輕而穩,看來他的輕功也不錯。


        「畫好了。」她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表情先是驚訝然後得意,
        「關羽初出茅廬時,酒尚溫時斬華雄。我畫完時,咖啡也還是熱的。」
        『這是《三國演義》的描述,但其實是孫權之父--孫堅殺了華雄。』
        「是哦。」她睜大眼睛,眨眨眼,「這樣會不會有損於我的厲害?」
        『不會。』我笑了笑,『妳還是一樣厲害。』
        「謝謝。」她笑得很開心,反轉畫,輕輕推到我面前。
        我看到一艘船,船邊有隻吐著舌頭的海豚,似乎正在奮力游著。


        『海豚為什麼要吐舌頭?』
        「因為很累呀。」
        『累?』
        「海豚喜歡繞著船隻游泳嬉戲。但若碰到一艘很大的船或是開得很快
          的船,那麼堅持要繞船游泳的海豚,不就會游得很累很喘?」
        『所以這張畫的主題是?』
        「逞強。」
        我果然又被她看出來了。


        「這張圖可抵9杯。」老闆又突然出現在我們旁邊。
        「那就8杯吧。」她說。
        「嗯?」老闆揚了揚眉毛,似乎驚訝她竟然不討價還價。
        「因為只能是偶數。」她笑了笑,指著我,「這樣我才能跟這位逞強的
          海豚,一人一半呀。」
        老闆看了我們一眼,說:「好。」


        「學科學的人……」她邊說邊整理東西,「我該走了。」
        『嗯。』
        「以後別太逞強,這樣會很累哦。」她收好東西,站起身。
        『好。』
        「那麼明天……」她拖長尾音,「見?」
        『這個嘛……』
        「你忘了學科學的人應該有的霸氣了嗎?」
        『好。』我拍拍胸脯,『明天見。』
        「你又逞強了。」她揮揮手,說:「Bye-Bye。」
        她拉開門離去時,門把上的鈴鐺聲聽起來很興奮,並不尖銳。


        她剛離去,我立刻起身走向吧台結帳。
        「你以後還是常來吧。」老闆說。
        『為什麼?』
        「你在的話,她畫的圖會更好。」
        『是嗎?』我想了一下,『你算便宜一點,我就常來。』
        「好。」他倒是想都沒想。
        『真的假的?』我有些懷疑。
        「如果你能讓她開心,我一輩子幫你煮咖啡都甘願。」
        說完後,老闆便轉過身洗杯盤。


        我拉開店門時,門把上的鈴鐺聲聽起來,卻很困惑。

 

                                              【亦恕與珂雪】〈4.4〉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