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4.3〉
時間: Thu Apr 29 21:03:04 2004

 

        回到座位,拿出那份招標文件。只看了幾頁,便開始唉聲嘆氣。
        我幹嘛逞強呢?沒那種肛門就別吃那種瀉藥啊。
        拿起筆,在文件內頁寫上:笨蛋、活該、罪有應得、自作自受……
        罵到詞窮後,便楞楞地盯著文件內的工作項目,開始發呆。
        「咦?」李小姐經過我桌旁,「這個案子很難做哦。」
        『嗯。』我點點頭。
        「不過你應該可以搞定吧。」
        『當然沒問題。』
        看了看李小姐,我不禁悲從中來。
        我的個性是如果連在不漂亮的女孩面前也要逞強的話,就會覺得悲哀。


        「一起吃中飯吧。」李小姐說,「小梁和禮嫣也要去。」
        原本聽到"小梁"時,我皺起眉頭;但聽到曹小姐的名字後,
        我迅速站起身說:『好。』
        難得可以跟曹小姐吃飯,我一定要掌握機會多說話,好好表現自己。
        走出大樓後,小梁提議去吃什麼有機蔬菜,我說:「幹嘛要吃素?」
        「吃素好啊。」小梁說,「而且有機蔬菜無污染,不灑農藥。」
        『如果是愛乾淨的猴子,在叢林中一定會很難過。』我說。
        他們三人幾乎同時停下腳步,看著我。
        「什麼意思?」小梁問。


        『猴子整天在叢林裡盪來盪去,很容易弄髒啊,如果猴子偏偏愛乾淨,
          豈不是過得很痛苦?』我說,『習慣髒並喜歡髒的猴子才會快樂。』
        「這跟有機蔬菜有什麼關係?」李小姐問。
        『現在的蔬菜幾乎都灑農藥啊,而且食物也通常有化學成分。如果你
          從不吃含化學成分的食物,不僅沒抵抗力而且也很難找到東西吃。』
        「原來如此。」小梁對我說,「所以你不是愛乾淨的猴子?」
        『當然囉。』我說,『我已經習慣髒了,正朝喜歡髒的境界邁進。』
        「可是我是愛乾淨的猴子呢。」曹小姐說,「而且我一直吃素。」
        輪到我停下腳步,變成急凍人了。


        「那我們去吃素,來不來隨你,不勉強。」小梁笑著說,眼神很狡黠。
        混蛋,我被耍了。
        我怎麼這麼迷糊呢?連曹小姐吃素這種基本資料都不知道。
        可惡,頭皮尷尬得又麻又硬。
        不過這樣剛好可以硬著頭皮跟去。
        進了那家標榜不含農藥的店,我們找位子坐下來。
        我和李小姐坐一邊,小梁和曹小姐坐對面。


        「禮嫣。」小梁拿起她的碗,「我幫妳盛飯。」
        「謝謝。」曹小姐微微一笑。
        可惡,竟然被搶先了。而且禮嫣是你這傢伙叫的嗎?
        正在悔恨不已時,李小姐把碗遞到我面前。
        『幹嘛?』我轉頭問她。
        「幫我盛飯呀。」李小姐說,「連這個基本的紳士禮貌都不懂。」
        『這麼小的碗夠妳吃嗎?要不要我幫妳換大一點的碗?』我說。
        「你找死呀!」李小姐笑著拍一下我肩膀。


        菜一道道端上來,但我覺得每道菜的味道都差不多,於是吃得有些悶。
        夾起一根長長的東西,卻掉了兩次,索性放下筷子,用手拿著吃。
        「果然是不愛乾淨的猴子喔。」小梁笑著說,「怎麼用手呢?」
        『用手跟愛不愛乾淨有什麼關係?』我說,『這些菜在煮好端上來前,
          已經不知道被廚房內多少隻手碰過了,你還不是照吃。』
        「那不一樣啊。」
        『哪裡不一樣?你真是執迷不悟。印度人早就看破這點,所以才用手
          吃飯。正因為他們頓悟較早,所以釋迦牟尼佛才會出現在印度啊。』
        我說完後,他們三人又楞住了。


        「還是用筷子吧。」過了一會,曹小姐對我說。
        「對啊!」小梁立刻接著說:「印度有釋迦牟尼,我們有孔子啊!難道
          孔子會輸釋迦牟尼嗎?更何況筷子是我們的國粹!」
        什麼跟什麼嘛,胡說八道。不過我還是聽曹小姐的話,乖乖拿起筷子。
        說來實在令人洩氣,我很迷糊、容易尷尬、愛逞強,
        但卻不像小梁可以厚著臉皮。
        我的個性是如果吃飯時覺得悶的話,就會低頭猛扒飯不說話。


        「聽說周總叫你接一個很難做的案子?」小梁問我。
        『難不難做是因人而異。』我看了他一眼,心裡開始戒備,
        『就像狗很難制伏狼,但老虎卻可以輕易做到。』
        「是喔。那得恭喜你了。」
        『恭喜?有什麼值得慶祝的事嗎?』我說,『是不是你要辭職了?』
        李小姐咳嗽一聲,好像噎著了,似笑非笑地看著我。


        「周總上星期說過,」小梁繼續說,「接這種案子會有額外的獎金。」
        『所以呢?』
        「那今天這頓飯……」小梁沒把話說完,只是賊兮兮地笑。
        『怎樣?』
        「沒事。」小梁聳聳肩,「畢竟賺錢不容易。」


        『今天我請客。』我說。
        我的個性是即使明知對方用的是激將法,我還是會逞強。
        「這怎麼好意思呢?」小梁又是皮笑肉不笑。
        『大家同事一場,就當作替你送行。』
        「那你可要失望了。」小梁哈哈大笑,「我還要在公司待很久很久。」
        『你想待,老總還未必想留……』
        話沒說完,李小姐拉拉我衣袖,示意我別再說了。


        結完帳,我身上只剩一百多塊。
        走回公司的路上,愈想愈悶,過馬路時甚至想闖紅燈。
        回到辦公桌,看到那份招標文件,雙腿一軟,癱在椅子上。
        過了一會,心想得振作,要化悲憤為力量。
        於是整個下午都在公司裡四處找資料,寫服務建議書。


        狠狠伸了個懶腰,正準備呼出胸口那股鬱悶氣時,聽到曹小姐說:
        「快五點了,怎麼還不下班?」
        我嚇了一跳,直起身子,抬起頭看著她。
        「我來跟你說我要下班了。」她微微一笑,「還有,謝謝你請吃飯。」
        『不……不必客氣。』我說話還是吞吞吐吐。
        「那,明天見。」她揮揮手,「Bye-Bye。」
        我連揮手的動作都有些僵硬,好像右手已經被打上石膏。
        而且Bye-Bye也因緊張而沒出口。


        過了一會,李小姐也走過來說:「五點了,怎麼還不下班?」
        『妳第一天認識我嗎?妳難道不知道我總是努力不懈、盡責敬業嗎?』
        「我來跟你說我要下班了。還有,謝謝你請吃飯。」
        『怎麼這麼客氣呢?一頓飯而已,不要放在心上。知道嗎?』
        「那明天見。Bye-Bye。」
        『Bye-Bye。』我用力揮揮手,『有空再來玩啊!』


        再做一些收尾的工作,然後把招標文件收入公事包,準備下班。
        離開公司大樓時,已經五點半了。
        走到那家咖啡館前十公尺,停下腳步。
        今天要進去喝咖啡嗎?
        我想還是不要好了。
        右手舉起公事包遮住臉,放慢腳步,低著頭繼續前進。


        雖然不想喝咖啡,但很想知道那個學藝術的女孩是否還在?
        因此我的眼睛一直往右下角偷瞄。
        當我瞄到一個直挺挺的腰部時,不由得停下腳步。
        將公事包緩緩上移,依序看到胸部、肩膀、後頸、左臉……
        沒錯,是那個學藝術的女孩。
        她正低頭作畫。

 

                                              【亦恕與珂雪】〈4.3〉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