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3.3〉
時間: Wed Apr 28 22:48:17 2004

 

        屁股還沒在椅子上坐熱,老總就撥電話來叫我進他的辦公室。
        我一走進去,發現曹小姐也在,老總似乎在交代她事情。
        「你先等一下。」老總跟我說。
        我只好先轉過身等他們談完,眼睛順便在牆上閒逛。
        牆上貼了幾張老總的兒子在幼稚園的獎狀,不外乎是好寶寶之類的。
        這實在是沒什麼好炫耀的,哪個殺人犯在幼稚園時就喜歡拿刀子的?
        我小時候也是把獎狀拿來當壁紙的人,現在還不是一樣落魄江湖。
        「你好啊,周在新先生。」
        胡思亂想之際,我聽到老總叫他自己的名字,我好奇地轉過頭。


        「你真行啊,周在新先生。」老總看著我說。
        『你在跟我說話嗎?』我朝老總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曹小姐還在,我看了看她,發現她也是很疑惑。
        「我當然是跟你說話啊,周在新先生。」
        『周在新是你啊。』我走近他辦公桌,問他:
        『你是不是工作壓力太大,導致暫時性失憶?』
        「你才暫時性失憶咧!臭小子!」
        老總似乎很激動,拿出一份傳真文件,翻到其中一頁,「你自己看!」


        我拿起來看後,知道是昨天下午市政府的會議記錄。
        『這……』我將那份傳真放下,下意識抓抓頭,又尷尬了。
        「如果你鄰居的老伯伯活到很老,朋友跟親人都死光了,你想想看,
          他還會想再繼續活下去嗎?」老總照著唸完後,問我:
        「請問大哥,這是什麼意思?」


        『嗯……那個……』我偷瞄了一下曹小姐,只覺得頭皮又麻又癢,
        『也許水鳥看到同類所剩無幾,於是起了不如歸去的念頭。』
        「不你的頭!」老總的樣子好像一隻激動的鳥,翅膀拍個不停。
        「你在市政府耍什麼寶?要耍寶不會簽你自己的名字嗎?」
        『不好意思。』我又抓抓頭,『我一時迷糊,忘了。』
        「你……」老總的翅膀還是拍個不停,說不出話來。


        我的個性是如果挨罵時別人在場,就會覺得很尷尬。
        尤其是這個“別人”,是曹小姐。
        『那個……』我見老總一直不說話,只好問:『你叫我來,是……?』
        「本來是想問你昨天會議的事,現在不必問了。」
        『那要不要我描述一下當時混亂的情景?』
        「你馬上給我消失!」
        老總霍地站起身,好像終於一飛沖天的鳥。


        走出老總的辦公室,我甩動身體以甩掉因尷尬而產生的麻癢,
        像淋濕的狗甩掉一身的水那樣。
        差不多甩乾後,曹小姐也走出來,看到我的動作,嚇了一跳。
        我尷尬得笑了笑,好像剛弄乾身體的狗,又走進雨中。
        「真不好意思。」她說。
        我很震驚,半晌反應不過來。
        這有點像你欣賞了一輩子的月亮,有天月亮竟然開口跟你說話那樣。


        「我今天一早收到那份傳真,剛剛拿給周總看,結果卻害你挨罵。」
        『喔。』我恍然大悟,『沒關係,這本來就是我的迷糊造成的。』
        「你很迷糊嗎?」
        『嗯。』我有些不好意思,『怎麼小心都沒用,於是常發生狀況。』
        「你唸錯我的名字也是迷糊?」
        『對對對。』我用力點頭,『那是迷糊,不是故意亂開玩笑。』
        「哦。我原以為你是個輕薄的人。」
        『不不不。』我開始激動,『我不是。』
        「那就好。」她微微一笑,「以後多小心,別再迷糊了。」
        『是是是。』
        我的個性是如果要強調講話時的語氣,就會把一個字重複唸三遍。


        「你的頭髮是自然捲嗎?」
        在我們一起走回各自的辦公桌時,她又問。
        『這個……』我用手試著壓下像飛簷般翹起的頭髮,『我的睡相不好,
          起床後也沒梳頭,剛剛又抓了幾次頭髮,於是就……』
        難怪我覺得整個人好像要飛起來,原來我的頭髮已像鳥類展開雙翼。
        「原來如此。」她坐了下來,用手指了指,「你的辦公桌在那邊。」
        『喔。』
        我實在是尷尬到不行,剛好頭髮像鳥,於是飛也似的回到我的辦公桌。


        雖然今天挨了老總的罵,不過由於曹小姐主動跟我說話,
        算起來心情還是有賺頭,而且賺得不少。
        「以後多小心,別再迷糊了。」
        曹小姐這句話說得真好聽,我在腦海裡不斷倒帶,多聽幾遍。
        我也盤算著下班時搞不好可以跟她一起搭電梯下樓。
        最好電梯突然故障,把我們困住,她應該會因為害怕而哭泣。
        「想哭就到我懷裡哭」,這是瘐澄慶的歌,也將是我對她說的話。
        可是一到下班時刻,我突然想起頭髮不知道服服貼貼了沒有?
        趕緊到洗手間理一理儀容,出來後她已經下樓了。
        我只好改唱張學友的「回頭太難」。


        走出公司大樓,一面走一面想著亦恕和珂雪的故事。
        他們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呢?
        如果珂雪總是望著窗外,亦恕又如何與她有所交集?
        搭訕嗎?不可能。
        亦恕是學科學的人,他知道氫分子是藉由燃燒而跟氧分子化合成水,
        而不是氫分子主動跑去跟氧分子說:「讓我們結合吧。」
        所以,該如何讓氫分子燃燒呢?


        正在傷腦筋之際,彷彿聽到右邊傳來細碎的「叩叩」聲。
        轉頭一看,那個學藝術的女孩正在咖啡館內用手指輕輕敲著落地窗。
        她朝我笑了笑,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她點點頭。
        我右手推開店門,左腳剛跨進,突然想起今天並沒有打算要喝咖啡。
        於是動作停格。

 

                                              【亦恕與珂雪】〈3.3〉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