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3.2〉
時間: Wed Apr 28 22:46:36 2004

 

        大東、小西和我三個人,似乎同時感到尷尬。
        我的頭皮又瞬間發麻,大東的眼睛裝作很忙的樣子,東看西看。
        小西先是一楞,過幾秒後便快步經過我身旁,奪門而出。
        大東在小西走後,慢慢地踱向沙發,然後坐下,打開電視。
        我彎身脫去鞋子,也走到沙發旁坐下。


        『什麼是森林失火又地震時爬出來的烏龜?』
        過了一陣子,空氣中的硝煙散盡,我轉頭問大東。
        「我也不太清楚。」他搖搖頭,「大概是說即使狀況再怎麼緊急,
          我做事仍然不乾不脆、拖拖拉拉。」
        『這比喻不錯,起碼有四顆星。不過……』我笑一笑,接著說:
        『我從沒聽過小西這樣說話。』
        「她生氣時,講話的句子會一氣呵成,沒有半個標點符號。」
        『是這樣喔。』我想了一下,『我倒是沒看過她生氣。』
        「你當然沒看過。」他苦笑著,「有人在的話,她就不會當場生氣。」


        大東這話說得沒錯。
        認識小西也有一段時間,印象中的她總是輕輕柔柔的。
        她說話的速度算慢,而且咬字很清楚,一字一句,不慍不火。
        以剛剛那句「你就像森林失火又地震時爬出來的烏龜一樣討厭」來說,
        她在正常情況下,應該會說:
        「你就像,森林失火,又地震時,爬出來的,烏龜,一樣討厭。」
        而且結尾的語氣會用句號,不是驚嘆號。


        小西的名字其實不叫小西,綽號也不是小西,小西只有我這樣叫。
        因為她是大東的女朋友,我自然叫她小西。
        如果大東以後換了女朋友,我還是會叫他的新女友為小西。
        大東聽久了,也懶得糾正我,甚至有時也會跟著我叫小西。


        我本來想問大東挨罵的原因,但後來想想還是算了。
        因為大東的臉看來像是只差一步就可以爬進海裡的烏龜的臉。
        我的個性是如果看到別人一臉沮喪,就會想辦法轉移話題。


        『你的劇本進行得如何?』
        「待會要去開會。」大東拿起遙控器,轉了另一個頻道,接著說:
        「我們要討論如何加強主角間的衝突性。」
        『幹嘛要衝突?』我下意識摸摸頭髮,『和諧不好嗎?』
        「你不懂啦。」大東放下遙控器,轉頭跟我說:
        「電視劇中的主角人物,在外表、個性、背景、生長環境等,最好有
          一樣以上是衝突的;或者他們的關係,與道德禮教或價值觀衝突。
          這樣故事情節在進行時才會有張力。」
        大東一提起劇本,精神都來了,像突然襲來的海浪將烏龜帶進海裡。


        「武俠劇當然不用提,劇中人物的善與惡太明顯,因此會直接衝突。
          在愛情劇中,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大東偏過頭想了想,接著說:
        「以《羅密歐與茱麗葉》來說,如果當羅密歐愛上茱麗葉時,他們的
          家族不是世仇而是世交的話,故事還有可看性嗎?」
        『但我老覺得衝突不好,不可以完全沒衝突嗎?』
        「可以啊。不過完全沒衝突的劇情,只能擺在晚上12點播出。」
        『為什麼?』
        「這樣觀眾剛好可以看到睡著。」大東好像脫去龜殼,一臉輕鬆:
        「那是最好的安眠藥。作這檔戲編劇的人,可以試著改行當醫生。」


        我正想再多說些什麼的時候,大東又說:
        「就像我們既是房東與房客的關係,又是好朋友。如果把我們寫進
          小說裡,就是一個衝突點。」
        『嗯。』我應了一聲,『我大概知道意思了。』
        「說到這裡……」大東突然拍一下手掌,「你這個月的房租該繳了。」
        『喂,我行動電話費也還沒繳,你忍心催我繳房租嗎?』
        「套句你常用的說法,租房子要繳房租是真理,我們之間則是友情;
          當真理與友情發生衝突時,我總是站在真理這一邊。」
        『你又不是學科學的人。』我悶哼一聲。
        大東嘿嘿笑了兩聲,打開門,回頭說:「我去開會了。」


        大東走後,我算一下這個月該繳幾天的房租。
        如果包括昨晚睡在客廳的酬勞,這個月我只要繳18天的房租。
        但想到還有電話費沒繳和失去的幾千塊薪水,
        我就覺得自己像森林失火又地震時卻無力爬出來的烏龜一樣可憐。


        我回到房間,打開電腦,把《亦恕與珂雪》叫出來。
        在下筆前,想到剛剛大東說的「衝突」這東西,好像有點道理。
        仔細想想以前看過的電視劇或電影,比方日劇來說,
        《長假》是女大男小;《跟我說愛我》的男主角是啞巴、女主角正常;
        《東京仙履奇緣》的男主角很帥又沒天理的有錢、女主角卻超級平凡;
        《東京愛情故事》是一男二女,A愛B、B愛C,C不管愛誰都衝突;
        《101次求婚》是男醜女美,而且女的還背負未婚夫死亡的陰影,
        同樣的陰影,也出現在男老實女凶悍的韓國電影《我的野蠻女友》中。


        即使主角之間並不衝突,甚至可說相當和諧。
        但正因這種和諧,卻會形成另一種衝突。
        如《失樂園》和《戀人啊》,男女主角在各方面都很契合,
        可是卻分別擁有自己的家庭,於是很容易與社會道德觀衝突。
        因此《戀人啊》發展出精神外遇的問題;
        《失樂園》則呈現出肉體的耽溺與掙扎。
        早期引進台灣的韓劇中,也是充斥這類衝突。


        看來明顯的衝突,好像真是這些故事的精神。
        可是一想到要加強主角間的衝突性,原本趴在頭皮上的頭髮,
        又試著站起來。
        今天已經碰過幾次衝突的場合,我可不喜歡這種尷尬的感覺。
        我的個性是如果有自己不喜歡的事,就不希望故事中的人物也碰到。


        所以在我的設定下,亦恕和珂雪都是迷糊的人。
        當珂雪忘了帶畫筆要拉開咖啡館的門,準備回家拿時,
        剛好碰見要推開咖啡館的門進來找公事包的亦恕。
        這是他們第二次碰面的情景。
        由於門把同時被推與拉,於是亦恕腳步踉蹌、珂雪險些撞到門。
        他們的個性特質並不衝突。


        如果真要強調他們之間的衝突,那就從他們的學習背景著手吧。
        畢竟一個學科學,另一個學藝術,一定會有很多想法上的衝突。
        例如當珂雪告訴亦恕說:「我這輩子最想做的事,就是飛翔。」
        亦恕不會說:「那就乘著我的愛吧!這是我給妳的,最堅強的翅膀。」
        亦恕會說:「那我會發明一種生物晶片,當它植入腦中時,便可讓人體
        模擬鳥類的飛翔動作。」
        嗯,這應該是他們之間最大的衝突點,也是我所能接受的衝突極限。
        不過這是故事以後的發展,目前為止,他們還是有共通點而且和諧。


        完成今天的進度後,洗個澡,想好好睡個覺。
        但由於腦子裡一直徘徊著哪裡衝突、如何衝突的問題,
        導致我也與床和枕頭衝突,怎麼換姿勢都睡不著。
        在一個180度翻身後,我在心裡默唸:
        『我會好好照顧亦恕與珂雪,不會讓他們常常起衝突。』
        我的個性是如果晚上睡不著,就會覺得應該是做了虧心事。


        忘了多久後睡著,但總之是睡著了。
        醒來後已經有點晚,迷迷糊糊中簡單漱洗一下就出門上班。
        走進公司大門,曹小姐一看到我,便低頭拿起電話。
        我一直覺得奇怪,好像每天早上她看到我時,都剛好在講電話。
        我恍然大悟,她應該是假借講電話來避開每天早晨的第一次碰面。
        又感到一陣尷尬,我完全清醒過來。

 

                                              【亦恕與珂雪】〈3.2〉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