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Net
標題: 【亦恕與珂雪】〈1.2〉
時間: Tue Apr 27 00:00:47 2004

 

        我鬆開提著公事包的左手,也看了看她。
        「你學的東西是科學吧?」她把白紙放在桌上,問我。
        『我學的是工程,應該可以算是科學吧。』
        「嗯。我果然沒猜錯。」
        『為什麼這麼猜?』
        「你看,」她指著白紙上很多同心圓所構成的靶,說:
        「這些圓形的感覺不是畫,而是一種單純的幾何圖形。」
        她移動手指,指著幾枝箭,「還有這些菱形的箭頭也是。」


        我順著她的手指,看了看那些圖形,沒什麼特別的感覺。
        「你應該很習慣常畫些三角形、方形、圓形之類的東西。」
        她看了看我,然後點點頭,透露出一股自信。
        「但是這些圖形並沒有表達出你的“感覺”,它們只是幫助你了解或
          思考東西時的工具而已。這好像是學科學的人常會有的習慣。」
        『喔。』
        我再仔細看著白紙,覺得她說得好像有點道理。


        「不過這些線條我不太懂。」她指著箭後面的線,又說:
        「這些線條很有力道,是整張圖最有趣的地方。但是,代表什麼呢?」
        『妳猜猜看啊。』我不好意思告訴她,那是“咻咻”的聲音。
        「我猜不出來。只是好像可以聽到羽箭破空的聲音。」
        『真的嗎?』我突然有點激動。
        老師,你騙我!我應該有天分成為畫家的。


        「怎麼了?」她似乎很好奇。
        『沒事。妳能聽到聲音真好。』
        雖然我還是不太相信她真能聽到咻咻的聲音,
        但我已經開始覺得這個女孩很可愛。
        我的個性是只要女孩子相信我,就會覺得她可愛。


        「可以借我一張白紙嗎?」她笑了笑,「我想畫畫。」
        我立刻從公事包拿出一張紙給她。
        她起身到她的桌子上拿鉛筆,再回到我的斜對面坐著。
        然後她低下頭,很專心地畫圖,不再說話。
        我發覺當她開始專注時,她周遭的空氣便散發一種寧靜的味道。
        彷彿所有的聲音都睡著了。


        咖啡館內變得很安靜,只聽見鉛筆磨擦白紙時,
        發出細細碎碎的窸窸窣窣聲。
        偶爾夾雜著她用手指或手掌暈開鉛筆線條的聲音。
        於是我靜靜地看著她作畫,不想發出聲音以免干擾她。


        「好了。」
        她放下筆,抬起頭說。
        『可以讓我看嗎?』我問。
        「當然可以。」她將白紙轉了180度,輕輕推到我面前,「請指教。」
        『不敢當。我不懂畫,只是想看看。』
        「畫是一種美,不是用來懂的,而是用來欣賞的。」
        我覺得這句話有點哲學味道,隱隱含著一層道理。
        我的個性是只要覺得女孩子可愛,就會相信她的話有道理。


        這張鉛筆畫的構圖很簡單。
        左邊有一個正在行走的男子,沿路上有幾棵樹,三片落葉在空中飛舞。
        男子的頭髮略顯凌亂,左腳下踩了片落葉。
        天空畫了幾條弧線,還有用手暈開鉛筆線條的痕跡。
        凝視一會後,我感到一絲涼意,那是剛剛走進這家咖啡館前,
        在路上被秋風拂過臉龐的感覺。
        我不禁閉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氣。


        「怎麼了?」她問。
        『沒什麼。』我張開眼睛,『感覺有股涼意。』
        「涼?」
        『是啊。好像涼風吹過。』
        「真的嗎?」她好像也有點激動。
        『怎麼了?』這次輪到我好奇了。


        「以前教我畫畫的老師曾說過……」她的聲音帶點興奮,
        「厲害的畫家,畫風時,會讓人感覺一股被風吹過的涼意;
          畫雨時,會讓人覺得好像淋了雨,全身溼答答的;
          而畫閃電時,會讓人瞬間全身發麻,好像被電到一樣。」


        啊?怎麼跟我老師說的不一樣?
        我老師說的厲害畫家和她老師說的厲害畫家,哪一種比較厲害呢?
        或者說,我的老師和她的老師,到底誰說得對?


        「我可以聽到“呼呼”的聲音。」
        老闆突然出現在我們旁邊,說了一句。
        我和她同時轉過頭去,發現他也在看圖。
        正想問他為什麼可以聽到風聲時,她卻先開口問:
        「喜歡嗎?」
        「嗯。」老闆點點頭,「5杯。」
        「7杯如何?」她說。
        「那就6杯吧。」老闆說。
        「OK。」她也點點頭。
        然後老闆便拿起那張圖,走回吧台。


        『這……』我一時語塞。
        因為我不知道該問他或她?也不知道要先問什麼問題?
        她又將目光放在那張萬箭穿心圖,我頓時覺得很糗。
        『這張是隨便畫的,見不得人。』我趕緊把圖收進公事包裡。
        「不會呀。圖畫有時跟親人或愛人一樣,即使再怎麼不起眼,總是會
          讓某些人有特別的感覺。」
        『嗯?』


        「比方說,像你長這樣……」
        『請問,』我打斷她的話,『“長這樣”是什麼意思?』
        「這是比喻而已。」她笑了笑,「也就是說,在別人眼中,你很平凡;
          但你的親人或愛人看到你,就會比一般人多了很多特別的感覺。」
        『喔。』我將萬箭穿心圖拿出,『所以妳是這張圖的親人?』
        「可能吧。」她又笑了笑,「對我的畫而言,你也是親人呀。」


        她笑聲未歇,瞥見桌上那片落葉,將它拿起後說:
        「我剛剛正傷腦筋該如何畫葉子的一生呢。」
        『是嗎?』
        「有的葉子是乾枯後掉落;但有的會被風吹落,讓風幫它畫出生命中
          最後的軌跡。」
        『喔。』我開始聽不懂了。
        「我很好奇,如果葉子最後的歸宿是鞋底的話,它會有怎樣的感慨。」
        『大概會覺得是命運的安排吧。』
        「不。」她笑得很開心,「是命運的捉弄。」
        我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那片落葉,還有上面的痕跡。


        「你常來這裡嗎?」她又問我。
        『兩、三天來一次吧,已經來了八、九次。我每次來都會看到妳。』
        「是嗎?」她拿起筆,輕輕咬著,似乎正在努力回想。
        「真抱歉。」她搖搖頭,「我不記得看過你。」
        『沒關係。在高速公路上奔馳的人,通常不會看到路旁的螞蟻。』


        她笑了一下,拿下咬在口中的筆,說:
        「不是這樣的。我只是不太會認人的臉。」
        她右手拿著筆,朝向我的胸口,在空中揮灑幾筆。
        『妳在做什麼?』
        「試著記住你。」她笑了笑。
        我下意識低頭看了看,並沒有發現胸前有任何異樣。


        「對了,你以後還會常來這裡嗎?」
        『應該會吧。』
        「怎麼回答得不乾脆呢?絲毫沒有學科學的人應該有的霸氣。」
        『好。我會常來。』我問她:『那妳呢?會不會常來這裡?』
        「應該會吧。」
        『妳也回答得不乾脆喔。』
        「我不需要霸氣呀。」她笑了笑,「我是學藝術的,請指教。」


        她回到她的座位,收拾起她的簿子和畫筆,神情顯得極為輕鬆。
        經過我身旁時,她說:「我先走了。」
        『嗯。』
        她要拉開店門走出去時,轉過頭朝我揮揮手說:
        「Bye-Bye,學科學的人。」
        我也朝她點點頭表示回應。


        門把上鈴鐺的噹噹聲快要停止時,我腦中突然靈光一閃。
        她是學藝術的,我是學科學的。
        藝術?科學?
        我終於想到合適的名字了。


        拿起筆,在我的萬箭穿心圖上再畫一枝箭,直接命中靶心。

 

                                              【亦恕與珂雪】〈1.2〉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