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hiyawu.bbs@bbs.cs.nccu.edu.tw (藤井樹),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我們不結婚,好嗎?(42)
發信站: 政大貓空行館 (Tue May 16 16:29:22 2000)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news.cs.nthu!bbsnews.kimo.com.tw!smallcatBBS


越接近耶誕節,溫度就越來越低。


12月22號,1999年,離耶誕夜只剩兩天,離上一次跟他見面的日子已經有11天了,

這11天裡,我沒有他任何的消息,也沒有打過任何一通電話給他,對於現在的我

跟他來說,沉默是最好的結束方式,而時間是最好的幫助。


我想挽回嗎?

答案是想,而且很想。

但是,我卻不知道該怎麼做,11月6號當天晚上的那場雨,早就把他對我所有的信

任都沖洗掉了吧!

我說過,在愛情裡,任何芝麻大小的事在情人的眼裡都是可以傷人傷到徹底的。

所以,我不怪他,也怪不得他,因為如果是我站在他家門口,苦苦等待了10個鐘頭

,滿心歡喜的以為下一分鐘就可以看見日思夜想的他,卻等到一個誰也不想看見的

畫面,那麼我也不敢保證自己能像他一樣冷靜,能像他一樣的選擇什麼都不必再多

說的解決方式,就只是讓自己在傷痛中找一個療傷的路口,一個人荷著傷,孤單的

走下去。


淑卿問我,當我看完他用盡心思寫的日記時,我心裡是什麼感覺?

我的回答是,如果加上我傷害他的部份來說,我心裡只有愧疚與憐惜,沒有別的。

如果單是以看過日記的感覺來說,他的心思,細膩的不輸給任何一個女孩子。


淑卿說,這就是我笨的地方。


她說,既然我會覺得愧疚與憐惜,為什麼還會吝惜伸出自己的手,用真心的溫度讓

他了解自己的懺悔,讓他不至於一個人面對妳什麼都不說的狀況下,而不得不選擇

讓一切靜靜的走,什麼爭執都不需要有。

她說,阿聰一定想到了這一點,阿聰一點都不希望跟我起任何爭執,因為他了解我

,他知道我不會給他任何解釋,所以他只能壓抑住自己的痛苦,而不願意再在我跟

他之間造成任何不愉快,因為兩個人在一起,連不愉快的情景,也都會是往後的回

憶。


我跟他之間的回憶已經少得可憐了,難道他還會希望增加那些不該增加的嗎?


她又說,既然我會覺得他是個心思細膩到女孩子都可能自嘆不如的情況下,為什麼

不懂得去把握他?

她說,別把他當做自己的男朋友,當作是一個坐公車認識的男孩子也好,當作是路

邊不小心撞到的男孩子也行,用一個重新開始的心態去面對我跟他或許可能繼續延

伸的未來,那麼,那些不愉快又怎麼樣?那些曾經造成傷害的往事又怎樣?捫心自問

,只要自己沒有對不起自己,何必擔心別人會覺得妳對不起他?更何況他是那麼深愛

著我的林翰聰。


淑卿問我,到底有沒有告訴他那句真心的話?

答案,當然是沒有,因為我很害怕,我害怕著如果我即使說出那句話,結果還是一樣

,那麼,這會不會又是對他的另一種傷害?

他會不會認為我就是那麼隨便的女孩子,只用"我愛你"三個字就可以擄獲一堆男孩

子的心?


淑卿又說了一句我不得不佩服她的話。

她說:


「當一切都用心努力過了,卻只差那臨門一腳,那麼,哪一種才是真正的傷害?」


所以我答應她,也答應我自己,給自己一個機會,讓阿聰知道我也用心過,雖然曾

經帶給他傷痛。


一個晚上聊下來,我的心思不再那麼閉塞著,我決定,要好好的拾回我的真愛。


『好!淑卿,我決定了,我要告訴阿聰,我會努力的去把他追回來。』

﹝真的?那妳想到什麼方法了沒?﹞


我不知道那算不算是我想到的方法,但我想,那或許會有點幫助,如果阿聰能早一

點發現,我跟他之間,或許會再出現一道曙光。


至於是什麼方法,我對淑卿賣了個關子,她看我這麼有自信的樣子,很高興的笑一

笑,然後從她的桌上拿來一封信給我。


﹝可能妳想到的方法很棒吧!但我覺得妳還是先把他解決了再說吧!﹞


她交給我一封信,上面沒有寫任何收寄信人的地址,也沒有貼郵票,更別說有蓋上

郵戳,只寫了"馨慧收"三個字。


那封信很厚,拿在手裡還能感覺到一些重量,而且摸起來怪怪的,裡面好像放了一

個東西,一個.....鏈狀的東西。


『這是...?』

﹝十幾天前就收到的東西了,只是我不想拿給妳,在妳還在煩妳跟阿聰之間的 問題的時候。﹞

 


這一封信,是珍珠男寫給我的。

 

 


-待續-

 

 


* 兩個人在一起,連不愉快的情景,也都會是往後的回憶。*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1.72.95.18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