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hiyawu.bbs@bbs.cs.nccu.edu.tw (差點愛上...),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我們不結婚,好嗎?(28)
發信站: 政大貓空行館 (Sat Apr 22 15:34:56 2000)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news.cs.nthu!bbsnews.kimo.com.tw!smallcatBBS

統聯客運在高速公路上飛馳著,星期五下午3:44分,台北離我還有一段不短的距離。


天氣很奇怪,原本陽光普照的天氣,過了新竹之後,車窗開始被雨水畫出一條條水

線,灰鬱的雲讓天空看起來沒了奕弈神采,愁緒卻多了幾般。


這是我第二次一點睡意都沒有的搭著長途車,車上撥放著不知名的電影,我只是有意

無意的偶爾瞄一下,整顆心,被名叫思念的藤蔓給包附著。


我才離開他約莫一個多小時,壓在心腔裡重重的思念,卻必須數次以深呼吸來平復,

我前面坐了對情侶,併肩倚頭的親蜜狀,讓我四周圍的空氣多了幾許落寞。


『不准!不管你怎麼說,我都不准你碰方向盤。』


在他家的車庫裡,我拉著他拿著車鑰匙的手,努力得說服他。


『你一夜沒睡,精神狀態一定很不好,不准你開車。』

「不會的,我自己的狀況我自己清楚。」

『不准就是不准。你不要再說了。』

「就這麼一次,下次不會了。」

『不行。』

「可是,我有睡覺啊!」

『哪有?你一大早就去上課了,你哪有睡覺啊?』

「有啊!我上課的時候睡的。」


說完,他又拿出車鑰匙,往他的白色雅哥走去。


『不行。你不能開車,你媽媽不是要用車嗎?』

「沒有。我已經跟她說過了,車子我要用到星期日。」

『哎唷!我又不是沒有自己回台北過,你不要跟我爭這個啦!』

「不行。我答應過妳要陪妳回台北的。」

『下次還是有機會啊!不然我星期日坐車來台中,你載我回高雄?』

「不要。」

『不然下禮拜你到高雄來載我,我們一起回台北?』

「不要。」

『不然下禮拜你到高雄來找我,我跟同學借機車,你不是要教我騎車嗎?』

「這次回台北就教妳,不必等到下禮拜。」

『哎唷!你到底要怎麼樣嘛?』

「我要陪妳回台北啊!」

『為什麼一定要陪我回去?』

「因為我答應過妳啊!」


任憑我怎樣想盡辦法,我就是沒辦法叫他停止開車載我回台北的念頭。


『阿聰...』

「幹嘛?」

『我肚子餓了,去買東西給我吃。』

「好。等一下載妳去吃。」

說著,他把鑰匙插進電捲門開關,打開電捲門。

『阿聰,我突然不想回台北了,你帶我去逛街。』

「好。我等一下帶妳去吃東西,順便逛街。」

『阿聰,你看,隔壁有個穿短裙的女孩子耶!』

「無聊。都十一月了,她不冷嗎?」


我真的是有辦法想到沒辦法,不管我怎樣說破嘴,他就是要把車開出來,載我回台

北去。


其實,我是很希望他能陪我一起回台北,畢竟一個人坐著長途車,是很寂寞的,

但是前一晚他完全沒有闔過眼,精神一定很不好,即使他很安全的把我載回台北,

難保他也能夠很安全的自己回到台中。


就在我說什麼都沒用的時候,我突然心血來潮,想起了最後一招。


看著他走向自己的白色雅哥,按下防盜器,我問了他一句話,讓他頓時停下了所有

的動作,回頭看著我,


『阿聰,你愛我嗎?』

 


車子突然來了個緊急煞車,我完全無預警的往前撞了出去,頭撞到前面的椅子,痛得

我一下子說不出話來。


「幹嘛啊?!到底會不會開車啊?!」


開著車的司機在前頭破口大罵,車上的乘客也議論紛紛,我一時也搞不清楚狀況,只

是揉著我的頭,站起身來把我因為煞車而飛到前面去的包包給撿回來。


包包的扣子因為緊急煞車鬆了開來,裡面的東西都掉了出來,別人忙著搞清楚司機

為什麼緊急煞車,我則是忙著撿回我包包裡的東西。


撿著撿著,我發現,一張熟悉的紙條。


「喂!小姐,趕快回座位坐好,妳站在那裡很危險。」


司機看著後照鏡裡的我說,口氣並不怎麼好,我想是因為剛剛那一陣令人心驚的緊急

煞車吧!他的開車心情大受影響。


『抱歉!抱歉!』


我趕緊拿回東西坐回原位,雙手因為緊張而握緊著,當我慢慢回復平靜時,我才發

現,我的手裡,握著那張熟悉的紙條。

 

 

『阿聰,你愛我嗎?』


他回頭,手扶著車門,靦腆的看著我。


「為什麼....問這個?」

『你愛我嗎?』


不管他的靦腆,我又問了一次。


「這還需要懷疑嗎?」

『你.愛.我.嗎?』


或許是我太認真了吧!他似乎被我嚇了一跳,然後他關上車門,認真的面對我。


「是的!我愛妳。」


就因為這個問題,他放棄了載我回台北的念頭,因為他懂了,如果他真的愛我,

他就必須好好的愛惜自己,才有能力與資格來好好的愛我。


我喜歡這樣聰明的他。


跨上機車,他載我到台中車站前的統聯客運,幫我買過票之後,他摟著我的腰,

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是靜靜的,陪著我等待那班往台北的車。


我喜歡那樣的寧靜,雖然周遭盡是吵雜的人群與交通繁忙的聲音,但我跟他之間

的氣氛,像是被罩上一層隔音玻璃一樣,只有我跟他才懂得其中的天籟。


「到家後,打電話給我。」


在上車前,他拉著我的手,臉上滿是不捨與擔心的神色。


『你不要再擔心我了,如果你真那麼想陪我回台北,就好好的練習怎樣坐車才不會

吐的亂七八糟。』

「死孩子...」


他捏了一下我的鼻子,然後,我的唇瓣上,有著溫熱的感覺。


車子慢慢駛離統聯客運站,我坐在窗邊,看著他追著車子跑,一直到車子加速到他再

怎麼努力也追不上的速度時,他的身影消失在我的視線裡,我又再一次為他掉下,

捨不得的眼淚。

 

車子一樣奔馳在高速公路上,旁邊的路牌告訴我,距離台北還有60幾公里。


台北離我越來越近,他卻離我越來越遠。


「是的。我愛妳。」


耳邊竟清晰得迴繞著這句話,久久的,久久的,像是戴著耳機,重覆的聽著一片跳

針的CD一樣,我心裡,幸福的感覺卻只有一半。


因為那張紙條.....

 


「小慧:

門沒鎖,妳可以自己開門進去,但在妳打開著扇門之前,我希望妳先問

問妳自己,如果妳不愛我,那麼請妳別打開這扇門,但如果妳愛我,請妳務

必要打開它,裡面有我要給妳的東西。


聰 AM 8:14」

 

愛....?


到底什麼樣的感覺才是愛?到底該怎麼樣才能確定自己是愛他的?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這問題就像是要我這個外文系的學生去解答應數系的高等

微積分一樣,是絕對得不到標準答案的。


喜歡跟愛有什麼不同?我真的分辨不出來,為什麼同是愛情專有的動詞,卻有著絕

然不同的定義?那,這些定義的標準在哪裡?又是誰有權利定出這些定義呢?


『阿聰,我知道你愛我,但是....什麼是愛?什麼是愛呢?』


我真的不知道,所以,我想得到標準答案。


誰有標準答案?如果有,請告訴我好嗎?

 

因為我.....並沒有打開那扇門。

 


-待續-

--

* 愛,是把那扇屬於你的門打開。*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0.61.106.217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