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hiyawu.bbs@bbs.cs.nccu.edu.tw (差點愛上...),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我們不結婚,好嗎?(14)
發信站: 政大貓空行館 (Wed Jan 19 20:22:25 2000)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news.cs.nthu!bbsnews.kimo.com.tw!smallcatBBS


﹝馨慧!妳的電話!﹞淑卿一手扳在房門口,叫著正在走廊上泡咖啡的我,

『誰啊?』我問著,熱水差點澆到手上,

﹝妳討厭的人。﹞她回了這句話,就閃身進房間了。


我端著熱咖啡回到房間,腦子裡還在想著誰打電話來,


『喂!我趙馨慧,哪裡找?』我接起電話,

〈馨慧啊?我是阿明啦!等會兒妳有空嗎?〉

電話那頭傳來一陣討厭的聲音,比誰都討厭的聲音,

『沒!我沒空!一大堆東西要翻譯!』我不耐煩的回著,

〈喔!那我明天再找妳?〉他說

『明天也沒空!一大堆東西要寫!』啪啦的我就掛上電話,連等他說聲再見都懶。


十月,1999年,我的大學生活已經開始了一個月,從台北到高雄,

發覺除了比較熱之外,就是高雄的男人比較煩。


阿明,我的學長,在我剛進學校那天,他就開始不斷的邀我出去看電影,吃飯,

喝珍珠奶茶,問他男孩子不是都喜歡請女孩子喝咖啡嗎?為什麼他要請喝珍珠奶茶?

他說每個人都喝咖啡就沒啥稀奇了。


我想,我又遇到一個怪人。


跟淑卿上了同一所大學,對我來說是一項榮幸,因為在中山女中的時候,

我們的成績明顯的差了一截,現在居然還可以跟她同校,甚至還同班,

連宿舍都住同一間。


﹝怎樣?珍珠男又跟妳說什麼啦?﹞淑卿一邊打著逼逼,一邊問我,

『煩死了!』我回她,慢慢的把咖啡端到桌子上,

﹝誰叫妳自己要給他那次機會?現在沒辦法脫身了吧!﹞

『我怎麼知道?我那時是想說看能不能從他身上ㄠ到免費的筆記啊!』

﹝是啊!沒想到ㄠ到一堆珍珠喔....哈哈哈!﹞她笑著,比起在高中時更狂放。


我想人真的會變!尤其是環境變了之後,人的行為就真的會有明顯的變化,

淑卿在高中的時候,雖然比其他的女生都還開朗,但上了大學後,

她的個性明顯的開放了許多,從開學到現在才一個月,她已經誘拐了好幾位學長了。

我呢?我想,我也變了吧!變得更兇了點!但這一切都是那個阿明害的!

否則我還是一個氣質淑女。


記得跟林翰聰最後一次見面的時候是在台北車站,我手上拎著行李,

排隊等著買票,一張到高雄的火車票。

「喂!到了記得打電話回家給妳媽媽。」他說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囉嗦?』

「聽說高雄比較熱,但妳還是得注意身體啊!」

『熱好啊!熱就不會感冒啊!』

「才怪!熱才容易流汗,流汗就容易感冒啊!」他反駁著,

『你吃錯藥啊?』

「換吃別的早餐吧!那裡可沒有人幫妳煎蛋泡牛奶麥片啊!」

『.....』


把錢交給售票員,拿著票,慢慢的走向地下的月台,他走在我前面,

幫我拎著兩大袋行李。

這樣的背影我看了好多好多次,卻沒有一次像現在一樣,有點痛痛的,

鼻子也酸酸的,怎麼跟我要離開家裡時一樣,媽媽也在家門口掉下眼淚來。

我果然沒有我想像的那麼堅強,我以為我可以很瀟灑自在的離開家裡一個人到外地念書

,但這一離開就是360公里遠,遠嗎?我不知道,因為我沒有去過這麼遠的地方。

我本來堅持要自己到車站坐車的,但他卻比我更堅持要載我來,

就因為他說他有些話想跟我說。


『你要說什麼?說吧!還有5分鐘車就來了。』在月台上,我對著他說

「記得打電話給妳媽媽,這是她交代的!」

『我知道!』

「早餐沒有蛋,還可以吃蛋餅,這是妳媽媽交代的!」

『我知道!』

「書要念,身體也要顧喔!這也是妳媽媽交代的!」

『那你要交代的是什麼?』我問,


一輛火車進站,上面標著"台中→台北",這不是我的車,月台上的廣播響起,

旅客紛紛下車,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絲絲倦容。


「我沒有要交代的....」

『那你還說你有話要跟我說!』這一刻的我,多希望他對我說些話,

即使是再見也好,

「那是騙妳的!我只是想載妳來而已,台北的公車太爛,計程車危險...」

『喔!那我已經安全的在這裡等車了,你可以回去了。』我語帶針刺的,

心裡有點.....

「對了!我有一件事要跟妳說抱歉...」

『什麼事?』

「還是沒能教會妳騎機車,我很抱歉....」

『還有呢?』

「沒有了...」


他把行李提起,台北到高雄的車已經開始上車,我從他手上接過行李,

轉身就往車門走去。


「馨慧!」

他叫住我,在我踏上車之前,這是他第一次叫我,用"喂"以外的稱呼。

「下次一定讓妳考到駕照!」他對我說,然後退後兩步。


我點點頭,上了車,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來,往窗外看,他一個人站在月台上,

剎那間我居然掉下眼淚來!心裡好像有千萬隻手在揪扯著,我想不到我竟然會捨不得,

捨不得他.....


我放下行李,衝忙的跑向車門,這時車已經緩緩開動,我打開已經關緊的車門,

對著他喊:


『我的事都做完了!你要告訴我,幸福是什麼喔!』

他看著我,笑著點點頭。


火車的速度越來越快,直到我看不到他的時候,眼角滑落了一滴淚,

順著臉頰,滴在快得看不清楚的鐵軌上。


-待續-


--

* 為什麼我要寫故事?因為我喜歡寫故事!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0.61.106.204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