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hiyawu (差點愛上...) 看板: StoryNet
標題: 我們不結婚,好嗎?(10)
時間: Wed Jan 12 22:54:59 2000


九月天,最猖狂的我想應該是颱風吧!

我覺得人很無聊,颱風就颱風嘛!幹嘛還要跟它取名字?而且要取也不取好聽點,

而且為什麼一定要用英文名字啊?用中文不行嗎?


但學生還是挺喜歡颱風的,因為它會給你帶來一些假期,如果它夠兇的話。

但這些意外的福利對高三學生來說是沒什麼意義的。有時候學校表面上說不必上課,

實際上還是會要求學生到學校去自習,說是自習,其實是考試,說是考試,

其實是找麻煩。


沒辦法,因為你是學生,所以你就得聽老師的,如果你想畢業,想念大學的話。

這時候我突然發現念高職似乎比較好,雖然他是夜間部的,但是他的共同科(國英數)

感覺上明顯的比高中簡單,但當然啦,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科科有本難搞的書,

他的專業科目,我可是一個字也不懂。


記得有一天,大概是9月底吧!有個@%#*$颱風在台灣肆虐著,而倒楣的是,

它不夠兇,所以我們還是得上課。

我大概是坐雅哥坐習慣了吧!反正只要他一有空,我想出門,他就會自動當司機,

我也不會拒絕他,有轎車坐,誰會想去擠公車?何況又是這樣的颱風天。?

於是,我坐他的車到學校去,他自己再去補習班。


好死不死!當我在學校門口下車時,恰巧被我班上同學看到,那天,

當然免不了一陣"勞問",她叫淑卿,是我的好朋友。


﹝喂!馨慧!今天載妳來的是誰啊?﹞她拿出一包酸梅遞到我面前來,

『沒啊!我自己來的啊!』我急忙撇開視線,收拾著桌上的講義,

﹝少騙了啦!我都看到了!是個帥哥喔!﹞她的眉毛飛啊飛的,

『哎呀!就我說過的那個住在我家的男孩子嘛!』

﹝就是他啊?蠻帥的耶!叫什麼名字啊?﹞她湊到我耳邊問,

『妳想幹嘛啊?』我皺著眉頭看著她,

﹝哎呀!窈窕君子,淑女好裘嘛!﹞她說得好順,我聽得好奇怪,

天啊!這句話原來也可以這麼倒裝啊?

『妳自己去問他啊!』我把講義放到書包裡,窗外的雨還是沒停,

﹝小氣!跟人家說一下也不肯!....啊!該不會...妳....﹞

她指著我,眼神裡漫出狗仔隊的味道,

『喂!喂!喂!別侮辱我的眼光好不好!』我馬上反駁,『那是不可能的!』

﹝妳幹嘛這麼緊張啊?我只是隨便問問而已啊!﹞

『我也只是隨便答一答啊!』我笑著,尷尬的.....

﹝真的不告訴我他的名字?﹞她又問,隨手塞了一顆酸梅入口,

『不是我不告訴妳,而是依據我了解的他,妳還是自己問會比較好!』

她一頭問號的看著我,然後吐出酸梅子。

﹝為什麼啊?﹞

『因為他不喜歡的事很多很多,我不知道他會不會喜歡別人知道他的名字。』

﹝幹嘛啊?他處女座的啊?這麼龜啊?﹞她不可置否的,一副鄙視處女座的樣子,

『喂!喂!喂!處女座也有好的啊!』我立刻替處女座舉起抗議旗,

﹝他真的是處女座的嗎?﹞她追問,

『對啦!而且還跟我同年同月同日咧!』我搖著頭說,

﹝真的?天啊...聽人家說,跟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人在一起,會相剋耶!﹞

她說得好認真,表情好像正在訴說一個恐怖鬼故事一樣,

『是嗎?哪有這種事啊?又沒什麼根據!』

﹝真的啦!而且我還聽人家說,跟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人結婚,不是男剋女,

就是女剋男耶!﹞

她說得挺真的,我聽得挺亂的。哪裡亂?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心裡吧!

因為當我聽到她這番話時,我的心突然揪了一下,像被螞蟻咬了一口。

『那也只是聽說啊!聽聽就算了啦!沒那種事啦!』

我像是安慰自己似的回她,心裡卻有點害怕起來。

﹝嗯!我也覺得這種說法挺無聊的。﹞

『我要去廁所,妳要不要一起去?』我站起身來,深呼吸了一口氣,

﹝No...我剛去過了!﹞


我從書包裡拿出面紙,對淑卿笑了一下,便往教室門口走去。

﹝馨慧,妳好幸福啊!颱風天還有專車接送耶!﹞

在我踏出第一步之前,淑卿對我說了這麼一句話。


我沒應她,只是笑一笑,隨即跌進9月20號我跟他生日那天,

跟他一起走在回家路上的記憶裡.....


『那天你為什麼不去上班,反而在醫院外面發呆咧?』

「妳真的想知道?」

『你不想說也沒關係啊!』

「好!那我就不說!」


我也沒有逼他一定得說出來,雖然我很想知道。但答案在一個紅綠燈底下揭曉.....


「妳自己看吧!」他從口袋裡拿出一張紙,是那天他在車上畫的那張畫,

他把畫交給我之後,隨即自己往前走,留下我一個人在路口的這一端.....


我想是爺爺去世那天,路邊的燈光不太清楚吧!所以我看不清楚那張畫到底是畫誰?

但現在,我很清楚的看到,那張畫上面的女孩子,是我.....


他畫得很像,每一個陰影部份及每一條線都很清晰且整齊,表情很生動,

笑得很燦爛。除了那副太陽眼鏡是我不熟悉的之外,其他的部份都很明顯的告訴我,

那就是我。

當我在路旁呆愣著看著那張畫時,我看到在畫的右下方,寫了一些字.....


「我喜歡看到妳這樣的笑容,雖然現在來說會是一種奢求,但抱歉的是,

我不會安慰女孩子,所以我只好用寫的。我了解這種失去親人的痛苦,

所以我想告訴妳的是:

我只是想在妳難過的時候陪著妳。

By 林翰聰 97/12/17
AM 2:18」


-待續-

 

--------------------------------------------------------------------------------


--
你知道嗎?
你的背影像刀一樣會割人的心......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