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hiyawu.bbs@bbs.cs.nccu.edu.tw (差點愛上...), 看板: StoryNet
標 題: 我們不結婚,好嗎?(5)
發信站: 政大貓空行館 (Fri Jan 7 17:01:17 2000)
轉信站: miou!news.cis.nctu!news.ccna.nanya!news.cs.nthu!bbsnews.kimo.com.tw!sm


嚴格說起來,我是個言出必行的人。

所以我真的沒再跟他說話,從他做早餐給我吃的那一天開始,而那11天,

我弟弟變得跟他很好,每天晚上黏在他身邊,跟他有說有笑,

至於我,則是一個人躲在房間裡看書,除了洗澡之外,我沒有出過房門一步。


當然,他一樣龜毛,一樣難懂,一樣有那些令人受不了的習慣,

每天他下課回家的時間大約都是10點半左右,他一樣會把那雙襪子捏出線來,

一樣會把鞋子擦得晶亮,一樣一言不發的上樓,也一樣在上樓時會瞄我一眼。

雖然我不喜歡他,但我卻感覺到當他的眼睛跟我的目光相接時,

他並不是那麼討人厭的,當然,這愚蠢的想法只會在腦海裡短暫停留2秒鐘。


11天的時間,其實過得不算太快,因為整棟房子就只有3個人,他,我弟,還有我,

而且我每天早上叫弟弟起床之後,就會在餐桌旁等待著我的早餐,

這一段等待的時間,只有我跟他而已,所以當我的"一日之計"必須跟他一起過時,

我就覺那11天的時間實在挺慢的。


跟他沒有說話,就沒有磨擦,也就沒有壞心情,但我突然間有種不太習慣的感覺,

雖然我跟他也才說過幾次話,但可能是因為跟他吼慣了吧!看到他的臉,

都有種忍不住想罵人的衝動....


終於,11天過了,媽媽在明天晚上就會回到台灣,想到可以不再吃他的早餐,

我就興奮的睡不著覺。


記得那天是10月17日,1997年,我坐在書桌前看著行事曆,上面清楚寫著:

【10月18日:媽媽要回家囉!晚上11點10分降落,中正機場,新加坡航空。】

我很興奮的合上行事曆,走出房門正要去刷牙準備睡覺時,

樓上傳來弟弟跟他聊天的聲音....


【這是誰啊?】弟弟說

「我媽。」他回答

【那旁邊這個是你爸嗎?】弟弟又問

「嗯...」

【那這個女孩子又是誰啊?】

「一個女孩子。」

【蠻漂亮的耶!你女朋友啊?】

「不是!」


我好奇的拈步往樓上走去,看見他們兩個正在陽台上聊天,弟弟的手上拿著兩張東西,

一張是照片,一張是A4大小的紙。

我躲在樓梯旁邊,想聽聽他們在說什麼。

先說好,我只是好奇,並不是個天生當間諜的料。


「家偉,我問你一些問題,但你一定要保密,不准說出去喔!」他說

【好啊!沒問題!我一定不會說出去。】

「妳姐是不是很討厭我?」他轉身面向我弟

我?怎麼說到我身上來?

【我姐?我不知道耶!她誰都討厭啊!包括我在內她也很討厭!】說就說,我弟還比手勢,

虧我待他不薄,他居然這樣出賣自己的姐姐!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她是不是很不喜歡我?」他站直了身子

「就像是看到蟑螂一樣的討厭?」

【不會吧!至少她沒拿拖鞋打你啊!】

我看見林翰聰臉上的表情,像是徹底的被打敗了一樣,一副要跳樓的樣子。

「她有沒有跟妳說過我什麼?」他又問

【沒有啊!我跟她一年說沒幾句話,她也不會來跟我說什麼。】

「喔...那沒事了!我問完了!」他轉身面向外面,趴在陽台上,

【你為什麼問我這些啊?你喜歡我姐啊?】我弟弟拉著他的衣服問他,

「沒為什麼!我只是不喜歡別人討厭我而已!」

他又是那種欠扁的口氣。

【她不討厭你吧!我看過她討厭別人的樣子,但她沒用在你身上啊!】

「怎麼說?」他把頭別向我弟

【她高一的時候,有個建中的男生要追他,還追到我家來喔!】

完了.....他開始比手劃腳了....

【那個男生抱了一束花站在我家樓下,那天下大雨,他就在樓下淋雨耶!】

他越說越高興了.....

【那天是我姐的生日,他要把那束花送給她啊!】

「然後呢?」他問

【我姐本來不理他的!結果我媽說別讓人家在樓下淋雨,不然會感冒!】

我這沒天良的弟弟......

【我姐很不情願的拿把傘下樓去,然後她做什麼你知道嗎?】

「她做什麼?」

【她把那束花栽到那男生的頭上,還跟他說了一句話!】

求求你,趙家偉,別說出來!拜託.....

【這束花剛好可以當傘,你就將就著帶回家吧!我不喜歡你!別再跟蹤我回家!】

OH.....God.....

【說完她就關上門,那個男生一臉錯愕的還站在那邊好一下子才走耶!】

我的天啊!真是養老鼠咬布袋耶!我真不敢相信這是我的親弟弟,

同一個媽生的,卻這麼輕易的就把我給出賣了

【所以如果你喜歡我姐,別送花給她】

「喔!謝謝你的忠告!我知道了!」他笑倒在一邊,

【知道我姐的恐怖了吧!】

「嗯!我知道了!」他摸著肚子說,「你該睡覺了!家偉!」

【你還沒跟我說這女孩子是誰耶!】我弟拿起那張A4大小的紙,

「沒啦!亂畫的!」他推著我弟離開陽台

【你不說我就不去睡喔!】我弟強迫著他,


他沒說話,往自己的房間走去,從我弟手上拿回那兩張東西,然後關上門。

我趕緊溜回自己的房間躲起來,可不能讓他們發現我在偷聽他們說話,

這下我弟弟皮可要繃緊了,把老姐我的情報賣給共產黨,罪大惡極,

不好好整整他我就不叫趙馨慧!

坐在房間裡,我居然有種不好意思的感覺,我在想著,我對他很兇嗎?

不然他為什麼要抓著我弟弟問那些問題?

或許我真的很兇吧!但為什麼他不自己想一想,他的口氣也很不好啊!

跟這種沒禮貌的人說話是很痛苦的事耶!

我邊刷牙邊想,除了想要怎麼跟我弟算帳之外,還想著我是不是可以放低姿態一點,

畢竟他住在我家,每天這樣惡顏相向也不是辦法。

於是我回到房間,拿出那本"誓言記錄簿",在上面寫下:

【如果他先跟我說話,而且不再用那麼討厭的口氣,我就原諒他。】


他的口氣可能好一點嗎?

管他的!反正嘴爛掉的又不是我。


-待續-

--

* 為什麼我要寫故事?因為我喜歡寫故事! *

--
※ Origin: 貓空行館 ◆ From: 210.61.106.200


--------------------------------------------------------------------------------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