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站內: StoryLong
標題: 寫在夜玫瑰之後
時間: Tue Oct 22 20:37:00 2002

 


        曾經以為,寫完12萬字的《檞寄生》之後,
        我應該不可能再寫出12萬字的小說。


        正確地說,我以為我不會再寫小說。


        不過,這部《夜玫瑰》卻跟《檞寄生》有著某些相似的巧合。
        首先,它們的篇名都是三個字;
        其次,它們都是植物;
        最後,它們都是12萬字。


        我必須先說明這是種「巧合」,以免你覺得我下次寫的小說,
        大概是《喇叭花》、《鬱金香》、《紫羅蘭》之類的12萬字小說。


        《夜玫瑰》本來不叫做《夜玫瑰》,起碼在三年前左右,
        我第一次有欲望想寫這個故事時,它並不叫《夜玫瑰》。
        而是叫另一個名字。
        另一個不是《夜玫瑰》的名字。(這句好像是廢話)


        至於叫什麼?我到現在還不知道。
        因為三年前,我只在電腦的文件檔裡,留下幾句話,
        然後存成「無.doc」。


        過了三年,再重新看「無.doc」內的文字時,
        我決定把它完成。
        因為如果有些文字,經過了三年,看到時的感覺依然不變的話,
        那大概就值得去完成。
        於是我花了80個夜晚,寫完《夜玫瑰》。
        過程中,沒什麼特別的事發生,除了打破兩個杯子以外。


        寫《夜玫瑰》時,我很專心,但心情會放輕鬆,以免太「用力」。
        就像打棒球一樣,投手投出最快速的球時,並不是最用力。
        所以比起《檞寄生》,《夜玫瑰》的節奏顯得輕快許多。
        至於《夜玫瑰》寫得好不好,我就不怎麼在乎了。


        因為我最在乎的是,我是否仍持續「創作」。


        在我的定義中,創作跟寫作是不太一樣的。
        也許我可以僥倖寫出一篇洋洋灑灑、優美工整的作品,
        但只要作品中沒有我的靈魂、沒有我與其他人明顯不同的地方,
        那它就只是「寫作」,而不是「創作」。


        創作這件事,對我而言,
        就像是一個人去攀爬喜馬拉雅山而不帶氧氣筒。
        過程是孤獨的,而且常會呼吸困難。


        可是我真的很想寫。


        我在網路上創作,並因為網路而被人認識。
        於是很多人會從網路上寫信給我,告訴我,他想寫東西。
        可是他寫不出來、寫不下去、寫不滿意。
        我總會回信問他:「你真的想寫嗎?」


        如果是「想」,而且是「很想」,那麼你就是澎湃的長江。
        你看過長江要流入海時,卻怕被幾根小木柴擋住去路的樣子嗎?


        我總覺得,網路的創作園地像遼闊的草原,
        網路寫手應保有野生動物的野性,靠自己的爪牙和速度狩獵,
        不應該被名氣、利益、得失心所豢養。
        一旦被豢養,雖然可以免於飢餓的威脅,
        卻也失去了追逐獵物的快感。


        最重要的是,你將開始在乎籠子外面的,人們注視的目光。


        所以我並不在乎《夜玫瑰》到底是兔子、羚羊或是斑馬,
        我在乎的是,我是否仍會因寫作的欲望所產生的飢餓感,
        而繼續狩獵。
        我更不必在乎人們任何注視的目光所帶來的壓力。
        因為在我的世界中……


        根本沒籠子。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