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14.5〉
時間: Mon Oct 21 22:52:52 2002

 


        我就這樣呆坐在辦公桌前胡思亂想,也不知道經過了多久。
        「喂。」我好像聽到葉梅桂的聲音。
        完蛋了,我一定錯亂了,我的耳朵竟然可以在公司內聽到她的聲音?
        難道不僅是「心中有夜玫瑰,眼中自然就會有夜玫瑰」,
        而且還有「心中有葉梅桂,耳中自然就會有葉梅桂」?
        「喂!」
        我不禁回頭一看,葉梅桂竟然站在我身後。


        『咦?』我站起身說:『妳怎麼會從我心裡面跑出來?』
        「你在胡說什麼。」葉梅桂的臉上微微一紅。
        我拉拉她的衣袖、拍拍她的肩膀、摸摸她的頭髮,然後說:
        『妳是真的存在啊。』
        「廢話。」
        『喔。』我回過神:『妳怎麼知道我在這?』
        「我問你們公司樓下的管理員,他告訴我,你們的辦公室在七樓。」


        『妳下課了嗎?』
        「嗯。」
        『今天累不累?』
        「不會累呀。」葉梅桂笑了笑。
        『那……』我想了想,再說:『妳來這裡是?』
        「不可以來嗎?」
        『當然可以啊。』
        「那輪到我問你,你今天累不累?」
        『我也不累。』
        「他發呆了一整個下午,當然不會累。」疏洪道在旁邊突然開口。


        我瞪了疏洪道一眼,然後趕緊找了張椅子,讓她坐在我旁邊。
        幸好我的辦公桌還算大,坐兩個人不成問題。
        「對了,你今晚想吃什麼?」葉梅桂問。
        『今晚恐怕不能回家吃飯了。』
        「為什麼?」
        『八點要開會,臨時決定的。』
        「不是臨時決定的,是小柯自告奮勇、自動請纓的。」疏洪道又說。
        『自你的頭!』我轉頭朝著疏洪道:『你還敢說。』


        「那就等你開完會,我們再吃飯。」葉梅桂笑了笑。
        『可是開完會就很晚了。』
        「多晚都沒關係,我等你。」
        『那妳肚子餓了怎麼辦?』
        「晚幾個鐘頭吃飯,對我沒什麼差別。」葉梅桂又問我:
        「倒是你,你不先吃飯再開會嗎?」
        『我如果吃飽飯再開會,很容易打瞌睡的。』我笑了笑。
        「我反而是肚子餓時開會,才會打瞌睡。」疏洪道又答腔。
        『沒人在問你!』我又轉頭跟疏洪道說。


        「那我先走了,晚上見。」葉梅桂站起身。
        『我送妳。』我也站起身。
        「不用了。」她笑了笑:「你把桌子清一清吧,有點亂。」
        「老闆也常罵他桌子很亂喔。」疏洪道又說。
        我還沒來得及開口說話時,葉梅桂問疏洪道:「真的嗎?」
        「是啊。」疏洪道站起身:「老闆說他桌子太亂,做事一定不認真。」
        「桌子亂跟做事認真怎麼可以混為一談。」葉梅桂說。
        「而且老闆還說,他穿的衣服不夠素淨,一定不是優秀的工程師。」
        「太過份了。」葉梅桂似乎很生氣。


        「你們老闆在哪?」她轉頭問我:「我去找他。」
        『妳找他做什麼?』我很緊張。
        「我要跟他說,如果他認為把桌子弄乾淨的人做事就比較認真的話,
          那叫他找我來上班好了。真是笑話,照這麼說,每個月發薪水時,
          只要看看每個人的辦公桌就好,愈乾淨的,薪水愈高。」
        葉梅桂氣呼呼地說:
        「穿著不夠素淨就不是優秀的工程師,這更可笑。一位優秀的工程師
          應該表現在頭腦、眼睛、胸口和肚子,怎麼會表現在穿著呢?」
        『頭腦、眼睛、胸口和肚子,是什麼意思?』我很好奇。
        「頭腦夠冷靜、視野夠開闊、胸襟夠寬廣、肚子內的學問夠豐富。」
        「說得好!」疏洪道起身拍拍手。
        「不客氣。」葉梅桂反而笑了起來。


        『沒關係的,我把桌子收一收就好。妳先回去吧。』我說。
        「哼。」葉梅桂哼了一聲,隨即又說:
        「這是哼你老闆,不是哼你的。你別誤會。」
        『我知道。妳哼我時,不是這樣。』
        「哪裡不一樣?」
        『妳哼我時的眼神,溫柔多了。』
        「胡說。」
        『好吧,別生氣了。』
        「我才沒生氣,我只是不喜歡有人這樣說你。」
        『喔。謝謝妳。』
        「笨蛋,這有什麼好謝的。」
        「沒錯,小柯確實很笨。」疏洪道又插嘴。
        『喂!』我又轉頭朝疏洪道喊了一聲。


        我陪葉梅桂下樓,走到她停放機車的地方。
        「我先走了,晚上等你吃飯。」她跨上車,手裡拿著安全帽。
        『嗯。騎車小心點。』
        她點點頭,戴上安全帽,發動引擎,騎車離去。
        天已經黑了,街燈開始閃亮,我一直望著她騎車遠去的背影。
        朦朧間,我彷彿看到學姐騎腳踏車離去的背影。
        我突然拔腿往前狂奔。
        『玫瑰……』我大聲喊叫:『玫瑰……』


        葉梅桂正在一個十字路口等待綠燈,似乎聽見我的喊叫。
        右轉頭後,看到我正朝她跑去,她趕緊將車騎到路邊。
        她脫下安全帽,問我: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她的聲音有些著急。
        『沒……』我猛喘氣:『沒什麼事。』
        「你有病呀!」她瞪我一眼:「沒事幹嘛急著叫住我。」
        『我以為……』我有點吞吞吐吐:『我以為妳會突然不見。』
        「喂,你認為我會發生車禍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急忙搖了搖手。
        「笨蛋。」她笑了笑:「待會就可以見面了。」


        她又戴上安全帽,再跟我說:
        「先說好哦,你再追過來,我就報警。」
        『喔。』
        「你回公司吧,你八點還要開會呢。」
        『喔。』
        「喔什麼喔。」她又瞪我一眼:「你要說:我知道了。」
        『我知道了。』
        「你老是這樣迷迷糊糊的。」她又笑了笑:
        「看來我生日時許的願望,是不太靈光的。」
        『不會的,我不會再迷糊的。』
        「這話你說過好幾遍囉。」她笑著說:「我走了,晚上等你吃飯。」
        然後她揮揮手,又騎走了。

 

                                                【夜玫瑰】〈14.5〉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