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14.4〉
時間: Mon Oct 21 22:51:56 2002

 


        回公司的路上,我邊走邊想,為什麼迫不及待想看到葉梅桂呢?
        在等著過馬路的空檔,我突然想起,剛剛轉頭回去看著她的動作。
        最後一次看到學姐時,學姐也是這樣回頭啊。
        這應該同樣都表示一種依依不捨啊。
        綠燈剛亮起,我卻不自覺地往後退。
        右腳往後踏、左腳併在右腳旁、右腳再往前輕輕掃過。
        咦?這是葉門步啊。


        以往學姐在唱「花影相依偎」時,我總是專注地聆聽,
        於是腳下的舞步,便會凌亂。
        難怪我老記不起來「花影相依偎」時的舞步。
        我終於想起來了。


        右腳往後踏、左腳併在右腳旁、右腳再往前輕輕掃過,
        這就是「花影相依偎」時的葉門步啊。
        我還記得,由於我雙腳的動作跟學姐是相反的,
        所以學姐是用左腳往前輕輕掃過。
        她掃起左腳的動作非常優雅,好像根本不會揚起地面的沙。


        關於「夜玫瑰」的記憶拼圖,我終於完全拼起。


        是的,我一定是把這張圖,埋藏在心海裡面,很深很深的地方。
        久而久之,水面上的泥沙開始沈澱,完全覆蓋了這張圖。
        忽然海面起了風浪,底層的泥沙被捲動,於是露出了這張圖的一角。
        然後風浪愈來愈大,所有覆蓋在圖上的泥沙都被捲起,
        於是整張圖的樣子,又出現了。


        但是,是誰造成風浪呢?
        一定是葉梅桂。
        當我跟她第一次見面,她說她也可以叫做「夜玫瑰」時,
        海面就開始颳起風浪,因此露出圖的一角。
        然後是葉梅桂的眼神、聲音和動作等等,加大了風浪的強度,
        最後終於捲走了覆蓋在圖上的,所有泥沙。


        於是學姐的眼神、學姐柔柔軟軟的聲音、學姐白淨臉龐上褐色的痣、
        學姐唱夜玫瑰的每一句歌聲、學姐跳夜玫瑰的每一個舞步……
        我全都記起來了。


        馬路上的紅綠燈,不斷地交換紅色和綠色,
        正如現在的我,不斷地交換「過去」和「現在」一樣。
        我一直呆站在路旁,卻覺得像正站在海堤上,
        而回憶恰似迎面而來的海嘯,把我完全吞沒。


        其實我在廣場上的回憶,只到最後一次看見學姐為止。
        夜玫瑰不僅是學姐在「The Last Dance」指定的最後一支舞,
        也是我在廣場上的,最後一支舞。
        從此之後,我就不再到廣場了。
        因為我相信,廣場上沒了學姐,就像圓沒有圓心,
        是沒辦法再圍成一個完整的圓。


        學姐走後兩三年內,即使一個簡單的呼吸,也很容易讓我想起學姐。
        我還記得,我每晚睡覺前,我一定要跟自己說一句:
        『我喜歡夜玫瑰。』
        我很努力記下說這句話時的聲音和語氣,因為學姐說過:
        「將來,如果有一天,我們再見面時,你一定要再說一次。」


        我也試著多說話,多跟自己說話,也多跟別人說話。
        可是我本來就是個安靜的人啊,我的話不多。
        但學姐要我多說話,我就多說。
        後來開始養狗,我也跟狗說話。
        久而久之,我發覺身上塗滿了好多色彩。


        但就像讓熊貓拍彩色照片一樣,熊貓本身依舊是黑白的。
        只有背景換成彩色。
        即使是彩色的照片,我仍然是黑白的熊貓啊。


        「小柯!」
        我的右手被用力搖了幾下,我醒過來,感覺全身濕漉漉的。
        那是因為我剛從回憶的洪流中,被拉起。
        「怎麼站在路上發呆呢?」疏洪道拍拍我肩膀:「回去上班吧。」
        『喔。』我含糊地應了一聲。
        然後跟在疏洪道身後,慢慢走回公司。


        「你們兩個到底在做什麼?現在是上班時間,你們不知道嗎?」
        老闆看到我們,很生氣地說:
        「如果不想幹了,乾脆就寫辭呈給我。還有你,小柯。」
        老闆指著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辦公桌要收拾乾淨!」
        然後怒氣沖沖地,轉身進他的辦公室。
        我到這時才完全清醒。


        「我們每天都加班,也不給加班費。才遲到一下子,卻那麼計較。」
        老闆走後,疏洪道跟我說。
        『你去跟老闆講啊。』
        「講什麼?」
        『講加班不給加班費,就不應該怪我們遲到。』
        「你說得對。」疏洪道站起身,激動地說:「我去跟他說!」
        『喂!』我趕緊說:『我開玩笑的。』
        但疏洪道還是毅然決然地,昂首走進老闆的辦公室。


        過了一會,疏洪道走出老闆的辦公室,說:
        「我講完了。」
        『老闆怎麼說?』
        「他說我說得對。」
        『真的嗎?』我很疑惑:『所以呢?』
        「所以我們今天晚上要留下來開會。八點開始。」
        『什麼?』
        「我跟老闆說,因為我們下午遲到,所以如果晚上不留下來開會的話,
          我們的良心會不安。」
        『喂!』
        這個混蛋,我晚上要回家跟葉梅桂吃飯啊。


        我坐在辦公桌前,試著靜下心來工作。
        但這實在很困難,因為學姐、葉梅桂和夜玫瑰一直來找我。
        我腦海中的場景,也不斷在客廳與廣場之間變換。
        「夜玫瑰」的記憶拼圖已完全拼起,我可以看清楚這張圖的全貌,
        但是,正如最後一次見到學姐時,學姐問我的那句話:
        「你覺得夜玫瑰是什麼?」


        除了是一首歌、一支舞,或是一個人(無論是學姐或是葉梅桂)以外,
        夜玫瑰還可以代表什麼呢?

 

                                                【夜玫瑰】〈14.4〉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