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14.3〉
時間: Mon Oct 21 22:51:03 2002

 


        下午上班時,我又拿出皮夾裡的九朵玫瑰。
        然後想起「心中有海,眼中自然就會有海」這句話。
        腦中好像突然打了一聲雷,我立刻清醒過來。
        這句話的意思不就是:
        「心中有夜玫瑰,眼中自然就會有夜玫瑰」?


        除了在花店以外,我幾乎很少看見玫瑰花。
        即使在剛剛的花店,我也不會想要用「眼睛」尋找玫瑰花。
        原來我並不是真的喜歡「有形」的玫瑰,
        我喜歡的是,「無形」的玫瑰。


        也就是說,因為我心裡有夜玫瑰,
        於是在我眼中,自然可以輕易看到夜玫瑰。
        我終於明白了。
        但是,我心中的夜玫瑰是?


        我閉上眼睛,試著用“心”來看夜玫瑰。
        過了幾秒,我聽到一段對話。
        「當然你也可以叫我,在夜晚綻放的玫瑰花。」
        『什麼意思?』
        「夜玫瑰。」
        這是我和葉梅桂第一次見面時的對話啊。


        然後我看到葉梅桂嬌媚的眼神,聽到葉梅桂的聲音。
        葉梅桂的影像逐漸被夜玫瑰取代,
        或者說,這兩種影像根本就是重疊的。
        於是我看到夜玫瑰的枝葉、看到夜玫瑰的刺、
        看到夜玫瑰的含苞、看到夜玫瑰的綻放、
        看到夜玫瑰的花瓣、看到夜玫瑰花瓣上的水珠。


        我在心裡看到的是葉梅桂,也是夜玫瑰。


        我剛睜開雙眼,就立刻接觸到字條上的玫瑰。
        我彷彿看到葉梅桂早上要出門前,從瓶子裡倒出一顆藥丸,
        然後走到廚房,倒一杯半滿的水。
        接著低下身,從茶几下方拿出一張紙條,坐在沙發上寫字。
        她嘴角掛著微笑,開始在紙上一筆一劃,畫一朵玫瑰。
        我在心裡大聲說:『玫瑰,別畫了。趕緊出門,妳快遲到了!』
        她沒聽見,神情仍然認真而仔細。
        終於畫完了,她站起身,把紙條拿高,看了一會後,很得意地笑著。
        她看了一眼牆上的鐘,趕緊拿起皮包,蹲下身子摸摸小皮的頭:
        「小皮,在家乖乖哦,姐姐很快就回來了。」


        我在心裡看到夜玫瑰,於是眼睛中,到處充滿了夜玫瑰。


        我立刻站起身,跑出辦公室,衝下樓。
        因為我突然很想看到葉梅桂。
        可是我不知道葉梅桂上課的幼稚園在哪裡啊。
        我只好先跑到原杉子的咖啡店,問她幼稚園在哪?
        疏洪道果然也在那裡。


        「出了店門口,你先左轉。看到一家西服店後,再右轉。」
        原杉子還沒開口,疏洪道便開口說。
        『然後呢?』
        「然後直走,走到有紅綠燈的交叉口,再右轉一百公尺就到了……」
        『謝謝。』我馬上轉身。
        「就到了我們公司樓下。」
        『喂!』我又回過頭,瞪著疏洪道。


        原杉子笑了笑,叫我跟她走到店門口,然後指出詳細的方向。
        我說了聲謝謝,便轉頭往前飛奔。
        一直跑到幼稚園門口,我才停下腳,喘氣。
        我走進幼稚園,傳來一陣小孩子的歌聲,循聲一看,
        看到葉梅桂正在戶外,教小孩子唱歌。


        在我右前方20公尺處,葉梅桂背對著我,坐在草地上。
        她前面的小朋友們也都坐在草地上。
        她有時雙手輕拍、有時嘴裡唱著歌,
        身體也不時微微擺動,我偶爾可以看見她的側臉。
        這神情,跟學姐在廣場上教「夜玫瑰」時,是一樣的。
        兩朵夜玫瑰的影像,又開始在我心中,交錯與重疊。
        直到葉梅桂好像發覺背後有人,轉過身,看到我。


        葉梅桂突然站起身,向我跑來;
        我也朝著葉梅桂,跑去。
        我們相遇在一顆樹旁。
        這情景,跟「The Last Dance」中,
        我跟學姐在「夜玫瑰」出現時的樣子,是一樣的啊。


        「喂!」
        葉梅桂叫了我一聲,我又離開夜晚的廣場,回到白天的樹旁。
        『喔。』
        「喔什麼喔。」她瞪了我一眼:「你來這裡,就是要喔給我聽的嗎?」
        『不能用喔嗎?』
        「不行。」
        『嗯。』
        「嗯也不行!」


        『那……』我想了想,搔搔頭:『妳好嗎?』
        「我很好呀。」
        『吃過午飯了嗎?』
        「當然吃過了。」
        『那妳就不餓了吧?』
        「廢話。」她又瞪我一眼:「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不是因為想說話才來這裡的,我是因為想看看妳。』
        葉梅桂臉上微微一紅,過了一會,才低頭哼了一聲:「又騙人。」


        我們靜靜地站在樹旁,沒多說話。
        我一直看著低頭的葉梅桂,有時我閉上眼睛,有時把眼睛睜開。
        閉上眼時,我在心裡看到夜玫瑰;睜開眼時,看到的也是夜玫瑰。
        不管是葉梅桂或夜玫瑰,我在心裡看到什麼,也會在眼睛中看到。
        當葉梅桂的臉頰有了一絲紅暈,我就會看到夜玫瑰嬌豔的花瓣。
        當風揚起葉梅桂的髮梢,我就會看到夜玫瑰的枝葉,隨風搖曳。


        「對了,你怎麼知道這裡?」葉梅桂抬起頭問我。
        『原杉子告訴我的。』
        「哦。」她又問:「你為什麼突然想看我?」
        『是啊,為什麼呢?』
        「我在問你呀。」
        『我也不知道,就是突然很想看到妳。』
        「嗯。」她笑了笑:「現在你已經看到了呀。」
        『嗯。終於看到了,真好。』


        「你不應該跑來的,我們晚上就可以見到面了。」
        『嗯,說得也是。可是我老覺得上班前看不到妳,很不習慣。』
        「笨蛋,有什麼好不習慣的。」
        『是真的不習慣。』
        「那你以後就跟我一起出門好了。不過……」葉梅桂看著我:
        「你那麼貪睡,要你早起大概很難吧。」
        『不難,一點都不難。』我趕緊搖搖手:『我一定早起。』
        葉梅桂聽完後,笑了起來。


        「好吧,你回去上班吧。」
        『嗯。晚上妳會回家吧?』
        「廢話。我哪天不回家?」
        『真好。我晚上又可以看到妳了。』
        「嗯。今天別在外面買飯回來吃了。」
        『喔?為什麼?』
        「在家裡吃就好。」
        『我買飯回去後,也是在家裡吃啊。』
        「笨蛋,今晚我煮飯。」
        『有煮我的份嗎?』
        「當然有!」葉梅桂又瞪了我一眼。


        『那……我回去上班了。』
        「好。」
        我走了兩步,往左邊回過頭:『玫瑰。』
        「幹嘛?」
        『請多保重。』
        「無聊。」
        我又走了兩步,這次是往右邊回頭:『玫瑰。』
        「又想幹嘛?」
        『再讓我看妳一眼吧。』
        「你有病呀!」


        我再往前走,停下腳步又準備要轉頭時,她的聲音在背後響起:
        「你可以把頭再轉轉看。」
        我二話不說,很阿莎力地跑掉了。

 

                                                【夜玫瑰】〈14.3〉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