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13.7〉
時間: Thu Oct 17 23:04:10 2002

 


        只剩六分鐘就12點了,我趕緊把蛋糕放在茶几上,解繩子。
        混蛋,什麼叫親人包裝法?結還是打得那麼緊。
        我只好用嘴巴幫手的忙,努力解開繩子。
        「用剪刀吧。」葉梅桂拿了把剪刀遞過來。
        『不行。』我嘴裡咬著繩子,搖搖頭,含糊地說著。
        「如果要用牙齒,叫小皮就好了呀。」她笑著說。
        呼……總算解開了。


        我拿出蛋糕,把蠟燭插上,急著點火,卻找不到打火機。
        『打火機、打火機……』
        我把蠟燭拔出,跑到廚房,扭開瓦斯爐,點燃後,再插回蛋糕上。
        『關燈、關燈……』
        我站起身,準備跑去關燈。
        「等等。」葉梅桂突然說。


        「你看你,滿頭大汗的。」
        她走近我,手裡拿著面紙,幫我擦去額頭的汗。
        『待會再擦吧,快12點了。』
        「不行。」她又換了一張新的面紙:「把汗擦乾再說。」
        她再擦拭了一次。
        『可以關燈了吧。』
        「嗯。」


        我關了燈,坐近她身旁。
        清了清喉嚨,抱起小皮,抓住牠的前腳,邊拍邊唱:
        『祝妳生日快樂,祝妳生日快樂……』
        「你搶拍了。」
        『沒關係的,先讓我唱完。』
        「不行。」她笑了笑:「你唱那麼快,是詛咒我快死嗎?」
        我只好放慢速度,再唱:『祝妳生日快樂……』
        「太慢了。你希望我拖拖拉拉地過日子嗎?」
        『玫瑰,別玩了。讓我好好唱。』
        「好吧。」她笑得很開心。


        『許願吧。』唱完生日快樂歌後,我說:
        『可以許三個願望,前面兩個說出來,最後一個不要說。』
        「嗯。」她雙手合十,閉上眼,低著頭,輕聲說:
        「第一個願望,我希望那個人以後不迷糊,凡事都會小心點。」
        她這次講“那個人”時,不再加重音,只是輕輕帶過。
        「第二個願望,我希望那個人工作順利,日子過得平平安安。」


        『第三個願望千萬別說出來喔。』我低聲叮嚀她:
        『也不要把願望浪費在我身上。』
        「你管我。」她睜開眼睛,瞪了我一眼:
        「我的生日我最大。而且我有說那個人就是你嗎?」
        『喔。既然不是我的話,那我就可以繼續迷糊,工作也可以不順……』
        「喂!」她打斷我的話:「別亂說。」
        『好。』我笑了笑:『趕快許最後一個願望吧。』


        葉梅桂又閉上眼、低下頭,雙手合十。
        看起來好像是含苞的夜玫瑰,花瓣緊緊包著花蕊。
        客廳內沒有燈光,只有微弱的蠟燭火光。
        於是我第一次看到,在火光下搖曳的夜玫瑰,靜謐而嬌媚。
        並且安靜地,等著綻放。


        她許完願,吹熄蠟燭,我再打亮客廳的燈,離12點只剩30秒了。
        『好險喔。』我笑了笑,跟她說:『生日快樂。』
        「謝謝。」她也笑了笑。
        然後她切開蛋糕,我們坐下來吃蛋糕。
        我坐在她左手邊的沙發,而不是靠陽台的那張沙發。
        『咦?這張沙發好像比較軟。』我在沙發上坐著,彈來彈去。
        「是嗎?」她淡淡地說:「那你以後就坐這裡好了。」


        『真的可以嗎?』我問。
        「廢話。你想坐哪便坐哪。」
        『玫瑰。』
        「幹嘛?」
        『我好感動。』
        「你可以再無聊一點。」
        『我真的好感動。』
        「喂!」


        『玫瑰。』
        「又想幹嘛?」
        『很抱歉,時間太倉促,我沒準備禮物。』
        「又沒關係。你已經買了蛋糕,我就很高興了。不用再送我禮物。」
        『是嗎?』我拍拍胸口:『還好。』
        「喂,你好像很不想送我禮物哦。」
        『不是不想,而是妳的禮物太難送了。』
        「為什麼?」
        『因為沒有任何一種禮物可以配得上妳。』
        「無聊。」


        她拿起裝著蛋糕的塑膠袋,看了看裡面:
        「怎麼有這麼多紙盤子?」
        『喔。』我只好說:『那個老闆很客氣,他多送的。』
        我當然不敢告訴她,這是可以用來裝蛋糕然後往臉上砸的。
        因為我一定不夠心狠手辣,不可能砸她;
        但她若要往我臉上砸時,未必會眨眼睛。


        「咦?還有一張卡片。」
        她拿起卡片,看著上面的字。然後唸出:
        「玫瑰,祝妳生日快樂。」
        「以後的日子天天快樂,就連快樂也要嫉妒妳。」
        「願妳永遠像夜玫瑰,嬌媚地綻放。」


        『不好意思。』我搔搔頭:『當時很趕,字跡比較潦草。』
        「不會的。」她笑了笑:「寫得很好看。」
        她又仔細地看著那張卡片,然後說:
        「不過,“願妳永遠像夜玫瑰,嬌媚地綻放”這句,寫得不好。」
        『哪裡不好?』
        「我根本不必像夜玫瑰呀。」
        『為什麼?』


        我不僅疑惑,而且很緊張。
        因為如果連葉梅桂都說她自己根本不像夜玫瑰的話,
        我豈不是成了「亡鈇意鄰」那篇文章中所說的,那個丟掉斧頭的人?


        「笨蛋,我就是夜玫瑰,幹嘛還像不像的。」
        葉梅桂笑得很開心,眼神蕩漾出笑意,聲音充滿熱情。
        剛剛在黑暗中含苞的夜玫瑰,突然在這時候綻放。
        我終於明白了,我絕對不是那個丟掉斧頭的人。
        因為……


        葉梅桂就是夜玫瑰。

 

                                                【夜玫瑰】〈13.7〉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