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12.6〉
時間: Tue Oct 15 18:52:33 2002

 


        『妳知道美國嗎?』
        「當然知道。問這幹嘛?」葉梅桂很疑惑地抬頭看我一眼。
        『妳知道美國的密西西比河嗎?』
        「嗯。」
        『妳知道美國的密西西比河曾經截彎取直嗎?』
        「喂!」她瞪我一眼:「把話一次講完。」


        我笑了笑,接著說:
        『美國人當初為了航運之便,就把密西西比河很多彎曲的河段,截彎
          取直。可是密西西比河說,老天生下我就是彎的,我偏不想變直。』
        「胡扯。河又不會說話。」
        『變直後的密西西比河努力左衝右撞,希望能恢復原來的彎度。後來
          美國人沒辦法,只好不斷地在河的兩岸做很多護岸工程,全力阻止
          密西西比河再變彎。妳猜結果怎麼樣?』
        「我猜不到。」她搖搖頭。


        『密西西比河就說:好,你不讓我左右彎,那我上下彎總可以吧。』
        我笑了笑,一面學著毛毛蟲蠕動的樣子,一面說:
        『結果密西西比河就上下波動,於是很多地方的河底都呈波浪狀喔。』
        「是嗎?」
        『嗯。後來有些已經截彎取直的河段,只好讓它再由直變回彎。』
        「哦。」葉梅桂只是簡單應了一聲。


        『一條河都能堅持自己的樣子,朝著自己所喜歡的路走,不畏懼任何
          艱難和障礙……』我微微一笑,看著她的眼睛:
        『更何況是人呢。』
        葉梅桂的眼睛閃啊閃的,過了一會,眼神變得很亮。


        『玫瑰。千萬不要輸給密西西比河喔。』
        「嗯。」
        她點點頭,然後看著我,沒多久便笑了起來。
        『再回去當老師吧。』我說。
        「好。我會考慮的。」她說。


        窗外的街燈把巷子照得燈火通明,黑夜已經降臨。
        「我們走吧。」葉梅桂看了看錶。
        『嗯。』
        我們走到吧台邊,除了拿MENU的妹妹外,還有一個女孩。
        她應該就是葉梅桂所說的,這對姐妹檔中的姐姐。


        「葉老師,好久沒見了。」姐姐笑著說。
        「嗯。」葉梅桂也笑著說:「以後我會再常來的。」
        「這位先生也要常來喔。」姐姐朝我點個頭。
        『我一定常來。』我說。
        「一定喔。」姐姐微微一笑。
        『當然囉。妳們煮的咖啡這麼好喝,我沒辦法不來。』
        「謝謝。」姐姐用手背掩著嘴笑:「你真會說話。」


        『我是實話實說。我待會一定沒辦法吃晚餐。』
        「為什麼?」
        『因為我不想讓晚飯的味道,破壞剛剛殘留在唇齒之間的咖啡香啊。』
        「呵呵……」姐姐又笑了,連妹妹也跟著笑。
        『我……』我正準備再說話時,瞥見葉梅桂的眼神,只好改口:
        『我們走了。Bye-Bye。』


        我和葉梅桂走出店門口,我轉頭跟她說:
        『這對姐妹都很漂亮,但姐姐更勝一籌。』
        她瞪我一眼,並未回話。
        『真好,這裡就在公司附近,以後可以常來。』
        「你很高興嗎?」
        『是啊。』
        「你一定很想笑吧?」
        『沒錯。』我說完後,哈哈笑了幾聲,不多不少,剛好七聲。
        「哼。」她哼了一聲,然後才開始繼續往前走。


        回到七C,我看看時間,不禁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
        『唉呀,剛剛應該順便吃完晚飯再回來的。』
        「你不是說,不想讓晚飯破壞咖啡香嗎?」葉梅桂坐了下來。
        『那是開玩笑的。』
        「原杉子可不這麼認為。」
        『原杉子?』
        「那個姐姐姓原,叫杉子。」


        『真是好聽的名字啊。』我嘖嘖讚嘆了幾聲。
        「是嗎?」她抬頭看我一眼,我感覺有一道無形的掌風。
        『不過再怎麼好聽,也沒有葉梅桂這個名字好聽。』
        「來不及了。」她站起身:「你今晚別想吃飯。」
        說完後,她走進廚房。


        『妳要煮東西嗎?』
        「沒錯。」
        『有我的份嗎?』
        「沒有。」
        『那我下樓去買。』
        「不可以。」葉梅桂轉過頭,看著我。


        『可是我餓了啊。』
        「誰叫你亂說話。」
        『我又沒說錯什麼。』
        「你跟原杉子說了一堆,還說沒有。」
        『有嗎?』我想了一下:『沒有啊。』


        「那你幹嘛說你會常去?」
        『妳常去的話,我當然也會常陪妳去。』
        「你怎麼知道我會常去?」
        『妳自己親口告訴原杉子妳會常去的啊。』
        「那你剛走出咖啡店時,為什麼那麼高興?」
        『玫瑰。』我走近她身旁,再說:
        『那是因為妳終於考慮再回去當老師,我當然很替妳高興啊。』


        「哼。」過了一會,她才哼了一聲:「又騙人。」
        『我是說真的。我真的很替妳高興。』
        說完後,我轉身準備走進房間。
        「你要幹嘛?」她又開口問。
        『回房間啊。』
        我停下腳步,回頭看著她。


        「你不用吃晚飯的嗎?」
        『妳不是不准我吃?』
        「我叫你不吃你就不吃嗎?你哪有這麼聽話。」
        『妳是老師啊,妳說的話當然是對的。』
        「你少無聊。」她打開冰箱看了一會:
        「沒什麼菜了,不夠兩個人吃。你陪我下樓去買吧。」
        『兩個人?妳才一個人啊。』
        「廢話。連你算在內,不就是兩個。」
        『幹嘛把我算在內呢?』
        「你走不走?」葉梅桂拿起菜刀。


        我們下樓買完菜回來,葉梅桂便在廚房忙了起來。
        「你知道下星期一開始,捷運就恢復正常行駛了嗎?」
        她在廚房切東西,頭也不回地說。
        『是嗎?』我很驚訝:『我不知道。』
        「你真迷糊。」


        『那這麼說的話,我就可以恢復以前的日子囉。哈哈……』
        「幹嘛那麼高興?」
        『當然高興啊。我起碼可以多睡20分鐘啊,天啊,20分鐘呢!』
        「無聊。」
        『妳盡量罵我吧,現在的我是刀槍不入啊。哈哈,20分鐘啊!』
        我低頭抱起小皮:『小皮,你一定也很高興吧。我們終於熬出頭了。』
        「你真是有病。」


        「下次再亂說話,我就罰你沒晚飯吃。」
        葉梅桂把菜端到客廳,說了一句。
        我手一鬆,放下手中的小皮,靜靜地看著她,然後發楞。
        這句話好熟悉啊,學姐以前就是用這種口吻罰我多做幾次邀舞動作。


        我記起來了,學姐的聲音柔柔軟軟的,不嘹亮但音調很高,
        好像在無人的山中輕輕唱著高亢的歌曲一樣。
        對,學姐的聲音就是這樣,沒有錯。
        學姐正在我耳邊唱歌,「花影相依偎」這句,學姐唱得特別有味道。


        「喂。」葉梅桂叫了我一聲,學姐的歌聲便停在「花影相依偎」。
        「不是說餓了嗎?」她微微一笑:「還不快吃?」
        『我……』
        「笨蛋。吃飯時還有什麼事好想?」她把碗筷遞給我:
        「先盛飯吧。」
        我把飯盛滿,葉梅桂看我盛好了飯,便笑著說:
        「我們一起吃吧。」


        於是學姐又走了。

 

                                                【夜玫瑰】〈12.6〉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