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12.4〉
時間: Tue Oct 15 18:50:41 2002

 


        『妳仔細回想一下她剛剛收MENU的動作。』
        「沒什麼特別的呀。」葉梅桂想了一下。
        『我做個動作給妳看,妳要看清楚喔。』
        我將雙手五指併攏、小指跟小指互相貼住,讓手心朝著臉,
        距眼前十公分左右。然後雙手由內往外,逆時針轉360度。
        最後變成姆指跟姆指貼住、手心朝外。


        『看清楚了嗎?』
        「嗯。」葉梅桂跟著我做了一遍。
        『這是日本舞的動作。她剛剛收起MENU時,順手做了這個動作。』
        「哦。」葉梅桂笑著說:
        「難怪我以前老覺得她們收MENU時,好像把MENU轉了一圈。」
        『嗯。不過她的動作還是有些瑕疵,並不標準。』
        「哪裡不標準?」


        「葉老師,這是妳們的咖啡和蛋糕,請慢用。」
        那位小姐把咖啡和蛋糕從托盤一樣一樣拿出,擺在桌上,笑著說:
        「還有,這是我們新做的餅乾,也是手工製的,姐姐想請妳們嚐嚐。」
        她再從托盤拿出一碟餅乾,朝我們點個頭,然後收起托盤。
        又做了一次日本舞的動作。
        『謝謝。』我和葉梅桂同時道謝。


        「真的耶。」等小姐走後,葉梅桂笑著說。
        『嗯。她做的動作很流暢,拍子也剛好是三拍,抓得很準。』
        「那到底哪裡不標準?」
        『嗯。喝完咖啡再說。』
        「我現在就要聽。」
        『乖乖喔,別急。哥哥喝完咖啡就告訴妳。』
        「喂!」


        『咳咳。』我輕咳兩聲,放下咖啡杯,接著說:『關鍵在眼神。』
        「眼神?」
        『嗯。』我點點頭:『這是日本女人的舞蹈動作,不是男人的舞步。』
        「所以呢?」
        『所以眼睛不可以直視手心。應該要稍微偏過頭,斜視手心。』
        「幹嘛要這樣?」
        『日本女人比較會害羞,這樣可以適度表達一種嬌羞的神情。』
        「哦。」葉梅桂應了一聲,點點頭。
        『妳剛剛的臉紅,也是一種嬌羞。』
        「我沒有臉紅!」葉梅桂情急之下,拍了一下桌子。


        葉梅桂拍完桌子後,似乎覺得有些窘,趕緊若無其事地翻著雜誌。
        翻了兩頁後,再抬起頭瞪我一眼:「我不跟你說話了。」
        然後靜靜地看雜誌,偶爾伸出右手端起咖啡杯,或是拿起一塊餅乾。
        我看她一直沒有抬起頭,似乎是鐵了心不想理我。
        於是我偷偷把她的咖啡杯和裝餅乾的碟子,移動一下位置。
        她伸出右手摸不到後,有點驚訝地抬起頭,然後再瞪我一眼。
        「無聊。」她說了一句。


        除了每天早上出門上班前的交會外,我很少在白天時,看著葉梅桂。
        像這種可以在陽光下看著她的機會,又更少。
        可是現在,我卻可以看到下午的陽光從窗外樹葉間灑進,
        最後駐足在她的左臉,留下一些白色的光點。
        窗外的樹葉隨著風,輕輕搖曳。
        於是她左臉上的白色光點,也隨著移動,有時分散成許多橢圓,
        有時則連成一片。
        恍惚間,我好像看到一朵玫瑰,在陽光下,隨風搖曳。


        我看了她一段時間後,突然想起,我也很少看見陽光下的學姐。
        那時社團的例行活動,都在晚上。
        除了在廣場上的例行活動外,其他的時間,我很少看到學姐。
        即使有,也通常是晚上。
        陽光下的學姐會是什麼模樣呢?會不會也像現在的葉梅桂一樣?


        我注視著葉梅桂,漸漸地,她的臉開始轉變。
        我好像看到學姐的臉,而且學姐的臉愈來愈清楚。
        那是一張白淨的臉,應該是白淨沒錯。
        雖然我看到學姐的臉時通常是在晚上,但在白色水銀燈光的照射下,
        要判別膚色顯得更輕易。
        而且在靠近右臉的顴骨附近,還有一顆褐色的痣,是很淡的褐色。
        沒錯,學姐的臉就是長這樣,我終於又記起來了。


        廣場上夜玫瑰與眼前夜玫瑰的影像交互重疊,
        白天與黑夜的光線也交互改變。
        我彷彿置身於光線扭曲的環境,光線的顏色相互融合並且不斷旋轉,
        導致影像快速地變換。
        有時因放大而清晰;有時因重疊而模糊。


        我睜大了眼睛,努力看清楚真正的影像。
        就好像努力踮起腳尖在游泳池內行走,這樣鼻子才可以露出水面呼吸。
        一旦腳掌著地,我便會被回憶的水流淹沒。
        我的腳尖逐漸無法支撐全身的重量,我快撐不住了。


        「喂!」葉梅桂突然叫了我一聲:「幹嘛一直看著我?」
        她的臉似乎微微一紅,臉頰的紅色讓眼前的夜玫瑰更像夜玫瑰。
        於是我回到咖啡廳、回到窗外的陽光、回到眼前的夜玫瑰。
        我腳一鬆,腳掌著地。而游泳池內的水位,也迅速降低。
        『沒什麼。』我喘了幾口氣。


        「怎麼了?」她閤上雜誌,看著我:「不舒服嗎?」
        『沒事。』我恢復正常的呼吸:『今天的陽光很舒服。』
        「是呀。」她笑了笑:「我以前最喜歡傍晚時來這裡坐著。」
        『真的嗎?』
        「嗯。這時候的陽光最好,不會太熱,卻很明亮。」她手指著窗外:
        「然後一群小朋友下課回家,沿途嬉鬧著,那種笑聲很容易感染你。」
        『是啊。』我終於笑了笑:『可惜今天放假,小朋友不上課。』
        「嗯。我好想再聽聽小朋友的笑聲。」
        『那就再回去當老師吧。』


        「再回去……當老師嗎?」葉梅桂似乎進入一種沈思的狀態。
        『妳本來就是老師啊,當然應該回去當老師。』
        「當然嗎?」
        『嗯。』
        「這樣好嗎?」
        『為什麼不好?』我反問她。


        「你知道我為什麼不再當幼稚園老師嗎?」
        『妳不說,我就不知道。』
        葉梅桂喝下最後一口冷掉的咖啡,再緩緩地說:
        「我在這附近的幼稚園,當過兩年老師。每天的這個時候,
          是我最快樂的時間。」她笑了笑,接著說:
        「那時小朋友們都叫我玫瑰老師。」


        『玫瑰老師?』我也笑了笑:『一聽就知道一定是個很可愛的老師。』
        「你又知道了。」她瞪了我一眼。
        『當然啊,小朋友又不會說謊,如果不是美得像是一朵嬌媚的玫瑰,
          他們才不會叫玫瑰老師呢。小朋友的世界是黑白分明,大人的世界
          才會有很多色彩……』
        「說完了嗎?還要不要聽我說呢?」
        『我說完了。請繼續。』

 

                                                【夜玫瑰】〈12.4〉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