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12.2〉
時間: Tue Oct 15 18:49:05 2002

 

 

 

        【12】

 

        星期六那天,我比葉梅桂早起,一個人坐在客廳,看電視。
        等了很久,她還沒走出房間,我看了看時間,覺得應該要出門了,
        便去敲她的房門:『喂!起床了!』
        「別敲了,我早就起床了。」
        葉梅桂的聲音,從關上的房門內傳出來。


        『我們差不多該出門了喔。』
        「可是我很累,想再睡呢。」
        『回來再睡,好不好?』
        「不好。」
        『別鬧了,快開門吧。』
        「求我呀。」
        『喂!』
        「喂什麼喂,我沒名字嗎?」


        『葉梅桂,快出來吧。』
        「叫得不對,所以我不想出來。」
        『玫瑰,請開門吧。』
        「叫是叫對了,可惜不夠誠懇。」
        『玫瑰,妳好漂亮。請讓我瞻仰妳在早晨的容顏吧。』
        「嗯,誠意不錯。但可以再誠懇一點。」
        『混蛋。』我看了一下錶,低聲罵了一句。
        「你說什麼?」
        葉梅桂用力打開房門,大聲問我。


        『我…我說……』我吃了一驚,沒想到她耳朵這麼好。
        「你再說一遍。」
        『我說妳好漂亮。』
        「你才不是這麼說。」
        『我剛剛有說妳好漂亮啊。』
        「我是指最後一句。」


        『最後一句?』我歪著頭,做出努力思考的樣子:『我忘了。』
        「你騙人。」
        『別為難我了,不要再用妳的美麗來驚嚇我。』
        「你……」她指著我,似乎很生氣。
        『好了啦,別玩了。』我指著我的錶:『該出門了。』
        葉梅桂瞪了我一眼,轉身進房,拿了皮包後再出來。
        「走吧。」她說。


        到了機場,我稍微找了一下,便發現葉梅桂的爸爸。
        我拉著葉梅桂走過去,他看見我們以後,很驚訝地站起身:
        「玫…玫瑰。」
        她點了點頭,動作有些僵硬。


        他再朝我說:「小柯,不好意思。還麻煩你跑來。」
        『伯父太客氣了,這是應該的。』
        我轉頭指了指她:『是玫瑰自己要來的,我只是陪她而已。』
        「喔。」他看著葉梅桂,很關心地問:
        「公司方面不是要加班嗎?會不會很困擾?」


        葉梅桂並沒有回話,我只好接著說:
        『公司老闆苦苦哀求玫瑰加班,但玫瑰堅立不為動。我猜沒了玫瑰,
          公司大概會癱瘓,也沒必要加班了。』
        她聽完後,瞪了我一眼:「你少胡說八道。」
        『我在那裡……』我笑了笑,搖指著遠處的公共電話:
        『如果有什麼事,看我一眼即可。』
        我再跟他點個頭,轉身欲離去。
        她拉一下我的衣袖,我拍拍她肩膀:『沒關係的,妳們慢慢聊。』


        我走到公共電話旁,遠遠望著他們。
        葉梅桂坐在她父親的右手邊,大部分的時間,頭都是低著。
        大約過了20分鐘,她抬起頭往我這邊看一眼。
        我往他們走去,快走到時,他們也幾乎同時站起身。
        「小柯,我準備要登機了。歡迎你以後常到加拿大來玩。」
        『好。我會努力存錢的。』


        他笑了一下,再跟葉梅桂說:「玫瑰,爸爸要走了。」
        『嗯。』她點點頭。
        他張開雙臂,似乎想擁抱葉梅桂。但隨即放下手,只輕拍她肩膀:
        「我走了。妳要多照顧自己。」
        提起行李,他笑了笑,再揮揮手,便轉身走了。
        看了父親的背影一會,葉梅桂才說:「我們也走吧。」


        搭車回去的路上,葉梅桂一坐定,便靠在椅背,閉上眼睛。
        『妳睡一覺吧,到了我再叫妳。』
        「我不是想睡覺,只是覺得累而已。」
        『又覺得累?』
        「你放心。」她睜開眼睛:「身體雖然累,但心情很輕鬆。」


        『嗯,很好。』
        「剛剛我跟爸爸在20分鐘內講的話,比過去十年加起來還多。」
        『嗯,這樣也很好。』
        「時間過得好快。」
        『嗯。時間過得快也是好事。』
        「一些不想記起的事,現在突然變得好清晰。」
        『嗯,清晰很好。』
        「喂!」她坐直身子,轉頭瞪了我一眼:
        「你就不能說些別的話嗎?不要老是說很好很好的。」


        『妳知道李冰嗎?』我想了一下,問她。
        不過她沒反應,將頭轉了回去。
        『妳知道李冰的都江堰嗎?』
        她索性把眼睛閉上,不想理我。
        『妳知道李冰的都江堰是中國有名的水利工程嗎?』


        「我知道!」她又轉頭朝向我:「你別老是不把話一次說完。」
        『那妳知道妳的聲音很大嗎?』
        她似乎突然想起人在車上,於是瞪我一眼,再低聲說:
        「你到底想說什麼,快說。」


        『都江堰主要可以分為三大工程:魚嘴分水分沙、飛沙堰排沙洩洪、
          寶瓶口引進水源並且控制洪水。由於都江堰的存在,使得成都平原
          兩千多年來"水旱從人、不知饑饉",四川便成了天府之國。』
        「然後呢?」
        『都江堰確實是偉大的水利工程,但妳不覺得,它偉大得有點誇張?
          它竟然用了兩千多年,而且到現在還發揮引水和防洪的作用。』
        「好,它偉大得很誇張。然後呢?」
        『然後我累了,想睡覺。』
        「你說不說?」葉梅桂坐直身子,斜眼看我。


        我輕咳了兩聲,繼續說:
        『都江堰的工程原則是正面引水、側面排沙。魚嘴將岷江分為內江和
          外江,引水的內江位於彎道的凹岸,所以較多的泥沙會流向外江。
          再從堅硬的山壁中鑿出寶瓶口,用以引進內江的水。因此便可以從
          寶瓶口引進江水,然後分水灌溉。不過內江的水還是會有泥沙。』
        「哦,所以呢?」


        『為了防止泥沙進入寶瓶口,所以在寶瓶口上游修築飛沙堰,過多的
          洪水和泥沙可經由飛沙堰排回外江,但仍有少量泥沙進入寶瓶口。
          也由於寶瓶口的壅水作用,泥沙將會在壅水段淤積。』
        「你的重點到底在哪裡?」
        『如果放任這些泥沙的淤積,妳以為都江堰還能用兩千多年嗎?』


        說完後,我靠著椅背。然後深深地,呼出一口氣。
        「喂,你怎麼又不說了?」她問。
        『李冰真是既偉大又聰明,我正在緬懷他。』
        「你少無聊。」她瞪我一眼:「你還沒說,那些淤積的泥沙怎麼辦?」
        『每年冬末枯水期時,會進行疏浚和淘淤的工作,清除這些泥沙。』
        我轉頭看著她,再接著說:
        『這就是都江堰能順利維持兩千多年的原因。』


        「你幹嘛這樣看我?」
        『妳在心裡淤積了十年的泥沙,現在開始動手清除,我當然會一直說
          很好很好,因為我很替妳高興啊。』
        「嗯。」
        過了一會,葉梅桂才微微一笑,然後低下頭。

 

                                                【夜玫瑰】〈12.2〉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