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11.6〉
時間: Mon Oct 14 02:27:55 2002

 


        葉梅桂叫了聲小皮,讓小皮趴在她腿上,她拍拍牠的身體,然後說:
        「我爸跟我媽離婚時,他並沒有主動要求我留在他身邊。」
        『所以妳跟著妳媽?』
        「嗯。我覺得我媽一個人會很寂寞,所以我留下來陪媽媽。」
        『喔。』
        「我剛要念大學時,我媽也決定再婚。」
        『啊?』我很驚訝。


        「你不必驚訝。」葉梅桂看了看我,接著說:
        「我媽20歲左右便生下了我,她再婚時,還不到40歲。」
        『那……』
        「我不想當母親的拖油瓶,所以從18歲開始,我就一個人過日子。」
        她呼出一口長長的氣,然後說:「到現在,已經滿10年了。」
        『嗯。』
        「我可以因為這10年的寂寞,而埋怨我父母吧?」
        『當然可以。』我點點頭。
        葉梅桂有點驚訝我這麼說,停止輕拍小皮的動作。


        『妳當然可以覺得妳父母自私,也可以覺得妳父母虧欠妳。』
        我頓了頓,看著她說:
        『但是,因為是妳父母把妳帶到這個世界來,不管這個世界美不美、
          不管妳喜不喜歡這個世界,妳畢竟也虧欠他們一條命。』
        我站起身,向她走近一步:
        『換個角度想,妳雖然已經沒有一對彼此相愛的父母,但妳仍然可以
          擁有一個疼愛妳的父親,和一個關心妳的母親。不是嗎?』


        葉梅桂抬起頭看著我,然後說:
        「你怎麼知道他們會關心我、疼愛我?」
        『妳這麼可愛,想不愛妳都難。』
        「你又騙人。」
        『我沒騙妳。』
        她看了我一眼後,又低下頭。


        『玫瑰,放下吧。』
        「放下什麼?」
        『放下這種怨恨的情緒,它只會讓妳更寂寞而已。』
        「我偏不放。」她把頭轉過去,背對著我。
        『玫瑰。』我嘆了一口氣:『讓我安慰妳,好嗎?』
        我終於又走近她左手邊的沙發,坐了下來,拍拍她肩膀。


        葉梅桂緩緩地,再將頭轉回來朝向我。
        過了一會,在眼眶中打轉的淚水,一顆顆滑落至臉頰。
        我曾經看過利用噴灌系統灌溉的玫瑰花,當水灑落在玫瑰上時,
        水珠便會順著玫瑰花瓣,滴落。


        『妳像是黑暗中的劍客,因為看不見,只好盲目揮舞著劍護住全身,
          以免受到傷害。可是,這樣卻也會砍掉想要拉妳離開黑暗的手。』
        「我沒砍到人。」
        『妳今晚就砍傷了妳爸。不是嗎?』
        「我……」
        『妳並不像妳所說,毫不在乎妳爸爸。要不然妳也不會叫我假裝是妳
          男朋友,不是嗎?在妳心裡,妳還是希望妳爸爸不要擔心妳的。』
        我笑了一笑,接著說:『妳爸爸說得沒錯,“玫瑰真是個好女孩”。』


        夜玫瑰並未說話,等最後一滴水珠從花瓣滴落後,她才說:
        「那為什麼他們都不要我?」
        『他們並沒有放棄妳,是妳自己放棄妳自己。』
        「我才沒有。」
        『我第一天看到妳時,就覺得……』
        「你一定覺得我是那種很兇狠兇的女孩。」
        『不。我覺得妳好年輕,很像是漂亮的大學生。』
        「胡說。」
        『妳一直帶著18歲時的眼神,又怎麼會變老呢?』
        「我……」
        『玫瑰。』我再拍拍她:『放下吧。』


        葉梅桂安靜了下來,也停止所有細微的動作,似乎陷入回憶的漩渦中。
        我也跟著安靜,不想驚擾她。
        「有時想想,我倒寧願是個孤兒。」過了很久,她才淡淡地說。
        『不是每個孤兒,都會擁有跟妳一樣的眼神。』
        「是嗎?」她抬起頭,看著我。
        『就像學姐……』
        說到“學姐”,我立刻發覺喉嚨似乎被一股力道掐住,無法再繼續。
        然後我也迅速掉入廣場回憶的漩渦中。


        「怎麼了?」她看著久未接話的我,低聲問。
        『沒事。』我合攏張大的嘴,說了一句。
        「不要老是把話只說一半,你剛剛說到學姐,那是誰呢?」
        『那是……』我努力想離開廣場上的學姐,回到客廳中的葉梅桂。
        「柯志宏。」她溫柔地看了我一眼:
        「如果不想說,就跳過去,沒關係的。」
        『喔。』因為夜玫瑰嬌媚的眼神,我終於回到了客廳。


        『她是我以前在大學社團的學姐,是個孤兒。但是她很明亮。』
        「你是說我很黯淡?」
        『不。』我搖搖手:『妳的眼神像深井,妳習慣把很多東西丟進去,
          因為妳不想讓別人看到,可是那些東西還是一直存在著。』
        「是嗎?」
        『嗯。但如果妳去掉防備之心,妳的眼神就非常嬌媚。』
        我看了她一眼:『就像現在的妳一樣。』


        「又在胡說。」她似乎覺得不好意思,低聲說。
        『妳本來就是一朵嬌媚的夜玫瑰,妳不高傲,只是不喜歡別人接近。』
        我笑了笑:『妳看,妳連妳左手邊的沙發,也不讓我接近。』
        她瞪了我一眼:「你現在不就是坐在我左手邊的沙發。」
        『喔。』我移動了幾公分,稍微離開她,再說:
        『玫瑰,妳讓自己寂寞了十年,已經夠久了。所以,放下吧。』


        「好,我可以放下。不過有一件事,我一定要記得。」
        『什麼事?』
        「你欠我的,五千一百四十八塊。」
        『嗯……』我抬頭看一眼牆上的鐘:
        『已經過了12點了,我的任務圓滿達成,該睡覺囉。』
        「喂!你別又想賴皮。」


        『我才不會,我……』我突然把耳朵貼近趴在她腿上的小皮的嘴巴:
        『喔,是。嗯……你這樣說也有道理,可是我會不好意思。什麼?
          沒關係?你堅持要這樣做?喔,那好吧。』
        「你在做什麼?」她的手從上面拍了一下我的腦袋。
        『喔。小皮剛剛告訴我,牠要幫我還這筆錢,妳找牠要吧。晚安了。』
        「喂!」


        我跟她揮揮手,想要走回房間。
        「還有一件事。」
        『嗯?』
        「你也跟我爸爸說過,你非常喜歡玫瑰。這句話……」
        『不管過不過12點,』我打斷她的話:
        『這句話都不是演戲時的對白。』
        夜玫瑰沒有說話,但由於剛剛灑過一陣水,卻出落得更嬌媚了。


        「星期六那天,你會陪我去嗎?」過了一會,她問。
        『嗯。』我點點頭,進了房間。

 

                                                【夜玫瑰】〈11.6〉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