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11.2〉
時間: Mon Oct 14 02:21:12 2002

 

 

 

        【11】

 

        我不是每天都會穿那條北斗七星褲,因為我得換洗衣服。
        但我一定不會把北斗七星褲丟進洗衣機,我會小心翼翼地用手洗。
        不讓任何一顆星星殞落。
        如果我不是穿北斗七星褲,出門上班前,小皮還是會咬住我褲管。
        但很可惜,小皮始終沒能在其他褲子也咬出破洞。


        『唉……』我看著完好無缺的褲子,不禁雙眉緊鎖,嘆一口氣。
        「一大早嘆什麼氣?」葉梅桂在客廳問我。
        『我的褲子沒破啊。』
        「你有病呀,褲子好好的不好嗎?」
        『可是…』我又仔細檢查褲管:『唉……』
        「你可以再嘆大聲一點。」葉梅桂站起身。
        『我走了。年輕人不該嘆氣,要勇往直前。』


        「等等。」
        『嗯?』
        葉梅桂又拿出總令我搖頭的綜合維他命丸,和一杯水。
        『可不可以……』話沒說完,她就把藥丸直接塞進我嘴裡。
        「你這陣子比較累,身體要顧好。」她再把水遞給我。
        『那妳也要給小皮吃一顆,看牠的牙齒會不會更強壯。』
        「如果你很希望褲子破的話,那我去拿剪刀。」
        『我走了,晚上見。』我一溜煙跑出門。


        今天公司臨時要疏洪道和我到台中開個會,當天來回。
        我想雖然晚上就會回台北,但還是撥了通電話給葉梅桂,
        告訴她,我今天到台中,可能會晚點回去。
        掛完電話後,疏洪道問我:
        「打電話給女朋友?」
        『不是。她是我室友。』
        「那幹嘛連這種事也要告訴她?」
        『因為…因為……』
        我想了半天,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只好猛搔著頭。


        其實答案很簡單,我不想讓陽台那盞燈等太久。
        倒不是為了要節省電費,我沒那麼小氣。
        我只是不希望葉梅桂在客廳看電視或看書時,
        還得時時側耳傾聽我開門的聲音。
        那種滋味我嚐過,很不好受。


        所以開完會後,我就急著想招計程車到台中火車站搭車回台北。
        「小柯,難得來台中,幹嘛急著回去?」疏洪道拉住我衣袖。
        我很怕被他拉住,脫不了身。立刻從上衣口袋拿出筆,問他:
        『你看這枝筆如何?』


        疏洪道看了一下,讚嘆說:
        「這枝筆的筆身竟然是木頭製的,上面還有花紋,真是一枝好筆。」
        我把筆湊近他鼻子,讓他聞一聞,突然往旁邊丟了十公尺遠,再說:
        『去!快把它撿回來。』
        他放開拉住我衣袖的手,迅速往旁邊移動了幾步。
        等他發覺不對,再回過頭時,我已攔住一輛計程車,直奔台中火車站。


        沒想到常跟小皮玩的遊戲,現在竟然可以派上用場,我很得意。
        只是損失了一枝筆,未免有些可惜。
        買了火車票,在月台上等了10分鐘後,火車就來了。
        上車後,看了幾眼窗外的景物,覺得有些累,就睡著了。
        回到七C時,大概是晚上十點左右。
        打開門,陽台上的燈還亮著。


        「你回來了。」葉梅桂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嗯。』我走進客廳,關掉陽台的燈,也坐在沙發上。
        「吃過飯沒?」
        『吃飯?』我很驚訝。
        「幹嘛那副表情?到底吃飯了沒?」
        『天啊,我竟然忘了要吃飯。』


        「你是故意不吃的嗎?」
        『我沒有故意。只是趕著回來,忘了先吃飯。』
        「現在已經滿晚了,冰箱裡也沒什麼東西。嗯……弄什麼好呢?」
        『我不介意吃泡麵。』
        「哦。」


        她站起身,走到廚房,扭開瓦斯爐燒水。然後再回到沙發上。
        「台中好玩嗎?」過了一會後,她問。
        『我是去開會,又不是去玩。』
        「哦。我還沒去過台中呢。」
        『下次帶妳去玩。』
        「好呀。」
        『水開了。』
        「哦。」她再度站起身到廚房,把開水倒入碗裡,再蓋上碗蓋。


        「不可以食言哦。」她又坐回沙發,笑著說。
        我心頭一驚,這句話的語氣好熟悉。
        這是我在廣場上告訴學姐以後會邀請舞伴時,學姐回答我的語氣。
        怎麼會在這種簡單的對談中,我又被拉回廣場呢?


        「喂!」葉梅桂叫了一聲,我才清醒。
        「又想賴皮嗎?」她的語音上揚。
        『不會的,妳放心。』還好,我又回到了客廳。
        「你是不是有點累?」
        『還好。』
        「累了要說。」
        『嗯。三分鐘到了。』
        「哦。」她第三次站起身,向廚房走了兩步,突然停下腳,回過頭:
        「為什麼都是我走來走去?」她瞪了我一眼。


        我趕緊站起身,快步走到廚房,把那碗麵端到客廳。
        掀開碗蓋,拿起筷子,低頭猛吃。
        「你慢慢吃,我有話要跟你說。」
        『嗯。』我含糊地應了一聲。
        「你做我一天的男朋友吧。」
        『哇!』我燙到了舌頭。


        『妳說什麼?』我顧不得發燙的舌頭,站起來問她。
        「我要你做我一天的男朋友呀。」她微仰著頭看我。
        『為什麼?』
        「你肯不肯?」
        『這不是肯不肯的問題,林肯也是肯、肯德基也是肯。重點是妳
          為什麼要我這樣做啊。』
        「你到底肯不肯?」
        『妳先說原因,我再回答肯不肯。』
        「那算了。」她將視線回到電視上。


        『好啦,我肯。』在她沈默了一分鐘後,我很無奈地說。
        「你是哪一種肯?林肯的肯?還是肯德基的肯?」
        『我是非常願意的那種肯,行了吧。』
        「這還差不多。」
        『可以說為什麼了嗎?』
        「嗯。我爸爸過幾天回加拿大,臨走前又要找我吃飯。」
        她把電視關掉,呼出一口氣,轉頭看著我。


        『那跟我無關吧。』
        「本來是無關。但我爸爸說我已經27了,應該要考慮終身大事……」
        『等等。』我打斷她的話,低頭算了一下:
        『今年是2001年,妳跟我一樣是1973年生。所以妳是28才對啊。』
        「這不是重點。」
        『這怎麼不是重點呢?27歲和28歲的女孩差很多,老了一歲耶!』


        「所以呢?」她瞪了我一眼,眼神中有刀光劍影。
        『所以妳爸爸算術不好。嗯,這才是重點。』我很小心翼翼。
        「反正他意思是說我年紀不小了,應該要……」
        『這點妳爸爸倒是說得很中肯,妳確實是不小了。』我笑了兩聲:
        『中肯也是肯啊。』
        「你是不是很喜歡插嘴?」
        『喔。對不起。』說完後,我立刻閉上嘴巴。


        「總之,他一直希望我趕快找對象。」
        『妳因此而心煩嗎?』
        「我才不會。我只是不喜歡他老是在我耳邊說這些事而已。」
        『喔。』
        「所以我要你假裝是我男朋友,我們跟他吃頓飯。明白了嗎?」
        『這樣啊…』我靠躺在沙發上。
        「明天晚上八點,別忘了。」
        『可是我通常七點半才下班,這樣會不會太趕?』
        「餐廳在你公司附近,我明天去載你下班。」
        『喔。』


        「好吧。」葉梅桂坐直身子:「來練習一下。」
        『練習什麼?』
        「練習當我男朋友呀。」
        『怎麼練習?』
        「首先,你要叫我玫瑰。」
        『是梅桂?還是玫瑰?』


        「玫瑰花的玫瑰。我爸媽都是這麼叫我的。」
        『妳爸爸真是莫名其妙。如果要叫玫瑰,當初把妳取名為玫瑰就好,
          幹嘛叫梅桂呢?取名為梅桂以後,又要叫妳玫瑰,真是早知如此、
          何必當初,也可以說是多此一舉、畫蛇添足。』
        「你說夠了沒?」
        『對不起。』我又把嘴巴閉上。

 

                                                【夜玫瑰】〈11.2〉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