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10.6〉
時間: Fri Oct 11 19:07:14 2002

 


        「你怎麼了?」葉梅桂看我不說話,問了我一聲。
        『沒什麼。』我笑了笑。
        「是不是工作很累?」她的眼神很溫,聲音很柔:
        「我看你這陣子都忙到很晚。」
        『最近工作比較多,沒辦法。』
        「不要太累,身體要照顧好。」
        『這應該是我向妳說的對白才是喔。』
        我笑了笑,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菜端上來了,服務生把菜一道一道整齊地放在桌上。
        「我們一起吃吧。」葉梅桂的眼神很狡黠,笑容很燦爛。
        我先是一愣,隨即想起這句話的意思,心口便鬆了。


        葉梅桂啊,妳才是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因為拉我走進廣場記憶的人是妳,拉我離開的人也是妳。
        她已拿起刀叉,對我微笑,似乎正在等我。
        於是我也拿起刀叉,示意她一起動手。


        「對了,為什麼你會念水利工程?」
        『大學聯考填志願時,不小心填錯的。』
        「填錯?」
        『那時剛睡完午覺,迷迷糊糊,就填錯了。』
        「是嗎?」葉梅桂暫時放下刀叉,看著我:「我想聽真話哦。」
        我看了她一會,也放下刀叉。


        『我住海邊,小時候颱風來襲時,路上常常會淹水。那時只覺得淹水
          很好玩,因為我們一群小孩子都會跑到路上去抓魚。有時候不小心
          還會被魚撞到小腿喔。』我笑了起來。
        「魚從哪裡來的?」
        『有的隨著倒灌的海水而來,有的來自溢流的河水。不過大部分的魚
          是從養魚的魚塭裡游出來。』
        「哦。」


        『後來班上一位家裡有魚塭的同學,他父親在颱風來襲時擔心魚塭的
          損失,就冒雨出門,結果被洪水沖走了。從此我就……』
        「就怎樣?」
        『沒什麼,只是不再到路上抓魚而已。不過每當想起以前所抓的魚,
          就會有一種莫名其妙的罪惡感。』
        「小孩子當然不懂事,只是覺得好玩而已。你不必在意。」
        『嗯,謝謝。』我點點頭,接著說:
        『填志願時,看到水利工程系,想都沒想,就填了。念大學後,
          那種罪惡感才漸漸消失。』


        我轉動手中的茶杯,然後問她:
        『妳呢?妳念什麼?』
        「我學的是幼教。」
        『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嗎?』
        「我只是單純地喜歡教育這項工作而已,沒特別理由。」她突然微笑:
        「如果你小時候讓我教,也許就不必背負這麼久的罪惡感了。」
        『那妳現在是……』


        「我現在是一家貿易公司的小職員,請多多指教。」葉梅桂笑了起來。
        『為什麼不……』
        『我畢業後當過幼稚園老師。後來因為…因為……』
        『嗯?』
        「柯志宏。」她看了我一眼,然後低下頭:「別問了,好嗎?」
        『嗯。』我點點頭。


        然後我們理所當然地又安靜了下來。
        不過這種安靜的氣氛並不尷尬,只是我跟她說話時的習慣而已。
        如果在我們談話的過程中,沒有任何同時沈默的時間,
        我反而會覺得不習慣。我相信葉梅桂也是如此。
        我還知道,她不想說話時,連一個字也不會多說;
        但只要她想說,而且確定你會聽,那她就會毫無防備、暢所欲言。


        「我們走吧。」葉梅桂看了看錶。
        『嗯。』我也看了看錶,十點了。
        走到櫃臺結帳時,收銀員正對著在我們之前結帳的一對男女說:
        「恭喜你們。」收銀員笑得很開心:
        「你們是本餐廳開幕後,第一百對手牽著手一起結帳的客人,所以
          本餐廳要贈送你們一張優待券。」


        輪到我們結帳時,我遞給他那張優待券,他笑著說:
        「恭喜你。你是本餐廳開幕後,第一百位拿著優待券來結帳的客人,
          所以本餐廳要贈送你一張優待券。」
        說完後,又給了我同樣一張優待券。


        我們要走出店門時,收菜單與倒水的服務生都站在門旁。
        經過他們時,我對倒水的服務生說:
        『你的上半身要挺直,而且腳下的拍子有些慢,因此腳步不夠流暢。
          這樣無法展現出快意奔馳於大漠的感覺。』
        再對收菜單的服務生說:
        『你的手指要併攏,而且振翅飛翔時,肩膀和手肘的轉動力道要夠,
          這樣才像是傲視蒙古草原的雄鷹。』
        他們聽完後,異口同聲說:
        「願長生天保佑你們永遠平安,與幸福。」


        出了店門,葉梅桂轉頭對我笑著說:
        「你猜對了,老闆果然是蒙古人。」
        我也笑了起來,然後看著手上的優待券:
        『他們又給了一張優待券,怎麼辦?』
        「那就再找時間來吃呀。」
        『妳喜歡這家店?』
        「嗯。」她點點頭,然後說:
        「你連服務生的細微動作都看得出來,很厲害哦。」


        葉梅桂啊,妳知道嗎?
        我看得出來,倒水的服務生騎馬姿勢不夠奔放;
        而收菜單的服務生飛翔姿勢不太像威猛的老鷹;
        但是妳,卻像極了夜玫瑰,我根本無法挑剔妳的嬌媚。


        『妳怎麼來的?』我問她。
        「騎機車呀。車子就停在前面。」
        我陪她走到她的機車旁,叮嚀她:
        『天色晚了,騎車回去時,要小心點。』
        「嗯。」她點點頭。
        『那我先走了,明天見。』
        我轉身欲離去。


        「笨蛋,又忘了我們住一起嗎?」
        『唉呀,我真迷糊,應該是待會見才對。』我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
        「你可以再拍一下。」
        『為什麼?』
        「因為我們當然要一起回去呀,你幹嘛要先走呢?」
        我看著葉梅桂的眼神,然後不自覺地,又輕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


        「我們一起回家吧。」夜玫瑰說。

 

                                                【夜玫瑰】〈10.6〉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