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10.5〉
時間: Fri Oct 11 19:05:50 2002

 


        隔天早上要出門上班前,我用北斗七星褲,把靠近我的小皮,
        不斷逼退,一直逼到陽台的角落。
        我很得意,在陽台上哈哈大笑。
        「喂!」葉梅桂突然叫了一聲。
        『我馬上就走。』我立刻停止笑聲,轉身要逃走。


        「等一下。」葉梅桂走到陽台,拿給我一顆藥丸和一杯水。
        我含著那顆藥丸,味道好奇怪,不禁搖了搖頭。
        「你搖什麼頭?這又不是搖頭丸。」
        我把水喝掉,問她:『這是什麼?』
        「綜合維他命而已。」
        『喔。我走了,晚上見。』


        今天上班的心情很奇怪,常常會沒來由的心跳加速,似乎是緊張。
        我每隔一段時間,會深呼吸,放鬆一下。
        然後提醒自己只是吃頓飯而已,不用緊張。
        過了六點,開始覺得不知道該做什麼,也無法專心做任何事。
        於是開始整理辦公桌上的文件,分門別類、排列整齊。
        連抽屜也收拾得井井有條。


        疏洪道經過我辦公桌前,嚇了一跳,說:
        「這真是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什麼意思?』
        「把辦公桌弄亂的人是你,弄乾淨的人也是你。」
        『喂,你的桌子比我亂得多。』
        「這個世界是一片混亂,我的辦公桌怎能獨善其身?」
        我懶得理他,繼續收拾。


        「小柯,你今天怪怪的喔。」
        『哪有。』
        「嘿嘿,你待會要跟女孩子去吃飯吧。」
        『你怎麼知道?』
        「一個優秀的工程師,自然會像老鷹一樣,擁有銳利的雙眼。」
        『是嗎?』
        「嗯。你今天去了太多次洗手間了。」
        『那又如何?』
        「你每次去的時間並不長,所以不是拉肚子。應該是去照鏡子吧。」
        『這……』
        「我說對了吧。怎麼樣?跟哪個女孩子呢?」
        疏洪道問了幾次,我都裝死不說話。


        「你的口風跟處女一樣……」他突然改口說。
        『怎麼樣?』我不自覺地問。
        「都很緊。」說完後,疏洪道哈哈大笑。
        我不想再理他,提了公事包,趕緊離開辦公室。


        到了公司樓下,看看錶,才七點鐘。
        在原地猶豫了幾分鐘,決定先搭計程車到餐廳再說。
        到了餐廳門口,也才七點半不到,只好到附近晃晃。
        算準時間,在八點正,回到餐廳門口。
        等了不到一分鐘,葉梅桂就出現了。
        「進去吧。」她走到我身旁,簡單說了一句。


        這家餐廳從外觀看,很像日本料理店;
        坐定後看擺飾裝潢,則像中式簡餐店;
        服務生的打扮穿著,卻像是賣泰國菜;
        等我看到菜單之後,才知道是西餐廳。


        我們點完菜後,葉梅桂問我:
        「優待券是誰給你的?」
        『我朋友。我搬家那天,妳看過一次。』
        「哦。他叫什麼名字?」
        『他只是一個小配角,不需要有名字。』
        「喂。」
        『好吧。他姓藍,叫和彥。藍和彥。』
        「名字很普通。」
        『是嗎?』我笑了笑。


        這個名字跟水利工程的另一項工程設施 -攔河堰,也是諧音。
        攔河堰橫跨河流,但堰體的高度不高,目的只為抬高上游水位,
        以便將河水引入岸邊的進水口,然後供灌溉或自來水廠利用。
        藍和彥在另一家工程顧問公司上班,職稱是工程師,
        比我少一個“副”字。


        「喂,你看。」葉梅桂指著她左手邊的餐桌,低聲說。
        一位服務生正收起兩份菜單,雙手各拿一份,
        然後將菜單當作翅膀,張開雙手、振臂飛翔。
        「真好玩。」她笑著說。


        「對不起。」另一位服務生走到我們這桌:「幫你們加些水。」
        倒完水後,他右手拿水壺,左手的動作好像騎馬時拉著韁繩的樣子,
        然後走跳著前進。
        「你故意帶我到這家店來逗我笑的嗎?」
        葉梅桂說完後,笑得合不攏嘴。
        『我也是第一次來。』
        「是哦。」她想了一下,問我:「那你看,他們在做什麼?」


        『我猜……』我沉吟了一會,說:『這家店的老闆應該是蒙古人。』
        「為什麼?」
        『因為那兩個服務生的動作,很像蒙古舞。』
        「是嗎?」
        『蒙古的舞蹈有一個特色,就是舞者常常會模仿騎馬奔馳與老鷹飛翔
          的動作。收菜單的服務生,宛如蒼鷹遨翔草原;而倒水的服務生,
          正攬轡跨馬、馳騁大漠。』
        「你連這個都懂?是誰教你的?」
        『是……』我尾音一直拉長,始終沒有說出答案。


        因為,這是學姐教我的。


        我已經數不清是第幾次因為葉梅桂而想到學姐。
        次數愈來愈頻繁,而且想到學姐時心口受重擊的力道,也愈來愈大。
        葉梅桂啊,為什麼妳老令我想起學姐呢?

 

                                                【夜玫瑰】〈10.5〉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