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10.2〉
時間: Fri Oct 11 19:01:58 2002

 

 

 

        【10】

 

        有了那天的遲到經驗,我早上被鬧鐘叫醒時,便不再跟周公拉拉扯扯。
        即使周公拉住我衣袖,希望我多停留幾分鐘,我也會一腳把他踹開。
        就這樣過了幾天,台北市的公車調度逐漸習慣我們這群搭公車的人。
        而路上雖然也會塞車,但已經沒有那天嚴重。
        經過幾天的適應後,我發覺如果我和葉梅桂同時起床,
        那麼我起床後15分鐘,就是我出門上班的最佳時機。


        我會比她早出門,所以我出門前除了要跟小皮說一句:
        『小皮乖,哥哥很快就回來了。』
        還會跟她說一句:『我走了,晚上見。』
        而且得先跟葉梅桂道別,再跟小皮道別,順序不可對調。
        否則我會看到夜玫瑰的刺。


        我和葉梅桂都培養了一個新習慣,維持這種習慣下的出門上班模式。
        唯一貫徹始終、擇善固執的,是小皮咬住我褲管的習慣。
        牠咬住我褲管時,也依然堅忍不拔。
        而葉梅桂總是幸災樂禍地看著。


        但今天要出門上班時,小皮剛湊近我左腳,便往後退。
        有點像是吸血鬼看到十字架。
        我很好奇,不禁低頭看了看我左腳的褲管,彷彿看到黃色的東西。
        我又將左腳舉起、枕在右腿上,右手扶著牆壁,再仔細看一遍。
        『哇!』我嚇了一跳,低聲驚呼。
        然後我聽到葉梅桂在客廳的笑聲。


        『這是妳做的嗎?』我舉起左腳,指著褲管,問她。
        「是呀。很漂亮吧。」葉梅桂的笑聲還沒停。
        『這……』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因為我的褲管縫了七個小星星。
        七個黃色的「★」鑲在黑色的長褲上,雖然很靠近褲子底部,
        但如果仔細看,還是很明顯。


        「你不是說那七個小破洞的排列形狀,很像天上的北斗七星嗎?」
        葉梅桂終於忍住笑:「所以我幫你縫褲子時,就縫上星星了。」
        『妳什麼時候縫的?』
        「昨天晚上,你睡覺以後。」她又笑了起來:
        「我看到你的褲子晾在屋後的陽台,就拿下來縫。縫完後再掛回去。」
        『妳為什麼要幫我縫褲子呢?』
        「小皮咬破你褲子,我有責任幫你補好呀。」


        我又低頭看了一眼,褲子上的星星。然後說:
        『可是縫成這樣,會不會太……』
        「怎麼樣?縫的很難看嗎?」
        『這不是好不好看的問題,而是……』
        「而是什麼?」她板起臉:「如果你不喜歡,我拆掉就是。」
        『這也不是我喜不喜歡的問題,而是……』
        「幹嘛?不高興就直說呀。」
        葉梅桂哼了一聲,便轉過頭去。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趕緊搖搖手:
        『我只是擔心,我穿著這件褲子,會不會太時髦了?』
        「才縫七顆小星星而已,有什麼時髦的。」
        『可是縫得巧奪天工啊,幾可亂真耶。』
        「亂真個頭。」
        『唉…』我嘆了一口氣:『我很擔心。』
        「擔心什麼?」
        『我怕會帶動台北市的流行,大家都要穿這種北斗七星褲。』


        葉梅桂又哼了一聲,然後說:
        「你少無聊。還不趕快去上班。」
        『說真的,這條褲子看起來很酷。』
        「不要廢話,快去上班!」她提高了音量。
        『喔。那我走了。』我打開門,走出門兩步後,又回來探頭往客廳:
        『如果有人問我這麼時髦的北斗七星褲在哪裡買,我該怎麼回答?』
        「你再不走,我會讓這些星星出現在你眼中。」葉梅桂站起身。
        我迅速開門、離開、關門、鎖門,動作一氣呵成。


        站在公車上,我覺得有些不自在,很怕別人朝我的褲子盯著。
        我將右足交叉置於左足前,遮住那些星星。
        要下車時,不自覺地想以這種姿勢,走跳著下車。
        我才驚覺,這是以前跳土風舞時的基本舞步啊。
        在夜玫瑰這支舞中,音樂走到「凝眸飄香處」時,便是這麼跳的。
        我還記得學姐那時的眼波流轉。


        我竟然在早晨擁擠的公車上,想到了土風舞的夜玫瑰,
        和學姐的夜玫瑰。
        這幾乎讓我錯過了停靠站。
        我慌忙下了車,站在原地,將腦中的夜玫瑰影子清除完畢。
        再走進公司上班。


        納莉颱風走後,我的工作量很明顯地多了起來。
        即使在吃午飯時,也常和疏洪道邊吃邊談。
        疏洪道寫了一個小程式,模擬洪水在都市內漫淹的情況。
        當水深超過一公尺時,還會有聲音出現:
        「媽呀,水淹進來了,快逃啊!」
        「大哥,你先走吧。請幫我照顧小惠和小麗,小玲就不用理她了。」
        「洪水呀,你太無情了。比拒絕跟我看電影的女生還無情啊!」
        很無聊的音效,但疏洪道顯然很得意。


        我則收集河道、堤防、抽水站和市區的下水道等資料,
        試著研究出一套能夠迅速將洪水排掉並避免市區淹水的策略。
        原本下班的時間也應該延後,但我寧可把公事包塞得飽滿,
        將資料帶回家再處理,也不想改變我下班的時間。
        因為我知道,陽台上總會有盞燈在等我。


        很奇怪,當我在公司裡,即使腦海中塞滿一大堆方程式和工程圖,
        我仍會不小心想到葉梅桂。
        有時甚至還會抽空,故意想起葉梅桂。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我只知道這樣可以讓我放鬆。

 

                                                【夜玫瑰】〈10.2〉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