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9.5〉
時間: Thu Oct 10 03:01:46 2002

 


        「快說呀!」
        『我說過我不敢了啊。』
        「喂!」葉梅桂也放下碗筷:「你再不說,我叫小皮咬你。」
        『好,我說。』我先看了看小皮,對牠笑一笑,然後說:
        『因為黃河泥沙量很大,河床常會淤積,水位便跟著提高,所以兩岸
          的堤防必須不斷加高才能抵禦洪水。由於河床不斷淤積,有時甚至
          河底竟然比路面還高。妳想想看,如果河底比地面還高,那麼遠遠
          望去,不就會覺得河水好像在天上流動?』


        「哦。所以李白才說:黃河之水天上來?」葉梅桂點點頭。
        『嗯。李白不愧是偉大的詩人,這詩句的想像力和創造力都很棒。』
        「那這跟台北市的淹水有關嗎?」
        『基隆河流域近四十年來,兩岸土地過度開發利用,河道也呈現
          淤積現象,河床已經抬高了。』
        「是嗎?」


        『嗯。而且台北的防洪計畫是在1964年所草擬,距今已快四十年。這
          四十年來台北快速發展,很多地方原先是土地,現在卻變成高樓。
          四十年前的一場雨,如果下在今日,所造成的河道流量並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
        『簡單地說,即使是同一場雨,現在的河道流量卻會比以前大得多。』
        我頓了頓,接著說:『而且,洪水也會來得更快。』
        「所以呢?」
        『所以當初設計可以防範兩百年頻率洪水的堤防高度,現在可能只剩
          五十年不到。台北市的堤防安全性,並沒有妳想像得那麼高。』


        「那該怎麼辦?」
        『可以適度加高堤防,但一昧地加高堤防不是治本之道。應該要治理
          基隆河,並限制土地過度開發利用,不要再與河爭地。另外,開闢
          一條疏洪道,分散基隆河的洪水,也是可行的方法。不過這個方法
          可能會很耗金錢,工程也不容易進行。』


        「多設抽水站不行嗎?」她想了一下,又問。
        『抽水站通常設在堤防邊,把市區內所淹的水抽到河道內排掉,所以
          對於防範市區淹水而言,抽水站當然有功用。但也由於抽水站不斷
          把水抽入河道內,無形中卻加重了河道的負擔。』
        我頓了頓,再轉頭問她:
        『如果洪水不大,抽水站當然應該迅速將市區的水抽到河道內排掉,
          以避免市區淹水。但如果遇到大洪水時,河道的水位已滿,抽水站
          又該把水抽到哪裡去呢?』
        「所以關鍵還是在基隆河本身嗎?」


        『嗯,妳好聰明。』我笑了笑,接著說:
        『基隆河存在一些問題,除了剛剛提到的以外,還有中山橋的問題。
          這些都應該包括在基隆河的治理方案中。』
        「中山橋有什麼問題?」
        『中山橋附近的河寬約一百公尺,但上游的河寬卻有四百公尺。洪水
          流經中山橋時,河道突然縮窄,水位便會上升,連帶也會抬高上游
          水位。水位抬高,洪水自然就較容易越過堤防了。』


        「那該怎麼治理基隆河呢?」
        『這我就不知道了。』
        「為什麼?」
        『因為在台灣治理一條河流,有時不是工程問題,而是政治問題。
          妳該去問偉大的政治家,而不是問我這種常遲到的小工程師。』
        葉梅桂聽完後,似乎有點疑惑,低下頭,沒有說話。


        『不過往好處想,搞不好千百年後,“基隆河水天上來”會成為
          有名的詩句呢。』我笑著說。
        「你還好意思幸災樂禍?」葉梅桂抬起頭,瞪我一眼。
        『對不起。我不該亂開玩笑。』
        「別忘了,你現在也住台北,不是在台南。」
        『可是……』我嘆了一口氣:『也許我應該回台南。』
        「怎麼突然想回台南?」
        『沒什麼。』我笑了笑:『說說而已。』
        葉梅桂看了我一眼,沒有追問。


        她站起身,開始收拾碗盤,往廚房端,並扭開水龍頭。
        『讓我洗碗吧。』我跟著走到廚房。
        「不用了。」她轉過頭:「你一定笨手笨腳的。」
        『被妳猜對了。』我笑了笑。


        我站在葉梅桂的身後,一動也不動,看著她洗碗。
        她洗完後,把手擦乾,回過頭看見我站在她身後。
        「幹嘛?洗碗有什麼好看的。」
        『我只是想幫忙,又不知道如何幫而已。』
        「哼,才怪。」說完後,她又坐回她的專屬沙發,打開電視。
        我也回到我的沙發。


        「你心情好點了嗎?」葉梅桂眼睛看著電視,問我。
        『心情?我心情沒有不好啊。』
        「心情好就好,不好就不好。有什麼好隱瞞的。」
        『喔。剛回來時心情確實不太好,不過聽到妳說了那句話後,
          心情就好多了。』
        「哪句話?」
        『就是……就是那個妳說“好話不說第二遍”的那句。』
        「哦。」她應了一聲。


        「你心情不好是因為遲到挨罵?」
        『也……算是吧。』
        葉梅桂的視線離開電視,看著我:「到底發生什麼事?」
        我看了看她,她的眼神是溫柔的。
        所以我把今天在會議室跟老闆的對話,大致跟她說了一遍。
        「哦。」聽完後,她又應了一聲。


        「你是不是說了你應該說的話?」葉梅桂關掉電視,問我。
        『是啊。』
        「你是不是做了你應該做的事?」
        『是啊。』
        「那你就不必心煩了。」
        『嗯。』我應了聲。


        「就像路上的紅綠燈一樣,該亮紅燈就紅燈、該亮綠燈就綠燈。總有
          一方通行,另一方被阻止。如果你亮了紅燈,當然會被趕時間的人
          所討厭,但你只是做你該做的事呀。總不能為了討好每一輛車子,
          於是一直亮綠燈吧。」
        『喔。謝謝妳,我知道了。』
        「記住,該亮紅燈時就要亮紅燈。」


        『那我現在可以亮紅燈嗎?』我想了一下後,問她。
        「當然可以呀。」
        『剛才魚湯的味道很奇怪,不好喝。』
        「你再說一遍。」葉梅桂坐直身子,注視著我,好像想闖紅燈。
        『但是口味獨特,別有一番風味。』我趕緊亮綠燈。
        「哼。」


        葉梅桂拿起書,開始閱讀。
        我陪她坐了一會,直到想回房間整理一下從公司帶回來的資料。
        『我先回房間了。』我站起身。
        「嗯。」
        我走了幾步,葉梅桂的聲音在我背後響起:「柯志宏。」
        『什麼事?』我停下腳步。


        「我們一起吃吧。」
        葉梅桂說完後,嘴角只掛著淺淺的笑。
        『嗯。』
        而我卻是笑得很開心。


        心情一鬆,提著公事包的右手也跟著鬆,於是公事包從我手中滑落。

 

                                                【夜玫瑰】〈9.5〉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