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9.2〉
時間: Thu Oct 10 02:55:33 2002

 

 

 

        【9】

 

        納莉颱風來襲那天的深夜,洪水終於越過基隆河堤防,流竄進台北。
        一路沿著忠孝東路六段朝西狂奔;另一路則沿著基隆路往南衝鋒。
        洪水兵分兩路前進,然後又在基隆路和忠孝東路路口會師。
        兩軍交會處,衝激出巨大的波浪,瞬間最大水深超過兩公尺。
        號稱台北最繁華的忠孝東路,一夕之間,成了忠孝河。
        而忠孝東路沿線的地下捷運,幾乎無險可守,被洪水輕易地攻入。
        於是以往是列車行駛的軌道,現在卻變成洪水肆虐的水路。
        洪水最後淹進台北車站,吞沒所有地下化設施,台北車站成了海底城。
        如果要坐火車,可能要穿著潛水衣並攜帶氧氣筒。


        隔天一早,即使台北市沒宣布停止上班上課,我也無法上班。
        因為沒有船可以載我到公司。
        由於受創太嚴重,台北連續兩天停止上班上課。
        從第三天恢復正常上班開始,我的生活產生了一個巨大的改變。
        因為我已經無法從捷運站搭車上班了。
        捷運站內積滿了水,光把水抽乾,就得花上好幾天。
        如果要恢復正常通車,恐怕還得再等一兩個月的時間。


        恢復正常上班前一天晚上,葉梅桂提醒我明天要早一點出門。
        『要多早呢?』我問。
        「大概比你平時出門的時間,早一個鐘頭。因為你要改搭公車上班。」
        『早一個鐘頭?妳在開玩笑嗎?』
        「我很認真。」她瞪了我一眼:「你不信就算了。」
        『我當然相信妳說的話,可是提早一個鐘頭未免太……』
        「未免太誇張。你想這麼說,對嗎?」
        『是啊。這樣我豈不就要少睡一個鐘頭?這太不人道了。那妳呢?』
        「我騎機車上班,所以沒多大差別。頂多提早10分鐘吧。」


        『這不公平!我也要只提早10分鐘。』我站起身抗議。
        「隨便你。」她將視線回到電視上:「反正我已經提醒過你了。」
        『嗯,好吧。我提早15分鐘好了。』
        她關掉電視,拿出一本書,開始閱讀,似乎不想理我。
        『那20分鐘呢?』我再往上加5分鐘。
        葉梅桂又抬頭瞪我一眼,然後低頭繼續看書。


        我到台北上班後,一直是搭捷運上下班,從來不知道塞車長什麼樣。
        以前在台南時,常耳聞台北的塞車情況很嚴重;
        可是也聽說自從有了捷運後,塞車情況已改善很多。
        因此我很難想像為什麼我必須提早一個鐘頭出門。
        我看了看葉梅桂,她應該不會開玩笑。
        而且看她翻書的動作有些粗魯,應該是生氣我不聽她的話吧。


        『我提早25分鐘好了。妳以為如何?』我試著跟葉梅桂說話。
        她仍然沒反應,好像根本沒在聽我說話的樣子。
        『30分鐘。』我圈起右手拇指與食指,豎起其餘三根指頭,指向她:
        『就30分鐘。不能再多了。』
        「你有病呀,又不是在討價還價。」她閤起書本,大聲說:
        「我說一個鐘頭就一個鐘頭!」


        所以我在睡前把鬧鐘往前撥了一個鐘頭。
        可是當鬧鐘叫醒我時,我實在無法接受它這麼早就響的事實,
        於是把它再往後撥一點……再往後撥一點……再往後撥一點……
        直到我良心發現為止。


        下了床,迷迷糊糊推開房門,發現葉梅桂也幾乎同時推開她的房門。
        『早安。』我朝她問了聲好,這是我第一次在早上八點前看到她。
        「不是叫你要提早一個鐘頭嗎?」
        『因為…嗯…那個……』我很不好意思:『鬧鐘不太習慣我早起。』
        「好。」葉梅桂用眼角瞄了我一眼:『很好。』
        我遍體生寒,於是完全清醒過來。


        我趕緊裝作一副很匆忙的樣子,也責罵了自己幾句,
        因為我得讓葉梅桂感受到我不是故意不聽她的話。
        出門前,按照慣例,我蹲下來摸摸小皮的頭:
        『小皮乖,哥哥很快就回來了。』
        小皮也按照慣例,咬著我的褲管不放。


        葉梅桂看到我在陽台上跟小皮拉扯,不禁笑了出聲:
        「牠每天都這樣嗎?」
        『是啊。』我扳開小皮咬在我褲管的最後一顆牙齒,站起身。
        「那你褲子會破哦。」
        『是嗎?』我舉起左腳枕在右腿上,右手扶著牆壁,仔細檢查:
        『哇!真的有破洞耶。』我數了一下:
        『共有七個小破洞,排列形狀像天上的北斗七星喔。小皮真不簡單。』
        「無聊。」她轉過身,繼續忙她的事。


        『我走了,晚上見。』我摸摸鼻子,打開門。
        「去吧。」葉梅桂的回答,很平淡。
        我看了看錶,剛好八點正,比我平常出門的時間早了半小時。
        『習慣也滿足相對論喔。』我覺得時間還早,於是話多了起來:
        『習慣是相對的,不是絕對的。我以前八點20起床,八點半出門;
          今天七點50起床,八點出門。絕對的習慣已改變,但相對的習慣
          並未改變,都是起床後10分鐘出門。』我嘖嘖了幾聲:
        『我也不簡單。』
        「你到底走不走?」葉梅桂冷冷放出一句話,好像在射飛刀。
        『是。』我斂起笑容:『馬上就走。』


        「喂!」葉梅桂突然叫了聲。
        『怎麼了?』我收回跨出門外的右腳,走回陽台,探頭往客廳。
        「你的公事包沒帶。」
        『我那天急著坐計程車回來找妳,公事包放在公司,忘了帶回來。』
        「哦。」她應了一聲,聲音轉趨溫柔:「以後別再這麼迷糊了。」
        『嗯。我知道了。』
        我轉身出門,又聽到她喂了一聲。


        『還有什麼事嗎?』
        「如果遲到了,別心急。」
        『妳放心,我不會遲到的。』
        「是嗎?要不要打賭?」
        『好啊。如果我沒遲到,晚上妳要煮飯給我吃,還要洗碗。』


        「不。如果你遲到了,我才煮飯。」
        『這麼好?那我倒寧願遲到。』
        「不管你寧不寧願,你鐵定會遲到。」
        『如果我沒遲到呢?』
        「那我晚上就煮麵。」
        『妳……』我突然愣住,不知道該說什麼。
        因為這表示,不管我遲不遲到,葉梅桂今天晚上都會煮東西。


        原本我以為,夜玫瑰只會悄悄在夜晚綻放,不喜歡陽光。
        沒想到在清晨,依然嬌媚如夜。
        甚至在清晨陽光的照耀下,朦朧的夜玫瑰變得明亮而豔麗。
        我終於看清楚夜玫瑰的顏色。
        那是深紅色,而非我一直以為的暗紅色。


                                                【夜玫瑰】〈9.2〉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