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8.2〉
時間: Tue Oct  8 22:11:39 2002

 

 

 

        【8】

 

        這個罕見的颱風名叫納莉,氣象局第一次發佈海上颱風警報的時間,
        是2001年9月8日深夜23時50分。
        然後在9月10日上午9時,解除了海上颱風警報。
        但納莉並未遠去,在台灣東北方海面打轉了幾天後,突然調頭,
        朝西南方直撲台灣。
        9月16日晚上21時40分,在台灣東北角,
        台北縣三貂角至宜蘭縣頭城一帶,登陸。


        當天是星期天,但老闆卻要求我們這組工作群要加班。
        納莉颱風尚未登陸台灣前,雨已經下得不可開交。
        「小柯,我到基隆河堤防去看看。」
        傍晚六點多,疏洪道似乎在辦公室坐不住,起身跟我說。
        『這時候去?有點危險吧。』
        「雨下成這樣,我擔心基隆河水位會暴漲。我還是去看看好了。」
        『我陪你去吧。』
        「我會小心的。」疏洪道拿起雨衣:「有什麼狀況,我再通知你。」


        因為擔心疏洪道,所以過了平常的下班時間,我仍然留在公司等電話。
        整個辦公室只剩下我一個人。
        晚上八點左右,我在辦公室接到疏洪道的電話。
        「小柯,基隆河水位已經超過警戒線了。」
        疏洪道那端的聲音,還夾雜著猛烈的雨聲,和斷斷續續的風聲。
        『你在哪裡?』我很緊張:『不要待在堤防邊,快回家!』
        「你放心,我待會就回去。只是如果雨再這麼下的話,恐怕會……」
        『會怎樣?』
        「恐怕再幾個小時後,洪水就會越過堤防,流進台北市。」
        疏洪道的聲音雖然冷靜,卻掩不住驚慌。


        掛上電話,我連公事包也沒提,坐上計程車,直奔回家。
        看了看錶,已經八點45分了,比我平常到家的時間晚了45分鐘。
        雖然陽台上的燈是亮的,但我尚未脫去鞋襪,就先探頭往客廳。
        葉梅桂不在。


        『葉梅桂…』等了幾秒後,沒有回應。我再叫了聲:『葉梅桂!』
        小皮懶洋洋地朝我走過來,我蹲下身摸摸牠的頭:
        『小皮,你姐姐呢?』
        牠一臉愕然,應該是聽不懂。
        『小皮,Where is your sister?』我改用英文,再問一次。
        小皮歪著頭,吐出舌頭。


        我猛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我竟然忘了狗是聽不懂人話的。
        我立刻轉身出門,坐電梯下樓。
        推開樓下大門時,雨聲像是放鞭炮一樣,劈里啪啦。
        我又拍了一下腦袋,因為我把雨傘隨手擱在陽台上了。
        只好再坐電梯上樓,開門拿了傘,又衝下樓。


        我先找葉梅桂的機車,發現它還停在附近,可見她沒騎機車出門。
        所以人應該不會走太遠。
        我先往巷口走去,但問題是,這裡的「巷口」有好幾個。
        到底她是朝哪個方向呢?
        我受過專業的邏輯訓練,所以會先冷靜,然後開始思考。
        颱風天的雨夜,出門的原因?而且這個原因並不需要騎機車出遠門。


        嗯,最大的可能,是走路去買東西。
        好,假設她去買東西,會買什麼呢?
        有什麼東西是馬上就得買而且不能拖延?
        沒錯,一定是晚餐,或者是為了颱風天而準備的食物。


        我找了所有的便利商店,和賣餐點的店與攤販,沒有發現。
        這沒關係,因為找尋的過程中常會有不可抗拒的因素。
        就像電影或小說情節中,男女主角常會莫名其妙地錯過一樣。


        例如男主角在第一月台慌張地找尋;而女主角在第二月台無助地等待。
        當男主角遍尋不著時,便匆忙往第二月台跑去;
        而女主角等得心焦,卻決定走向第一月台。
        只不過他們一個走天橋、一個走地下道,所以還是碰不著。
        然後男主角應該會聲嘶力竭地大叫女主角的名字,但火車快進站了,
        車站開始廣播的聲音淹沒了男主角的呼喊聲,所以女主角沒有聽到。
        於是男主角低頭喘氣;女主角掩面嘆息。
        當他們同時抬起頭抱著最後一絲希望準備往另一個月台找尋時,
        視線正要接觸之前的一剎那,火車剛好進站,遮住了他們的視線。


        所以我再找一遍,只不過這次的順序和上次相反,但仍然沒有發現。
        嗯,沒關係,這應該是那種天橋與地下道形式的錯過。
        我決定先回去,因為她可能已經買完東西回家了。
        我放鬆腳步,慢慢走回七C。
        陽台的燈亮著,小皮趴在地上睡覺,但葉梅桂還是不在。


        我坐在沙發上,閉上眼睛,試著冷靜以便思考。
        如果推翻掉她去買食物的最大假設,那麼第二個可能的假設是?
        對了,應該是去租漫畫或小說。
        也許她是那種喜歡在颱風天躲在被窩裡看書的人,我小時候也是如此。
        睜開眼睛,葉梅桂習慣坐的沙發空著,而陽台外的風雨聲卻愈來愈大。
        突然響起一陣雷,我整個人幾乎快從沙發上跳起來。
        『傻瓜!租小說隨便挑幾本就好,幹嘛挑那麼久。』
        我不禁罵了出口。


        為了避免呼喊聲被廣播聲淹沒或是視線剛好被火車遮住的錯過,
        我在茶几上留了一張字條,她只要坐在沙發上就可以看到。
        字條上叫她打電話給我,然後留下我的手機號碼。
        本來想再加上:小皮在我手上,不要報警,馬上帶兩萬塊來這些話,
        但我實在沒心情開玩笑。
        抓起傘,直奔這附近唯二的兩家租書店。

 

                                                【夜玫瑰】〈8.2〉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