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7.4〉
時間: Sat Oct  5 00:32:32 2002

 


        小皮全身的毛被剪得差不多,樣子完全變了。
        如果不是牠的眼神,和牠對我們猛搖尾巴和吠叫,我一定認不出來。
        牽牠回去的路上,牠似乎變得害羞與靦腆,總是迴避著我們的目光。
        想抬腿尿尿時,舉起的腳也沒以前高,甚至還會發抖。
        『小皮看到牠的毛被剃光,一定很自卑。』我對葉梅桂說。
        「才不會。牠只是不習慣而已。」
        『那妳剛剪完頭髮時,會不習慣上廁所嗎?』
        「你少無聊。」葉梅桂瞪了我一眼。


        當我還想說些什麼時,她的手機正好響起。
        葉梅桂停下腳步,把小皮交給我。
        「喂。」她說。
        「葉小姐嗎?我是……」
        雖然我走到她左手邊五公尺左右的地方,並且背對著她,
        但在夜晚寂靜的巷子裡,仍然隱約可以聽到她手機中傳來的男子聲音。


        「我等你的電話很久了。」葉梅桂淡淡地回答。
        我被她這句話吸引住,不自覺地轉過身,想聽聽她們要說些什麼。
        「真的嗎?」男子的聲音很興奮,還笑了幾聲。
        「如果你不打來,我怎能告訴你千萬別再打來呢?」
        「……」男子似乎被這句話嚇到,並沒有回話。
        「不要再打來了。Bye-Bye。」她掛上電話。


        「我們剛剛說到哪裡?」葉梅桂問我。
        『沒什麼。我們只是同時認同小皮不習慣牠的毛被剃光而已。』
        我不敢跟她說她剛罵我無聊,因為葉梅桂掛斷電話的動作,
        讓我聯想到武俠電影中,俠客揮劍殺敵後收劍回鞘的姿勢。
        「你別緊張。」葉梅桂呵呵笑了幾聲:
        「那小子我並不認識。他大概是我同事的朋友,前兩天到我公司來,
          看到了我,偷偷跟我同事要了我的電話,說是要請我吃飯。」
        『那妳為什麼跟他說:我等你的電話很久了呢?』
        「這樣講沒錯呀,既然知道這小子會打電話來,當然愈快了斷愈好。」


        聽她小子小子的叫,不禁想到第一次看見葉梅桂時,她也是叫我小子。
        「男生實在很奇怪,有的還不認識女生就想請人吃飯;有的認識女生
          一段時間了,卻還不肯請人吃飯。」葉梅桂邊走邊說。
        『是啊。』我也往前走著。


        「更奇怪的是,即使女生已經請他吃過飯,他還是不請人吃飯。」
        『嗯。確實很奇怪。』
        「這種男生一定很小氣,對不對?」
        『對。而且豈止是小氣,簡直是不知好歹。』
        葉梅桂突然笑了起來,我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也隨著她笑了幾聲。
        「你一定不是這種男生,對吧?老鷹先生。」
        我心頭一驚,腳步有些踉蹌,開始冒冷汗。


        『嗯…這個……我會找個時間,請妳吃頓飯。』我小心翼翼地說。
        「千萬別這麼說,這樣好像是我在提醒你一樣。搞不好你又要覺得
          我很小氣了。」
        『不不不。』我緊張得搖搖手:『是我自己心甘情願、自動自發的。』
        「真的嗎?」葉梅桂看著我:「不要勉強哦。」


        『怎麼會勉強呢?請妳吃飯是我莫大的榮幸,我覺得皇恩浩蕩呢。』
        「我怎麼覺得你的聲音,像是晚風吹過小皮剛剃完毛的身體呢?」
        『什麼意思?』
        「都在發抖呀。」
        『喔,那是因為興奮。』
        「是嗎?」她斜著眼看我,並眨了眨眼睛。
        『可以了,真的可以了。我會請妳吃飯的。』
        葉梅桂微微一笑,從我手中接過拴住小皮的繩子,快步往前走。


        進了樓下大門,走到電梯門口,字條又出現了。
        「再完美的電梯,也會偶爾故障。我從來不故障,所以不是電梯。」
        我看了一下,轉頭問葉梅桂:『吳馳仁瘋了嗎?』
        「不是。他進步了。」
        『什麼?』


        「這是改寫自莎士比亞《理查三世》中的句子。」她指著字條說:
        「再兇猛的野獸,也有一絲憐憫。我絲毫無憐憫,所以不是野獸。」
        『喔。那妳為什麼說他進步?莎士比亞比較了不起?』
        「不是這個意思。他以前只說電梯故障,現在卻說它連電梯都不是。
          這已經從見山是山的境界,進步到見山不是山的境界了。」
        『是嗎?我倒是覺得他更無聊了。』


        葉梅桂打開皮包,拿出一枝筆,遞給我:
        「你想寫什麼,就寫吧。」
        『不用了。』
        「你不是不寫點東西罵吳馳仁,就會不痛快?」
        『我想我已經是這棟大樓的一份子了,應該要接受這種幽默感。』
        「嗯,你習慣了就好。」
        葉梅桂微笑的同時,電梯的門也開了。


        小皮果然不習慣牠的樣子,看到鏡子還會閃得遠遠的。
        一連三天,我下班回家時,牠都躲在沙發底下。
        葉梅桂跟牠說了很多好話,例如小皮剪完毛後好帥哦之類的話。
        不過牠似乎並不怎麼相信。


        「怎麼辦?小皮整晚都躲在沙發底下。」葉梅桂問我。
        『也許等牠的毛再長出來,就不會這樣了。』
        「那要多久牠才會再長毛呢?」
        『嗯……』我沉吟了一會,然後說:
        『讓我也來寫點東西吧。』


        我把小皮從沙發底下抱出,抓著牠的右前腳,在沙發上寫字。
        寫完後,小皮變得很高興,在沙發上又叫又跳。
        「你到底寫什麼?」
        葉梅桂看到小皮又開始活潑起來,很高興地抱起牠,然後轉頭問我。


        『紅塵輪迴千百遭,今世為犬卻逍遙。
          難得六根已清淨,何必要我再長毛。』我說。
        「你還是一樣無聊。」
        她雖然又罵了我一聲,但聲音的表情,是有笑容的。


        電視中突然傳出颱風動態的消息,我聽了幾句,皺起了眉頭。
        『颱風?東北方海面?』我自言自語。
        「怎麼了?有颱風很正常呀。」
        『不,那並不正常。』我轉頭看著葉梅桂:
        『侵襲台灣的颱風,通常在台灣的東南方和西南方生成。這次的颱風
          卻在東北方海面生成,這是非常罕見的。』
        我想了一下,問她:『家裡有手電筒或是蠟燭之類的東西嗎?』
        「沒有。」她笑了笑:「我不怕停電的。」


        『我下樓買吧。』我站起身,也笑了笑:
        『如果停電,妳晚上看書就不方便了。』
        「停電了還看什麼書。」
        『妳習慣很晚睡,萬一停電了,在漫漫長夜裡,妳會很無聊的。』
        葉梅桂沒有回答,微微一笑,點了點頭。


        我走到陽台,打開了門。
        「柯志宏。」我聽到她在客廳叫我。
        『什麼事?』我走回兩步,側著身將頭探向客廳。
        「謝謝你。」葉梅桂的聲音很溫柔:「還有……」
        『嗯?』
        「已經很晚了,小心點。」


        雖然葉梅桂只是說了兩句話,卻讓我覺得夜玫瑰的身上,少了兩根刺。

 

                                                【夜玫瑰】〈7.4〉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