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7.3〉
時間: Sat Oct  5 00:31:37 2002

 


        這已經是第二次在跟葉梅桂交談時,突然想起學姐。
        我不是很能適應這種突發的狀況,因為不知道從哪一個時間點開始,
        我已經幾乎不再想起學姐了。


        雖然所有關於跟學姐在一起時的往事,我依然記得非常清楚,
        但那些記憶不會莫名其妙地出現在腦海,也不會刻意被我翻出來。
        即使這些記憶像錄影帶突然在我腦海裡播出,我總會覺得少了些東西,
        像是聲音,或是燈光之類的。
        我對錄影帶中的學姐很熟悉,但卻對錄影帶中我的樣子,感到陌生。
        也許如果讓我再聽到「夜玫瑰」這首歌,或再看到「夜玫瑰」這支舞,
        這捲錄影帶會還原成完整的樣子。
        只可惜,大學畢業後,我就不曾聽到或看到「夜玫瑰」了。


        有了上次突然因為葉梅桂而想起學姐的經驗,這次我顯得較為從容。
        『對了,小皮呢?』我試著轉移話題。
        「牠也在剪頭髮呀。」
        『剪頭髮?』
        「小皮的毛太長了,我送牠去修剪。待會再去接牠回來。」
        『小皮本來就是長毛狗,不必剪毛的。』
        「可是牠的毛都已經蓋住眼睛了,我怕牠走路時會撞到東西。」
        『妳想太多了。狗的嗅覺遠比視覺靈敏多了。』
        「是嗎?」


        葉梅桂站起身,拿下髮夾,然後把額頭上的頭髮用手梳直,
        頭髮便像瀑布般垂下,蓋住額頭和眼睛。
        「你以為這時若給我靈敏的鼻子,我就不會撞到東西?」
        她雙手往前伸直,在客廳裡緩慢地摸索前進。


        『是是是,妳說得對,小皮是該剪毛了。』
        「知道就好。」葉梅桂還在走。
        『妳要不要順便去換件白色的衣服?』
        「幹嘛?」
        『這樣妳就可以走到六樓,裝鬼去嚇那個白爛小孩吳馳仁了。』
        「喂!」
        她終於停下腳步,梳好頭髮、戴上髮夾,然後瞪我一眼。


        葉梅桂坐回沙發,打開電視。
        我的視線雖然也跟著放在電視上,但仍藉著眼角餘光,打量著她。
        其實她的頭髮並沒有剪得很短,應該只是稍微修剪一下而已。
        原先她長髮時,髮梢有波浪,而現在的髮梢只剩一些漣漪。
        我覺得,修剪過枝葉的夜玫瑰,只會更嬌媚。
        但以一朵夜玫瑰而言,葉梅桂該修剪的,不只是枝葉,
        應該還有身上的刺。


        「我去接小皮了。」葉梅桂拿起皮包,走到陽台。
        『我陪妳去。』我把電視關掉,也走到陽台。
        她猶豫了一下,說:「好吧。」
        『不方便嗎?』
        「不是。」她打開門,然後轉頭告訴我:「只是不習慣。」


        搭電梯下樓的這段時間,我一直在想著葉梅桂這句"不習慣"的意思。
        我從未看見她有朋友來找她,也很少聽到她的手機響起。
        除了上班和帶小皮出門外,她很少出門。
        當然也許她會在我睡覺後出門,不過那時已經很晚,應該不至於。
        這麼說起來,她的人和她的生活一樣,都很安靜。
        想到這裡時,我轉頭看著她,試著探索她的眼神。


        「你在看什麼?」
        剛走出樓下大門,她似乎察覺我的視線,於是開口問我。
        『沒什麼。只是突然想到,妳很少出門。』
        「沒事出門做什麼。」葉梅桂的回答很簡單。
        『可以跟朋友逛逛街、看看電影、唱唱歌啊。』
        「我喜歡一個人,也習慣一個人。」
        『可是……』
        「別忘了,」她打斷我的話:「你也是很少出門。」
        我心頭一震,不禁停下腳步。


        葉梅桂說得沒錯,我跟她一樣,都很少出門。
        我甚至也跟她一樣,喜歡並習慣一個人。
        也許我可以找理由說,那是因為我還不熟悉台北的人事物,
        所以很少出門。
        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很多人正因為這種不熟悉,才會常出門。
        因為所有的人事物都是新鮮的,值得常出門去發掘與感受。
        我突然想起,即使在我熟悉的台南,我依然很少出門。


        「怎麼了?」
        葉梅桂也停下腳步,站在我前方兩公尺處,轉過身面對著我。
        『妳會寂寞嗎?』我問。
        在街燈的照射下,我看到她的眼神開始有了水色。
        就像一陣春雨過後,玫瑰開始嬌媚地綻放。


        「寂寞一直是我最親近的朋友。我不會去找它,但它總會來找我。」
        『是嗎?』
        「嗯。我想了很多方法來忘記它,但它一直沒有把我忘記。」
        我望著嘴角掛著微笑的葉梅桂,竟有一股說不出的熟悉感。
        『如果它不見了,只是因為它躲起來,而不是因為它離去。』我問她:
        『妳也有這樣的感覺吧?』
        「沒錯。」葉梅桂笑了笑。


        「在山上的人,往往不知道山的形狀。」
        葉梅桂仰起頭,看著夜空,似乎有所感觸:
        「只有在山外面的人,才能看清楚山的模樣。」
        『什麼意思?』
        「很簡單。」她轉過頭看著我,往後退開了三步,笑著說:
        「你站在一座山上,我站在另一座山上。我們彼此都知道對方的山
          長什麼樣子,卻不清楚自己所站的山是什麼模樣。」


        葉梅桂說得沒錯,從我的眼中,我可以很清楚看到和聽到她的寂寞。
        雖然我知道我應該也是個寂寞的人,但並不清楚自己寂寞的樣子。
        也不知道自己的哪些動作和語言,會讓人聯想到寂寞。
        換言之,我看不到自己所站的這座山的外觀,只知道自己站在山上。
        但葉梅桂那座山的模樣與顏色,卻盡收眼底。
        而在葉梅桂的眼裡,又何嘗不是如此。


        「小皮應該等很久了,我們快走吧。」
        說完後,葉梅桂便轉過身,繼續往前。
        『嗯。』
        我加快了腳步,與她並肩。
        『我的山一定比妳高。』
        「但我的山卻比你漂亮呀。」
        我們沒停下腳步,只是彼此交換一下笑容。

 

                                                【夜玫瑰】〈7.3〉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