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7.2〉
時間: Sat Oct  5 00:30:47 2002

 

 

 

        【7】

 

        連續幾天的雨,造成台北部分地區淹水,不過情況都很輕微。
        由於這跟我的工作相關,因此主管要我跟另一位男同事到現場看看。
        他跟我隸屬同一組,叫蘇宏道。
        這個名字跟水利工程的另一項工程設施 - 疏洪道,也是諧音。
        疏洪道又稱分洪道,可使部份洪水經由疏洪道再流入下游,
        或排至其他流域,因此具有分散洪水的效果。
        例如台北的二重疏洪道,可分散淡水河的洪水。


        記得我第一次向他說我的名字時,他很興奮地說:
        「你是滯洪池,我是疏洪道。我們雙劍合璧,一定所向無敵!」
        很無聊的說法。
        雖說如此,他還是習慣叫我小柯。


        他人還不錯,只是總喜歡講冷笑話,很冷的那一種。
        笑話不好笑也就罷了,有時還會惹上麻煩。
        例如在下雨的那幾天,他會說外面的天氣跟公司的狀況一樣。
        『怎麼樣?』我問他。
        「都在風雨飄搖之中。」他說完後總會大笑,很得意的樣子。
        這句話剛好被路過的老闆聽到,把他叫去訓了一頓。


        『你學乖了吧?』當他挨完罵回來後,我又問他。
        「你知道我為什麼挨罵嗎?」他反而問我。
        『因為你拿公司亂開玩笑,當然會被老闆罵。』
        「不是這樣的。」他神秘兮兮地將嘴巴靠近我耳邊,輕聲說:
        「老闆罵我不該洩漏公司機密。哈哈哈……」
        如果是剛認識他,可能會被他唬住。
        不過我認識他已有一段時日,知道這傢伙的嘴巴很壞。


        疏洪道的個性不算太散漫,卻很迷糊。
        他的辦公桌就在我右手邊,桌上總是一片凌亂,像被小偷光顧一樣。
        當主管要我跟他到現場勘查時,他光在桌上找鑰匙就花了十幾分鐘。
        「真是諸葛亮七擒孟獲啊。」他終於找到那串鑰匙,轉頭告訴我:
        「這串鑰匙我丟掉七次、找回七次,很像諸葛亮對孟獲七擒七縱吧。」
        『快走吧。』我習慣裝作沒聽到他的話。


        離開辦公室時,在門口碰到公司內另一位女工程師。
        「李小姐,妳中毒了嗎?」疏洪道開口問她。
        「什麼?真的嗎?」她很緊張。
        「我看見妳嘴唇翻黑。」
        「那是口紅的顏色!」說完後,她氣呼呼地走進辦公室。
        疏洪道哈哈笑了兩聲後,拉著我坐電梯下樓。


        頂著烈日,我們騎機車在外面走了一天,幾乎跑遍大半個台北。
        我對台北不熟,而疏洪道是土生土長的台北人,因此通常由他帶路。
        我發覺疏洪道非常認真,跟平常上班的樣子明顯不同。
        他對水利工程設施的瞭解遠超過我,我因而受益不少,並開始敬佩他。
        再回到辦公室時,已經是晚上七點半。
        我收拾一下辦公桌,準備下班。
        而疏洪道把口袋中的零錢掏出,隨手丟進桌上的文件堆裡。


        『你在做什麼?』我很好奇。
        「我在藏寶啊。」
        『你還嫌桌子不夠亂?』
        「你不懂啦。」他雙手把桌上弄得更亂,零錢完全隱沒入文件堆中。


        「我不是常常在桌子上找東西嗎?找東西時的心情不是會很慌亂嗎?
          心情慌亂時不是會很痛苦嗎?但我現在把零錢藏在裡面,這樣下次
          找東西時就會不小心找到錢,找到錢就會認為是意想不到的收穫,
          於是心情就會很高興啊。」
        然後他又在桌上東翻西翻,翻出一個硬幣,興奮地說:
        「哇!十塊錢耶!我真是幸運,一定是上帝特別眷顧的人。」
        他又得意地笑著,嘴裡嘖嘖作聲。
        『我下班了,明天見。』我拍拍他的肩膀,還是裝作沒聽到他的話。


        雖然今天在外面跑了一整天,但回到住處的時間還是跟以前差不多。
        「咦?為什麼你的臉那麼紅?」葉梅桂還是坐在客廳看電視。
        『會嗎?』我摸摸臉頰。
        「是不是……」她站起身,撥了撥頭髮:
        「是不是今天的我特別漂亮,讓你臉紅心跳?」
        『妳想太多了。』我放下公事包,坐在沙發上:『那是太陽曬的。』
        「哦?你在辦公室做日光浴嗎?」
        『不是。我今天跟同事在外面工作。』
        「哦,原來如此。」


        當我準備將視線轉向電視機時,她突然站起身,繞著茶几走了一圈。
        『妳在做什麼?』我很疑惑地看著她。
        「我在試試看身體變輕後,走路會不會快一些。」
        『妳身體變輕了嗎?』
        「是呀。」
        『會嗎?我看不出來耶。』我打量她全身:『妳哪裡變輕?』
        「頭。」
        『頭變輕了?』我想了一下:『那妳不就變笨了?』
        「喂!」葉梅桂提高音量:「你還是看不出來嗎?」


        『啊!』我又看了她一眼後,終於恍然大悟:『妳把頭髮剪短了!』
        「你還好意思說自己是老鷹。」葉梅桂哼了一聲:
        「我才是老鷹,你一回來我就發覺你的臉變紅了。」
        『不好意思,我剛剛沒注意到。妳怎麼突然想剪頭髮呢?』
        「廢話。頭髮長了,當然要剪。」
        她坐回沙發,語氣很平淡。
        我覺得碰了一個釘子,於是閉上嘴,緩緩把視線移到電視。


        「喂!」
        在彼此沈默了幾分鐘後,葉梅桂突然喊了一聲,我嚇了一跳。
        『怎麼了?』我轉頭看著她。
        「關於我頭髮剪短這件事,你還有什麼話要說?」
        『嗯。頭髮剪短是好事,會比較涼快。』
        「然後呢?」
        『然後就比較不會流汗。』
        「還有沒有?」
        『沒……沒有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她的問話有些殺氣,因此我回答得很緊張。


        果然葉梅桂瞪了我一眼後,就不再說話了。
        我想了半天,實在想不出該說什麼,乾脆問她:
        『妳能不能給點提示?』
        「好。我給你一個提示。」
        她似乎壓抑住怒氣,從鼻子呼出一口長長的氣,我看到她胸口的起伏。


        「我頭髮剪這樣,好看嗎?」
        『當然好看啊,這是像太陽閃閃發亮一樣的事實啊。』
        「那你為什麼不說?」
        『妳會告訴我天空是藍的、樹木是綠的嗎?這是顯而易見的事實,
          當然不需要刻意說啊。說了反而是廢話。』
        「哼。」


        雖然她又哼了一聲,但我已經知道她不再生氣了。
        葉梅桂可能不知道,她的聲音是有表情的。
        我習慣從她的眼神中判斷她的心情,
        並從她的聲音中“看”到她喜怒哀樂的表情。
        她聲音的表情是豐富的,遠超過臉部的表情。
        因為除了偶爾的笑容外,她的臉部幾乎很少有表情。
        正確地說,她的聲音表情是上游;臉部表情是下游,
        她情緒傳遞的方向跟水流一樣,都是由上游至下游。


        「那我問你,我長髮好看呢?」葉梅桂又接著問:「還是短髮?」
        『這並沒邏輯相關。』
        「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妳的美麗,根本無法用頭髮的長度來衡量。』
        她忍不住笑了一聲,隨即又板起臉:
        「你從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會說話了。」
        『從……』我尾音拉得很長,但始終沒有接著說。
        「嗯?怎麼不說了?」
        『沒事。』我笑了笑。


        我不想告訴葉梅桂,我是從學姐離開以後,才開始變得會說話。

 

                                                【夜玫瑰】〈7.2〉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