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6.4〉
時間: Fri Oct  4 00:10:39 2002

 


        「什麼叫“老鷹如果飛得太高,往往會低估兔子的身長”?」
        葉梅桂哼了一聲,接著說:
        「你是高飛的老鷹,而我卻只是一隻小兔子?」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用力搖了搖手:
        『高飛的老鷹是指我英明的頭腦,而兔子的身長是指生活中的瑣事。』
        「你是說"您"貴人事忙,忙到連跟人說聲謝謝或對不起都會忘記?」
        『我沒說我是貴人,只是說我的頭腦英明而已。』
        我伸出右手的食指,搖了搖食指:『這還是沒有邏輯上的關連。』
        「你……」葉梅桂真的生氣了,手指著我,大聲說:
        「你是笨蛋!」


        葉梅桂說完後,叫了聲小皮,就直接進了房間,連書也忘了帶走。
        她準備關上房門時,卻看到小皮仍在客廳,於是又說:
        「小皮!快進來!」
        小皮只好繞著我走一圈,再走進她的房間。
        我一臉愕然,並不清楚自己到底哪裡惹她生氣?
        但我清楚的是,葉梅桂果然是帶刺的夜玫瑰。


        我在睡覺前,翻來覆去,仔細回想今晚的對話。
        老鷹如果飛得太高,往往會低估兔子的身長?
        這句話應該沒錯吧。
        莫非老鷹的視覺實在太好,以致於不管飛得多高,
        都可一眼判斷出兔子的身長?
        好像也是吧,因為從沒聽說老鷹要抓兔子時,結果抓到一匹白馬。
        還是我說我的頭腦很英明這句話讓她不悅呢?
        可是我說的是英明,又不是聰明,不算往自己臉上貼金吧?


        一連三天,我下班回來時,陽台上的燈並未打亮。
        我總是摸黑脫去鞋子、擺進鞋櫃。
        結果第三天左腳的小指不小心踢到鞋櫃,我還慘叫了一聲。
        但坐在客廳的葉梅桂並沒做任何反應,我甚至懷疑她在心裡偷笑。
        這三天我只聽到她說過三句話,而且這三句話竟然還相同。
        都是她早上出門上班前那句:
        「小皮,在家乖乖哦,姐姐很快就回來了。」


        雨也早就停了,可是雨過天青這句話,似乎不適合形容葉梅桂的脾氣。
        她的脾氣可說是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我覺得回家後的氣氛實在太詭異,所以第四天刻意地待到很晚才下班。
        我大約十點半左右離開公司,比平常遲了快三個鐘頭。
        但我竟然還不是公司內最晚下班的員工,可見我待的這家公司很變態。


        我先在公司樓下隨便吃了點東西,再搭捷運回去。
        看了看手錶,已經超過十一點了。
        下車後,我慢慢爬著向上的階梯,想多拖點時間,避免回家時的尷尬。
        剛出捷運站,我竟然看到葉梅桂牽著小皮,
        坐在停放在附近的一輛機車上。


        『怎麼今天這麼晚才帶小皮出來?妳平常不是十點就帶牠出來?』
        葉梅桂沒答話,站起身離開機車座墊,往回走。
        我跟在她後頭,沿路上逗弄著小皮。
        到了樓下,我先掏出鑰匙打開大門,正準備推門進去時,
        沒想到她迅速將門拉回鎖上,再用她的鑰匙重新開門,然後推門走進。
        看到她走到電梯門口,我才放心地走進去。
        因為我很害怕她搞不好會在我左腳剛跨進門時,用力把門關上。


        在電梯門口,吳馳仁又貼上一張字條:
        「輕輕的我停了,正如我輕輕的載。
          我累了這麼久,偶爾故障也應該。」
        『可惡!竟然學徐志摩的《再別康橋》,我一定要……』
        我馬上從公事包中掏出一枝筆,正準備也寫些什麼時,
        發現葉梅桂轉頭瞄了我一眼,我立刻把筆收下,改口說:
        『嗯,這些字寫得真好,很有藝術感。』
        「他這次的字,沒以前寫得好。」
        她突然出了聲,我嚇了一跳。電梯門已打開,我竟忘了走進。


        「還不快進來。」葉梅桂在電梯內說話。
        『是。』我馬上走進。
        在電梯內,小皮的前腳搭在我褲子的皮帶上,我摸摸牠的頭,笑了笑。
        還好有小皮,我可以假裝很忙的樣子。
        出了電梯,到了七C門口。這次我學乖了,不再主動掏鑰匙開門。
        「快開門呀。」她又說。
        『是。』我畢恭畢敬。


        等我們分別在沙發坐定,我想她既然肯開口說話,大概氣已消了一些。
        『那個……對不起。我有時不太會說話,希望妳不要見怪。』
        她看了我一眼,淡淡地說:「我也有不對的地方。」
        『妳怎麼會不對呢?就像要地球忘了繞太陽旋轉一樣,都是不可能的。
          所謂沈默是金、開口是銀,因此話較多的我,一定較容易出錯……』
        我瞥見她的神色似乎不對,又趕緊改口:
        『不過話說回來,妳確實有不對的地方。這沒關係,我不會介意的。』
        葉梅桂瞪了我一眼,然後說:「不會說話就少開口。」
        『是。』
        於是客廳又安靜了下來,我連打開電視也不敢。


        「回答你剛剛的問題,我今天也是十點就帶小皮出去走走。」
        葉梅桂竟然先開口,我愣了一下,因此還搞不太清楚狀況。
        『什麼?我問了什麼問題?』
        「你在捷運站時,不是問我:為什麼今天這麼晚才帶小皮出來?」
        『是啊。』
        「我回答了。」


        『喔。沒想到今天小皮可以在外面走一個多小時,看來牠的體力很好,
          真是一隻健康的小狗啊。』
        「牠沒有走一個多小時,我們一直是坐在機車上的。」
        『喔。妳們為什麼坐那麼久?是在思考什麼東西嗎?』
        「我們在等你呀,笨蛋!」
        她的音量又突然升高。


        過了良久,我才又喔了一聲。
        「吃過飯了吧?」
        『吃過了。』
        還好我真的吃過了,如果我還沒吃,我就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真的嗎?」
        『真的真的。我不敢騙妳。』
        「好吧。沒事了。」
        『那……我回房間了。晚安。』
        「你不用洗澡的嗎?洗完澡要睡覺時再說晚安。」
        『是。』


        我站起身想走回房間,突然靈光一閃,轉身告訴她:
        『老鷹飛得再高,兔子的身長還是一目了然啊。』
        「又在胡說什麼。」
        『沒什麼,我修正一下前幾天說錯的話。』
        「你又是高飛的老鷹?」
        『不敢不敢。我以後會細心一點,不會再迷糊了。』
        「快去洗澡啦。」
        『是。』


        洗完澡,再跟葉梅桂說聲晚安後,我就睡了。
        我不用再翻來覆去思考著到底哪裡說錯話的問題。
        早上醒來後看見葉梅桂時,氣氛也不再尷尬。
        她甚至在出門前還催促我動作快點,以免遲到。


        我也不必刻意在公司待到很晚,又恢復到平常的習慣。
        下班回來後,打開七C的大門,陽台上終於又有了光亮。
        我好像在沙漠中行走了幾天的旅人,突然發現水一樣,興奮地叫著:
        『小皮!小皮!』
        小皮跑了過來,我拉起牠的前腳:
        『太好了,燈又亮了!』
        我拉著小皮,在陽台上轉圈圈,小皮也汪汪叫著。
        而此時的葉梅桂,依然端坐在沙發。


        但我卻發覺夜玫瑰嘴角輕輕泛起的笑意。

 

                                                【夜玫瑰】〈6.4〉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