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6.2〉
時間: Fri Oct  4 00:07:31 2002

 

 

 

        【6】

 

        一連下了好幾天的雨,我總算見識到台北的多雨了。
        下雨天對我而言,沒有太大的區別,只是出門時多帶把傘。
        但對騎機車上班的葉梅桂而言,就顯得不方便了。
        我原本以為,她會因而有些心煩,或是口中出現一些怨言,
        然而我從未聽到或感覺到她的抱怨,她出門上班前的氣氛並沒變,
        穿雨衣的動作也很自在。


        比較起來,小皮就顯得煩躁多了。
        因為原本每天晚上葉梅桂都會帶牠出去散步,但現在卻因雨而暫停。
        我常看到小皮面向陽台的窗外,直挺挺地坐著,口中嗚嗚作聲。
        偶爾還會皺起眉頭,若有所思。


        我想小皮應該是覺得很無聊,我一直盯著牠,久了自己也覺得無聊。
        於是我蹲在牠身旁,抓著牠的右前腳,在地板上寫字。
        我寫完後,小皮似乎很高興,一直舔我的臉。


        「你在地上寫什麼?」葉梅桂正坐在沙發上看報紙。
        『秋風秋雨愁煞人。』
        「什麼?」她似乎沒聽清楚。
        『秋風、秋雨、愁煞人。』
        「你有病呀!沒事學秋瑾幹嘛?」


        『我很正常啊,我只是寫下小皮的心聲而已。』
        「你真是有病。」
        『六樓那個白爛小孩吳馳仁,還不是學鄭愁予,妳怎麼不說他有病?』
        「人家的毛筆字寫得很好,那叫藝術。」
        『我寫的字也不錯啊。』
        「你的字?」她從鼻子哼出一聲:「我看過了,不怎麼樣。」


        『妳有看過我的字?』
        「你不是也寫在電梯門口的字條上?」
        『妳怎麼知道是我寫的?』
        「我想不出除了你之外,這棟大樓裡還會有誰這麼無聊。」
        『不公平!為什麼都沒人說吳馳仁無聊。』
        「我說過了,那叫藝術。」
        『那我的字呢?』
        「我也說過了,那叫無聊。」
        葉梅桂仍然好整以暇地看著報紙。


        打開電視,還沒來得及轉台,小皮突然跳到我身上,神情很興奮。
        我轉頭望向陽台的窗外,雨暫時停止了。
        『雨停了。我帶小皮出去走走,好不好?』
        「不行。雨隨時還會再下。」葉梅桂的語氣很堅定。
        我向小皮搖了搖手,牠的眼神轉為黯淡,口中又開始嗚嗚作聲。
        我只好又抓著牠的右前腳,在地板上寫字。
        「喂,你這回寫什麼?」
        『和平、奮鬥、救中國。』
        「這又是小皮的心聲?」
        『是啊。』


        「你可以再說一遍。」
        葉梅桂站了起來,將報紙捲成一圈。
        『我改一下好了。』
        我抓著小皮的右前腳,先作勢將剛剛寫的塗掉,然後再重寫一句。
        「寫什麼?」
        『和平、奮鬥、救救我。』
        「你……」她舉起捲成一圈的報紙,向我走近了兩步。
        『我開玩笑的。』我趕緊站起身,陪了個笑臉。
        『不過說真的,牠好幾天沒出去了,很可憐。』
        「這沒辦法呀,誰叫老天下雨。」


        『我帶牠出去一下下就好,很快就回來,妳別擔心我會淋濕。』
        「我又不是擔心你。」
        『那妳擔心什麼?』
        「我擔心路上有積水,小皮會弄髒的。」
        『啊?妳不是擔心我喔。』


        「擔心你幹嘛?」葉梅桂又從鼻子哼出一聲:
        「你這小子又不知道感激。」
        『哪有?妳別胡說。』
        「上次載你去捷運站搭車,你連一句謝謝也沒說。」
        『是嗎?』我搔搔頭,很不好意思。
        「還有你也沒問我,我後來有沒有遲到?」
        『喔?那妳有沒有遲到?』
        葉梅桂瞪了我一眼:「當然有。」


        『那妳有沒有挨罵?』
        「沒有。」
        『為什麼?』
        「因為我長得漂亮呀。」
        『那妳意思是說,我會挨罵是因為我長得……』
        「是的。我就是這個意思。」
        『喂。』
        「還喂什麼,快帶小皮出去呀。」
        『妳答應了?』
        「嗯。不過要快去快回。」


        打開門的一剎那,小皮衝出去的力道,幾乎可以拉動一輛車子。
        看來牠這幾天真的是悶得慌。
        我很小心翼翼地牽著牠,避過路上的每一個水窪。
        快到捷運站時,突然又下起了雨,而且愈下愈大。
        我看苗頭不對,趕緊解開襯衫的鈕釦,將小皮抱在懷裡,再扣上鈕扣。
        小皮太大了,我再怎麼吸氣收小腹,也只能由下往上扣了兩顆扣子。
        然後我彎身護著牠,往回衝,很像是在長阪坡單騎救主的趙子龍。
        到了樓下時,我已全身濕透。


        當電梯門口打開的瞬間,我幾乎與從電梯內衝出的葉梅桂撞個滿懷。
        她手上拿把傘,神色匆匆。
        『外面正下著大雨,妳急著去哪裡?』
        「去找你們呀。你看你,都淋濕了。而且還衣冠不整。」
        小皮從我敞開的襯衫中探出頭,她伸手摸了摸。


        『小皮還好,妳別擔心。』
        我轉身背對著她,解開衣服下面的兩顆扣子,將小皮放下。
        然後趕緊將衣服重新穿好,再轉過身面對著她。
        『妳看,牠只淋濕一點點喔。而且……』
        「先上樓再說。」她打斷我的話,拉著我,走進電梯。
        在電梯內,我們都不說話,只有我身上的水珠不斷滴落的聲音。
        我感覺我好像是一尾剛從海裡被撈起的魚。


        出了電梯,葉梅桂急著打開七C的門,催促我:
        「快進來。」
        『我先在這裡把水滴乾,不然地板會弄濕的。』
        「你有病呀!快給我進來!」
        『喔。』我摸摸鼻子,走進屋內,站在陽台。
        「還站著做什麼?趕快去洗個熱水澡,換件衣服。」
        『妳說換襯衫好呢?還是換T恤?』
        「你說我踹你好呢?還是打你?」
        她的語氣似乎不善,我想現在應該不是發問的時機,趕緊溜到浴室。


        洗完澡走出浴室,葉梅桂坐在客廳,手裡的報紙已換成一本書。
        我赤足在地板上躡手躡腳地走著,以她為圓心,離她最遠距離為半徑,
        走到我的沙發,準備坐下。
        她放下手中的書,突然站起身。我嚇了一跳。

 

                                                【夜玫瑰】〈6.2〉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