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5.4〉
時間: Thu Oct  3 01:34:34 2002

 


        我回到房間,看到床,就躺上去,然後不省人事。
        昏昏沈沈之際,聽見有人敲我房門:
        「喂!柯志宏,起床了!」
        我突然驚醒,因為這是葉梅桂的聲音。
        『發生什麼事?』
        我揉揉眼睛,打開房門。


        葉梅桂沒說話,左手伸直,斜斜往上,指向客廳。
        『怎麼了?妳的手受傷了嗎?』
        「笨蛋!」
        她再將左手伸直,用力指了兩次。
        我順著她指的方向,看到客廳牆上的鐘。
        『哇!八點半了!』


        我馬上進入緊急備戰狀態,像無頭蒼蠅般,在房間亂竄。
        一陣兵荒馬亂之後,我提著公事包,衝出房間。
        『咦?妳怎麼還沒出門?』
        「我在等你呀。我載你去捷運站坐車,節省一些時間。」


        『可是這樣妳上班……』
        「可是這樣妳上班會不會遲到?你想這麼說,對嗎?」
        『對。妳會遲到嗎?』
        「我遲到一下下應該沒關係的。」
        『這樣我會……』
        『這樣我會不好意思的。你想這麼說,對嗎?』
        『不要再玩……』
        「不要再玩這種搶對白的遊戲。你想這麼說,對嗎?」
        『傻瓜!都什麼時候了,趕快出門啦!』


        這是我和葉梅桂第一次同時出門。
        出門前,我們同時蹲下來摸摸小皮的頭,我摸左邊,她摸右邊。
        「小皮,在家乖乖哦,姐姐很快就回來了。」
        『小皮乖,哥哥很快就回來了。』
        我看到小皮歪著頭,一臉困惑。
        因為牠不知道該目送葉梅桂?還是咬住我的褲管?


        葉梅桂騎機車載我到捷運站,到了捷運站後,我立刻跳下車。
        『我走了。妳騎車小心點。』
        「趕快去坐車吧,不然……」
        『不然你上班會遲到。妳想這麼說,對嗎?』
        「哦?沒想到你也會玩這種……」
        『沒想到你也會玩這種搶對白的遊戲。妳想這麼說,對嗎?』
        我覺得很得意,笑著說:『想不到吧。』


        葉梅桂突然停下車,拿下戴在頭上的安全帽。
        左手叉腰,雙眼圓睜,右手一直對我指指點點。
        嘴巴裡唸唸有詞,但卻沒出聲音。
        『妳在做什麼?』我很好奇。
        「我在模擬遲到時,老闆很生氣罵你的情形。」
        『哇……』我突然驚醒,往捷運站入口處衝去,一面跑一面回頭說:
        『晚上見了。』


        等我匆匆忙忙跑進辦公室,已經是九點零二分了。
        換言之,我遲到了兩分鐘。
        當我趴在辦公桌上喘氣時,老闆向我走過來。
        我的老闆跟我部門的主管,除了年紀差不多外,其他則南轅北轍。
        主管的穿著非常輕便,頭髮雖在,卻已呈斑白。
        而老闆總是西裝領帶,頭髮抹得油油亮亮、閃閃動人。


        「你知道你犯了什麼錯嗎?」
        老闆的臉雖然帶著微笑,不過卻讓我聯想到在春帆樓簽訂馬關條約時,
        日本的伊藤博文笑著請李鴻章坐下時的嘴臉。


        我很納悶,台北人說話怎麼老喜歡拐彎抹角?阿莎力一點不是很好?
        就像我騎機車在台北街頭被警察攔下來時一樣,他們一開頭總會說:
        「先生,你知道你犯了什麼錯嗎?」
        「先生,你知道你剛剛做錯了什麼嗎?」
        「先生,你知道我為什麼半夜兩點躲在暗處把騎車的你攔下來嗎?」
        然後拿起罰單,寫了一堆,寫完後拿給你,最後才說:
        「謎底就是 — 你剛剛從人行道上騎下來。想不到吧。」
        我想不到的規則很多,所以我到台北後,交通罰款已繳了好幾千塊。


        「咳咳……」老闆見我不出聲,用力咳了兩聲,把我拉回現實。
        『應該是遲到……兩分鐘吧。』
        「遲到兩分鐘有什麼了不起?你心裡一定這麼想,對嗎?」
        我有點驚訝,怎麼連老闆也在玩這種遊戲?
        「如果在防洪預警時,多了兩分鐘,你知道可以挽救多少人命的傷亡
          和財物的損失嗎?」
        我看了看老闆,沒有說話。因為這句話是對的。
        「我真是慚愧啊,被扣薪水也心甘情願。你心裡一定這麼想,對嗎?」
        這句話只對了一半。
        我確實是慚愧,不過我可不希望被扣薪水。


        大概是睡眠不足還有早餐又沒吃的關係,所以上班時老覺得昏昏欲睡。
        還好今天並沒有比較重要的事,勉強可以邊工作邊打瞌睡。
        不過我常會聽到身後傳來主管的咳嗽聲,然後就會驚醒。
        如果今天讓我設計跨海大橋的話,很可能會變成海底隧道。
        總之,我一整天都是渾渾噩噩的。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坐捷運回家時,還差點睡過頭、錯過停靠站。
        葉梅桂說得好,時間就像火車一樣快速駛離,
        但我卻像在車廂內熟睡的乘客般毫無知覺。
        拖著疲憊的腳步回到住處,準備搭電梯上樓時,電梯門口竟又貼上:
        「我達達的引擎正痛苦的哀嚎。我不是偷懶,只是故障。」
        這次我終於看清楚了,右下角確實寫著:吳馳仁敬啟。


        這個死小孩,竟然改寫鄭愁予的《錯誤》:
        「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
        我心裡暗罵了一聲,立刻從公事包裡掏出一枝筆,也在那張紙上寫:
        「你吃飽了太閒就趕快去睡覺。你不僅欠揍,而且無聊!」
        我寫完後,進了電梯,果然沒故障。


        開門進了七C,陽台上的燈一如往常,依舊亮著。
        我總是藉助這種光亮,脫下鞋子,擺進鞋櫃。
        然後換上室內脫鞋,走進客廳,再將陽台上的燈關掉。
        唯一不同的是,葉梅桂並未坐在客廳的沙發,而是在廚房。


        「你回來了。」葉梅桂在廚房說。
        『嗯。』
        「吃過飯沒?」
        我有點驚訝,因為她已經很久不做這種寒暄了。
        『還沒。我也忘了順便買飯回來。』
        「那你再等一下下,我煮好後,一起吃飯吧。」
        聽到她說這句話時,原本想坐進沙發的我,屁股頓時僵在半空中。


        『妳馬桶又不通了嗎?』我問。
        「沒呀。」
        『浴室的水管又堵塞?』
        「也沒。」
        『那妳為什麼……』
        「那妳為什麼要煮飯給我吃?你想這麼說,對嗎?」
        『沒錯。』
        「同住一個屋簷下,一起吃頓飯很正常呀。」
        『喔。』
        我坐了下來,打開電視,乖乖等著。


        「好了。可以吃了。」葉梅桂將飯菜一道一道地端到客廳。
        我們把客廳的茶几當作餐桌,沙發當椅子,準備吃飯。
        「今天有遲到嗎?」
        『遲到兩分鐘。』
        「挨罵了嗎?」
        『嗯。今天真是……』
        「今天真是倒楣的一天啊。你想這麼說,對嗎?」
        『不對。』我搖搖頭:『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啊。』
        「為什麼?」
        我只是笑了笑,然後看了看夜玫瑰,並沒有回答葉梅桂的話。


        雖然只是兩菜一湯,卻讓我覺得這頓飯非常豐盛。
        「我的手藝還好嗎?」
        『嗯。沒想到……』
        「沒想到妳是個又漂亮又聰明又會燒菜的好女孩。你想這麼說,
          對嗎?」
        『這次妳就說對了。』
        我笑了起來,葉梅桂也笑了。
        我們的笑聲感染了小皮,於是牠也汪汪叫了兩聲。


        而屋外突然響了一陣雷,下起了我到台北後的第一場雨。

 

                                                【夜玫瑰】〈5.4〉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