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5.3〉
時間: Thu Oct  3 01:33:09 2002

 


        『妳……妳還好吧?』
        我不忍心看著葉梅桂不斷撫摸著小皮,於是開口問她。
        「還好呀。怎麼了?」她終於停止撫摸小皮的動作。
        『沒事。』我趕緊將話題轉回:
        『妳還是不要太晚睡才好。』
        葉梅桂,不,是夜玫瑰,又笑了。
        「小皮果然沒看錯人。」


        『怎麼說?』
        「你來看房子那天,小皮就很喜歡你。不是嗎?」
        『喔,這麼說的話,妳將房間租給我,只是因為小皮?』
        「是呀。難道是因為你長得帥?」
        『我長得帥嗎?』
        「你想聽實話嗎?」
        『不。我照過鏡子,所以有自知之明。』


        「其實你長得……也還算勉為其難。」
        『什麼意思?』
        「勉強稱讚你也不太困難。」
        『喂。』
        「好。不提這個了。」葉梅桂笑了一下:
        「在這裡的生活,你習慣了嗎?」
        『嗯,我習慣了。』
        「那就好。」她又想了一下,再問:
        「那你習慣我了嗎?」


        『習慣妳?我不太懂。』
        「比方說,我的個性呀、脾氣呀等等。」
        『妳的個性我還不太清楚,不過妳的脾氣都控制得很好。』
        「哦,是嗎?」
        『因為都一直保持在壞脾氣。』
        「喂。」
        『我開玩笑的。』


        「你常開玩笑?」
        『算吧。』
        「那你說我漂亮也是開玩笑?」
        『不。這是事實。』
        「那我最漂亮的地方在哪?」


        『就像天上同時有幾百顆星星在閃亮,
          妳能一眼看出哪一顆星星最亮嗎?』
        「這比喻你用過了。」
        『就像地上同時有幾百隻螞蟻在走路,
          妳能一眼看出哪一隻螞蟻最快嗎?』
        「還有沒有?」
        『就像路上同時有幾百個包子丟過來,
          妳能一眼看出哪一個包子最香嗎?』
        葉梅桂笑了一下,右手撥開遮住額頭的髮。


        「說真的,我的脾氣不好嗎?」
        『不會的。妳只是常常很安靜而已。』
        「安靜嗎?」葉梅桂想了一下:「我只是不知道該說什麼而已。」
        『嗯。我也是。』
        然後我們理所當然地又安靜了下來,
        客廳安靜得幾乎可以聽見牆上時鐘秒針的擺盪聲。


        『咳咳……』我輕咳了兩聲,打破寂靜:『其實妳這樣並不公平。』
        「你在說什麼?什麼不公平?」
        『我是說,妳只靠小皮來判斷房客的好壞,是不公平的。』
        「會嗎?」
        『嗯。妳沒聽過:“盜跖之犬,亦吠堯舜”嗎?』
        「什麼意思?」


        『盜跖是中國古代很有名的盜賊,他養的狗,即使碰到堯跟舜這樣的
          聖人,也是會照樣吠的。』
        「所以呢?」
        『所以小皮不喜歡的人,未必是壞人啊。』
        「這無所謂。我只要相信小皮就行,總比相信自己的眼睛要可靠得多。
          而且,狗並不會騙人,只有人才會騙人。不是嗎?」


        葉梅桂說完後,抬頭看牆上的鐘,我隨著她的視線看了一眼牆上的鐘。
        已經三點一刻了。
        『該是妳睡覺的時間了吧?』
        「很遺憾。還不到。」葉梅桂好像突然覺得很好笑,說:
        「想不到吧。」
        『妳真是……』
        「妳真是傻瓜,這麼不懂愛惜自己身體。你想這麼說,對嗎?」
        『沒錯。』
        「我以後盡量早點睡,這樣可以嗎?」
        『嗯。』


        我並不習慣太晚睡,所以強忍著睡意,頻頻以手掩嘴,偷偷打哈欠。
        但我好奇地想知道,葉梅桂的睡眠時間。
        難怪她在假日時,總是一覺到傍晚,大概是彌補平時睡眠的不足。
        也因此,我與她在白日的交會,非常少。
        即使有,也只是與她的眼神擦身,或是看著她的背影離去。
        對我而言,葉梅桂彷彿真的是一朵只在夜晚綻放的玫瑰花。
        而且,愈夜愈嬌媚。


        「你會不會覺得,時間的流逝總是無聲無息?」
        『會啊。不過,妳怎麼突然這麼說呢?』
        葉梅桂笑了一下,並不答話。接著說:
        「我總覺得,時間就像火車一樣快速駛離,但我卻像在車廂內熟睡的
          乘客般毫無知覺。」她深深地呼出一口氣:
        「一旦醒來,已經錯過很多東西,甚至錯過停靠站了。」
        『喔?』
        我很好奇她的說法,睡意暫時離去。


        「我常常會想起18歲的自己,那個小女孩倔強的眼神和緊抿的雙唇,
          我看得好清楚。我很想走去拍拍她說:“嘿,妳正值花樣年華呢,
          應該要微笑呀!”」葉梅桂說著說著,也笑了。接著說:
        「我也可以很清楚聽到她哼了一聲,用力別過頭說:“我偏不要!”」
        她再輕輕呼出一口氣,說:
        「轉眼間已經過了十年了,但我卻覺得好像是昨天才剛發生。」
        『十年?』我低頭算了一下:
        『那妳跟我一樣,是1973年生。那妳現在不就已經是二……』
        “二十八歲”要出口前,我突然覺得不太妥當,趕緊閉嘴。


        「是呀。」她轉頭問我:「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問題,只是訝異。』
        「訝異什麼?」
        『訝異妳看起來好像才18歲。』
        「是嗎?」她笑了笑:「你反應很快,知道要懸崖勒馬、緊急煞車。」
        『過獎了。』我也笑一笑,暗叫好險。


        「如果十年前的事,現在回想起來卻像是昨天才剛發生……」
        葉梅桂頓了頓,再接著說:
        「那麼十年後的我,看今天的我,大概也會覺得只經過了一天吧。」
        『嗯,沒錯。』我應了一聲,表示認同。
        「因此對於我可以掌握的時間,我總是不想讓它輕易溜走。」
        『這樣很好啊。』
        「對嘛,你也說好。所以我晚上捨不得睡呀。」
        『時間不是這麼……』
        「時間不是這麼掌握法。你想這麼說,對嗎?」
        『對。該休息的時候就該休息。』


        「好吧。睡覺囉。」葉梅桂終於站起身,伸個懶腰。
        她的雙手呈弧形,向上伸展,宛如正要綻放的玫瑰花瓣。
        『嗯。』我如釋重負,也站起身。
        「你明天上班,沒問題吧?」


        『應該……』
        「應該沒問題。你想這麼說,對嗎?」
        『妳怎麼老搶我對白呢?』
        「誰叫你有時說話慢吞吞的,時間寶貴呀。」
        『妳真是……』
        「妳真是個又漂亮又聰明的女孩。你想這麼說,對嗎?」
        我本來想說不是,但我很難得看見嬌媚的夜玫瑰,
        所以還是點點頭表示認同。


        「下次要勸女孩子早點睡時,你只要說:睡眠不足皮膚會不好,
          她們就會立刻去睡覺。」
        葉梅桂進房間前,轉頭告訴我。
        『是這樣嗎?身體健康不是比較重要?』
        「你一定很不瞭解女孩子。」
        『是嗎?那葉梅桂啊,妳以後要早點睡,皮膚才不會不好。』
        「好。」她笑了笑:「晚安了。」
        小皮繞著我走了一圈後,也跟著進了她的房間。

 

                                                【夜玫瑰】〈5.3〉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