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4.4〉
時間: Wed Oct  2 15:29:28 2002

 


        我走回客廳,坐在我的沙發,打開電視。
        「柯志宏!」葉梅桂的聲音從她的房間內傳出來。
        『怎麼了?』
        「我現在要洗澡,所以請你幫我一個忙。」
        『幫人洗澡可不是水利工程。』
        「你胡說什麼!幫我帶小皮出去走走。」
        『可是……』
        我話還沒說完,小皮似乎知道她的意思,於是興奮地跑到我身邊。


        我只好牽著小皮下樓,出了大門口,反而變成小皮在牽我。
        牠似乎有固定的行進路線,我也就任由牠帶我四處亂走。
        小皮對車子的輪胎非常有興趣,總喜歡聞一聞後,再抬起腳尿尿。
        而且愈貴的車牠抬腿的次數愈頻繁。
        看來小皮應該是可以作為某種價值觀的判斷指標。
        於是我在心裡默唸:『小皮啊,請你像命運一樣,指引我的方向吧。』
        結果小皮行進路線的終點,是捷運站。
        到了捷運站後,牠坐在入口處的階梯前,吐著舌頭喘氣,看著我。


        這個捷運站在我早上來時很擁擠;晚上八點回來時,卻讓我覺得孤單,
        和不可名狀的寂寞。
        但是現在看它,心情就輕鬆多了。
        我也許仍然會寂寞,但我絕不孤單。
        因為我可以擁有夜玫瑰的眼神,還有小皮。
        我知道我即將歸屬於這座城市,而這個捷運站也會是我生活的重心。
        回程時,小皮的路線跟我下班時一樣,但我已不再對自己感到陌生。


        牽著小皮來到樓梯口,想到還得爬到七樓,我不禁雙腿發軟。
        沒想到小皮吠了一聲後,就往樓上衝刺,我不得不跟著往上跑。
        打開七C的門時,我已經喘得上氣不接下氣了。
        「幹嘛?有這麼誇張嗎?」


        葉梅桂剛洗完澡,坐在客廳的沙發,拿一條紅色毛巾擦乾她的頭髮。
        『妳試試從樓下跑到七樓看看,我不信妳不會喘。』
        我慢慢移動步伐,到我的沙發,坐下,喘了一口長長的氣。
        「有電梯不坐,幹嘛爬樓梯?水利工程師喜歡爬樓梯鍛鍊身體嗎?」
        『電梯壞了啊。妳不知道嗎?』
        我的呼吸終於恢復正常。


        「電梯壞了嗎?」葉梅桂似乎很疑惑。
        『我下班回來時就壞了。』
        「是嗎?我今天有坐電梯呀。」
        『妳沒看到電梯門口的字條嗎?』
        「字條?」她停止雙手擦拭頭髮的動作,轉頭看著我,說:
        「是不是寫著:“奈何電梯又故障,只好請您再原諒。
          少壯常常走樓梯,老大一定更健康”?」
        『是啊。』
        「哦。」
        然後她又拿起毛巾,繼續擦拭頭髮。


        『咦?這麼說,妳也看到紙條了嗎?』
        「嗯,當然有看到。」
        『那妳怎麼還能坐電梯?』
        「你大概沒看仔細吧。字條右下角會署名:吳馳仁敬啟。」
        『這我倒是沒注意到。』
        「六樓吳媽媽的小孩,正在學書法。」
        『那跟這個有關嗎?』
        「吳媽媽小孩的名字,就叫吳馳仁。」
        『這……』
        「所以電梯沒壞。」


        『喂,這玩笑開大了吧?』
        「不會呀,這棟大樓的住戶都知道。大家還誇他毛筆字寫得不錯呢。」
        『可是……』
        「他的名字很好玩,吳馳仁唸起來就像“無此人”。」
        『這麼說的話,我第一次到這裡看房子、和搬家那天,電梯也沒壞?』


        「電梯一直很正常呀,從沒壞過。」
        葉梅桂把毛巾擱在茶几上,理了理頭髮,笑著說:
        「這是我們這棟大樓的幽默感哦,你只要看見有人在爬樓梯,就知道
          他不是這裡的住戶了。很有趣吧。」
        『有趣個頭!我今天已經來回爬了三趟樓梯!七樓耶!』
        「呵呵……」她竟然笑個不停:「想不到吧。」


        我本來覺得有些窩囊,但是看到葉梅桂的笑容後,就無所謂了。
        雖然我並不知道,為什麼她有雙寂寞的眼神;
        但我相信,像玫瑰般嬌媚的眼神,才是她真正的樣子。
        葉梅桂啊,妳應該要像妳說的那樣,是一朵在夜晚綻放的玫瑰花,
        而不是總讓我聯想到寂寞這種字眼。


        「怎麼了?在生氣嗎?」葉梅桂嘴角還掛著微笑:
        「歷史悠久、博大精深的水利工程沒讓你學會幽默感嗎?」
        『水利工程是嚴肅的,因為我們不能拿民眾的生命來開玩笑。』
        「哦,是這樣呀。那你也是嚴肅的人囉?」
        『我不嚴肅。我現在只是個肚子很餓的人。』
        「肚子餓了嗎?需要我煮碗麵給你吃嗎?」
        『這是寒暄嗎?』
        她沒回答,只是微微一笑。


        『烹飪這門學問,真是歷史悠久、博大精深啊!』
        「幹嘛這麼說?」
        『我以為妳是學烹飪的。所以我想我得說上這一句,妳才會煮麵。』
        「我不是。你今天幫我這麼多忙,煮碗麵給你吃是應該的。」
        『那妳念的是什麼歷史悠久、博大精深的學問呢?』
        「以後再告訴你。」
        葉梅桂笑一笑。站起身,往廚房走去。


        我看著廚房內的葉梅桂,這個即將跟我在同一個屋簷下生活的女子。
        她的背後散著新乾的頭髮,嘴裡輕聲哼著歌,似乎很輕鬆自在。
        這讓我產生我跟她是一家人的錯覺。


        沒多久,葉梅桂端出了一碗榨菜肉絲麵。
        我吃了一口後,疲憊的身心終於放鬆,不由得微笑了起來。
        我不必再擔心該如何適應台北人的口味,
        以及是否會再有人陪我吃麵的問題。
        「笑什麼?是不是很難吃?」她問我。
        『不。這碗麵很好吃。』我回答。


        因為我又看到了一朵在夜晚綻放的玫瑰花。

 

                                                【夜玫瑰】〈4.4〉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