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4.3〉
時間: Wed Oct  2 15:27:42 2002

 


        如果葉梅桂在客廳,她一定會坐在中間三張沙發的中間。
        而我如果也想坐下,就會坐在她的左前方,靠陽台的那張沙發。
        「吃過飯了嗎?」我剛坐下,葉梅桂就問我。
        『還沒。』我剛剛忘了順便買飯回來。
        她聽到我的回答,並沒有任何反應,似乎也不準備再說話。


        『我說,我還沒吃飯。』我只好再說一次。
        「我聽到了呀。」
        『那……』
        「那什麼?還沒吃飯就趕快去吃呀。」
        『那妳問我吃過飯沒,豈不在耍我。』我小聲地自言自語。
        「你難道不知道什麼叫寒暄嗎?」沒想到她耳朵真好,還是聽到了。


        我摸了摸鼻子,爬樓梯下樓,到巷口麵攤吃了一碗榨菜肉絲麵。
        那碗麵很難吃,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味道很奇怪,難以下嚥。
        以前在台南時,加完班後,同事們總會一起到麵攤吃完麵再回家。
        那時夜晚麵攤上的麵,總覺得特別好吃。
        如今只剩我一個人孤單地坐著吃麵,而且老闆也不會多切顆滷蛋請你。
        我隨便吃了幾口,就付帳走人。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擔心以後該如何適應台北人的口味?
        爬樓梯回七C時,心裡也想著何時會再有人陪我吃麵?


        「今天上班順利嗎?」葉梅桂還在客廳。
        『算順利吧。』我也坐回了似乎是專屬於我的沙發。
        「你的工作性質是?」
        『我在工程顧問公司工作,當個副工程師。』
        「哦,是這樣呀。」她轉頭看著我:
        「看不出來你是工程師。你是什麼工程師?」
        『水利工程師。』
        「這麼巧?那你是念水利工程囉?」
        她似乎很驚訝。


        『對啊。念水利工程當然做水利工程師,難道去當作家嗎?』
        「太好了!」
        『怎麼了?』
        「我浴室的馬桶不通,你幫我修吧。」
        『妳是認真的嗎?』
        「我很認真呀,去幫我修馬桶吧。」


        『開什麼玩笑?水利工程歷史悠久、博大精深,妳叫我用來修馬桶?』
        「歷史悠久和博大精深是用來形容中國文化,而不是形容水利工程。」
        『從大禹時代就有水利工程,難道歷史不悠久?』
        為了捍衛我的專業尊嚴,我不禁站起身,激動地握緊雙拳:
        『而防洪、供水、灌溉、發電、蓋水庫、建堤防等等都是水利工程,
          這難道不博大精深?』


        「你幫我修好馬桶,我就承認水利工程是博大精深。」
        『這……』
        「身為水利工程師,看到自己室友的馬桶堵塞導致水流無法暢通時,
          你不會覺得義憤填膺、同仇敵愾嗎?」
        『我不會覺得義憤填膺、同仇敵愾。我只會覺得,那一定很臭。』


        「喂,去幫我修啦。」
        『好吧。不過修好後,妳要承認水利工程是博大精深喔。』
        「沒問題。還有我浴室地板上的水管也不太通順,你順便幫我看看。」
        『喂!』
        「你如果也修好水管,我還會承認水利工程是歷史悠久哦。」
        『一言為定。』我站起身。


        葉梅桂也站起身,往房間走去。我尾隨著她,進了她的房間。
        她的房間是套房,比我的房間大一些,即使扣除浴室,也還是稍大。
        房間很乾淨,東西也不多,並沒有我想像中的花和布偶之類的東西。
        淺藍色窗簾遮住的窗戶,正對著屋後的小陽台。
        靠窗的書桌很大,似乎是由兩張書桌拼成,書桌上還有一台電腦。


        葉梅桂打亮了浴室的燈後,便坐在床邊,雙腳在空中晃啊晃的。
        這間浴室比我用的那間浴室略小,但卻有個浴缸。
        我試沖了一下馬桶,還好,堵塞的情況並沒有我想像中嚴重。
        『妳有吸把嗎?』
        「什麼是吸把?」
        『就是……算了,我下樓去買。』
        「加油哦,偉大的水利工程師。」
        我看了看她,雖然是一副很白目的樣子,眼神卻依然像乾枯的深井。


        我又摸了摸鼻子,到巷口的便利商店買一隻吸把,再爬樓梯回來。
        回到七C,我也氣喘吁吁。
        有了這隻吸把,再加上我靈巧的雙手,很快便排除了馬桶的堵塞。
        然後我回到我房間,拿了一柄螺絲起子,旋開浴室地板的排水孔蓋。
        清出幾團毛髮後,浴室的排水管就暢通無阻。
        我猜那是葉梅桂的頭髮,和小皮身上的毛。


        『以後洗頭時,記得洗完後要把排水孔蓋上的頭髮清乾淨。』
        我走出了葉梅桂的浴室,叮嚀她。
        「我有呀。」
        『妳一定只是偶爾這樣做。而且妳也會順手將頭髮丟入馬桶沖掉。』
        「你怎麼知道?」
        『因為這也是馬桶堵塞的原因。』
        「哦,你很厲害嘛。這是水利工程嗎?」
        她問了一聲,然後收起在空中晃動的雙腳,站起身。


        『算是吧。很多城市淹水的原因,是排水孔的堵塞所造成,而且排水
          管路內也常會有雜物淤積,需要定期清理。否則即使再多埋設幾條
          排水管或是把排水管加粗,也無濟於事。』
        「嗯。」
        『所以我們一定要做好排水系統,努力防止台北淹水,以確保市民
          身家生命財產的安全!』
        「哦?這是水利工程師的信條?」
        『不。這是競選台北市長的口號。』
        葉梅桂笑了一下,然後打開衣櫥。
        她探身進衣櫥,衣櫥開啟的門遮住了我的視線。


        『喂,我修好了,妳該怎麼說?』
        「謝謝你。」
        葉梅桂探頭出來,對我微微一笑,神情終於又像朵夜玫瑰。
        我很想跟她說,不必道謝,因為我已經看到了夜玫瑰般的眼神。
        『不是這個。是關於水利工程的……』我有點支支吾吾。
        「哦……」她似乎恍然大悟,豎起大拇指:
        「水利工程真是歷史悠久、博大精深呀!」
        『說得好!』我左手拿螺絲起子,右手拿吸把,拱拳道:『告辭了。』
        我離開她的房間,隨手把門關上。

 

                                                【夜玫瑰】〈4.3〉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