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ht (痞子蔡) 看板: StoryLong
標題: 【夜玫瑰】〈4.2〉
時間: Wed Oct  2 15:26:49 2002

 

 

 

        【4】

 

        搬進新房子的第三天,也是我開始新工作的第一天。
        我上班的地方離住處很近,搭捷運只要四站而已。
        早上搭捷運上班的人很多,我一直很不習慣這種擁擠的感覺。
        還好如果不發生地震或淹水的話,車程只需七分鐘,
        我可以很快脫離那種不知道該將視線放在哪裡的窘境。


        我的職稱是「副工程師」,聽起來好像有點偉大;
        但一般工程顧問公司的新進人員,通常都是副工程師。
        進公司的第一天,照例要先找主管報到。
        我的主管長得很高大,看來五十多歲,頭髮還健在,有明顯的啤酒肚。
        他很快讓我加入一組關於市區淹水和排水的工作群。
        因為在這方面,我有一些工作經驗。


        第一天上班通常不會有太多的工作量,
        我只要搞清楚男廁所和主管的辦公桌在哪裡即可。
        悲哀的是,主管的辦公桌在我身後,這樣上班時就很難摸魚。
        公司中還有一些女工程師,她們的打扮跟一般上班族沒什麼兩樣,
        都是套裝和窄裙,還會上妝。
        以前在台南的女同事都是牛仔褲裝扮,脂粉未施。
        如果她們穿裙子,那大概就是要參加喜宴。
        我想,如果以後跟台北的女同事搭計程車時,可能要幫她們開車門。
        不像以前在台南的女同事,她們跟你到工地時,肩膀會幫你挑磚頭。
        健壯一點的,還會挑得比你多。


        我花了一整天的時間,把現場的平面圖和基本調查資料,看過一遍。
        瞄了瞄手錶,已經是理論上的下班時間 - 六點鐘了,
        可是整個辦公室卻沒有半個人有下班的跡象。
        我嘆了一口氣,看來所有的工程顧問公司都一樣,大家都在比晚的。
        只好打開電腦,開啟一個應該是工程圖的檔案,
        交互運用「Page Up」和「Page Down」鍵,以免被發覺是在摸魚。


        當我又到捷運站準備搭車回去時,已經快八點了。
        因為工作性質的關係,我進捷運站前,還仔細觀察了一下防洪措施。
        捷運站通常在地下,如果不能防範洪水入侵,後果不堪設想。
        一般捷運系統的防洪措施,主要包括防止洪水進入的阻絕方式,
        和萬一洪水入侵時的抽水方式這兩種。
        捷運站出入口的階梯高度,便是阻絕洪水進入的措施。
        另外還需配合防水柵門或防水鐵門來保護捷運站,必要時得緊急關閉。
        1992年5月8日香港發生暴雨時,便是利用這種措施發揮阻水效果。


        我坐在捷運站入口的階梯上,然後彎腰,用手指丈量階梯的高度。
        可能我的動作有些怪異,經過我身旁的人都投以詫異的眼光。
        我只好站起身、拍拍屁股,走進捷運站。


        等車時,還是不由自主地越過黃線,想看隧道內的防洪措施。
        從防洪設計的觀點而言,隧道內絕對不允許進水。
        不管洪水有多大,捷運站入口處的防洪措施都有能力阻絕洪水。
        除非是洪水來得太快,或是人為疏失無法即時關閉防水門,
        才有可能導致隧道內進水。
        隧道內一旦進水,將嚴重影響列車行駛的安全,
        此時防洪措施應以抽水為主,除了在隧道內設置排水溝外,
        還應在局部低窪地點,設置集水坑和抽水設施,以便緊急排水。


        我看了一會,發覺氣氛不太對,回頭一看,很多人正盯著我。
        擁擠的車站中,只有我身旁五公尺內沒有半個人。
        我覺得很尷尬,退回黃線內,低下頭看著自己的鞋子,
        躲避所有異樣的眼光。
        但我突然又想起,對這座城市而言,我是陌生人,不會有人認識我。
        所以我也不用太尷尬。


        車子來了,我上了車。車子動了,我閉上眼。
        然後感到有些疲累,還有那種不知名的孤單和寂寞。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當初決定要離開台南來到台北時,沒多做考慮,也似乎有些衝動,
        因為那時,我只想「離開」。


        每個人的人生都只有一種與一次,很難滿足我們。
        我常會有個念頭,就是逃離「現在」和「這裡」;
        至於逃到「何時」和「哪裡」,我不在乎。
        我只是想逃離。


        如果我在台南的工作很穩定,我仍然會想逃離。
        只是需要勇氣。
        但現在台南的工作沒了,正好給了我逃離的理由。


        車子到站了,我睜開眼睛。
        這城市什麼都快,尤其是時間的流逝。
        不過六點到八點那段我不知道該如何度過的時間,倒是過得該死的慢。
        下了車,走了九分鐘,拐了三個彎,就回到住處的樓下大門。
        一路上,我抬頭看夜空、紅綠燈、商店發亮的招牌、擦身而過的人。
        在陌生的城市中走路時,有時甚至會對自己感到陌生。


        正準備搭電梯上樓時,電梯門口竟然又貼上一張字條:
        「奈何電梯又故障,只好請您再原諒。
          少壯常常走樓梯,老大一定更健康。」
        第一次看到電梯故障時,字條上只寫16個字;第二次變成五言絕句。
        沒想到這次變成七言絕句。
        我嘆了口氣,搖了搖頭,抓著樓梯扶手,一步一步緩慢地爬上七樓。


        「哦,你回來了。」我一進門,葉梅桂便在客廳出聲。
        『喔,妳在家啊。』我在陽台回答。
        小皮則從她身旁的沙發上跳下,來到陽台,跟我搖搖尾巴。
        我突然感到一陣溫暖,於是蹲下來,逗弄著小皮。
        當我試著微笑時,我才發覺臉部的肌肉是多麼僵硬。

 

                                                【夜玫瑰】〈4.2〉  By jht.


 

全站熱搜

togs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